盧斯達:香港進入電腦大爆炸時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age

前幾年,網上流傳一段影片,是一個反共阿伯在街上大喊:「紅衛兵,當街屌死自己老母……中國共產黨,電腦大爆炸﹗……」電腦大爆炸,成為阿伯的標誌。共產黨電腦大爆炸之前,香港首先就進入這個階段。香港主權被強行移交到無能管治她的中共手上,禍根近日一一爆發。中國製造進入各種公共工程,食水有重金屬,電梯自己爆炸。香港像中邪一樣,公共問題單一接一單。

[youtube id=”ojbaWfTVGuA”]

時代廣場就是一個顯例。上星期扶手電梯「斷片自炒」,今日有升降機急墮,沒人傷亡,無人擔保下次是如何。時代廣場這個港島一線商場,尚且如此,香港的腐爛,不只是新移民聚集的新建成公屋,高級中產也爛得入心。最可堪玩味的是,據報一名老人猛按警鐘,他的理由是「要所有人都知,費事商場冚住件事」。一個平常老人,都下意識地認為商場會封鎖消息。早兩日,港鐵也發生電梯「斷片」事故,也是圍起來,諱莫如深,也有人猜疑,港鐵會隱瞞事件。

這種強烈的不信任感,不是因為「占中」,不是因為土地供應問題,而是九七年之後政府失去公信力,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公共行政也由前線人員玩忽職守而腐爛。當象牙搭裡附庸風雅的文化人學者概嘆公共討論正在走向瘋狂,他們沒看到香港的「公共」本身正在瓦解,在瘋狂的政府管治下,市民對一切質疑和不信任,是人之常情。

然而周保松之類的學棍,卻故作天真地說:「長期用這種心態生活,首先受苦的是自己」﹐問題不是市民用這種心態生活,如果你住在那些公屋,你能選擇不飲鉛水嗎?空談道德,而不回應時代,究罪受害者,不「對準政權」,總總加起來,就是曲學阿世四個字。

雨傘革命失敗,「黃絲」仍然幻想著香港能夠傳播民主價值,公民社會將如何如何壯大,只是打麻醉劑,自欺欺人。法官政治掛帥重判抗爭者,公共建設災難頻生,因為「公共」所需要的均勢,早已被黃絲的示弱式道德戲劇示威所打破。公共之所以為公共,是社會展示力量,克制官僚和政府,彼此在憲章和均勢下互動,此所謂公共社會。

然而佔據社會中高層的「黃絲」自揭穿底牌,面對官僚,他們最終是堅決的不行動和道德譴責,並用宣傳機器(主流民主派媒體)剝奪人民的正義動武權(即使是蒙面也要受到社運菁英的批判﹗),將香港的社會力量閹割了,公共也將會消失,官僚和政治勢力任意妄為,都不會有後果,不會遇到反抗。怎樣荒謬的事情,香港社會的主流和「菁英」,也只會在樹的屍體上寫字,叫這做「民主牆」,哀悼,明天又照常返工;有抗爭出現,他們又出來開記者會譴責。

這種死循環,早已將社會的精力耗盡,香港進入黑暗時期,人們對政府放棄問題,放棄抗爭,陷入憤怒和自我憎恨,卻無一件實事能成。

香港的高級中產常掛在口中的「公民社會」,實際上早已腐爛入心,而他們說,抗爭和行動,要顧及中間派的感受——所以他們失敗了。香港對上一次能有實際成果的動作,是由一班普通人發起、沒有顧及「公民社會」的光復行動,他們拿到的並不多,但那是實際的跟港府甚至中國政府互動了,你動,他回應。

wall

所謂「般咸道民主牆」

Ho

學者何式凝到場打卡

而今日在老樹屍體上掛氣球、掛黃絲帶的人,他們不打算跟政府互動,他們只是要自顧自的哀悼,像王丹所說的姿態優雅的抗爭,像邵家臻何式凝那樣,學生闖入會廳聽,他們在Starbucks打卡;就像金鐘的黃絲帶,不想跟政府打交道,只是想自顧自的開Party,聽香蕉奶唱歌。是了,香蕉奶到哪裡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