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蔡世豪俠電精神


sai

當我認識到Choi Sai-Ho(蔡世豪)這位香港電音製作人時,他仍是以S.T.之身分發表作品;然後,他開始換上Choi Sai-Ho aka S.T.之名義,重拾回自己的本名,同時也走向跨越電音製作與錄像工作者姿態的聲影多媒體藝人。也忘記了自哪時起,Choi Sai-Ho就是Choi Sai-Ho,已去掉了那個S.T.代號。

聽著Choi Sai-Ho的第2張專輯《SYNC》,忽然想起如今仍有幾多人知道他曾有過S.T.的化身,抑或早已忘掉了呢?但在我的手機聯絡人名單上,他依然是喚作S.T.。

誰說華人玩電子音樂的一定要起一個很酷的英文化名嗎?為甚麼不可以用自己的本名?Choi Sai-Ho,已是夠本土的名字吧,我們常笑言他是「蔡世豪俠」(原自TVB電視劇《蓋世豪俠》) 。不談俠義精神,只說俠電精神吧。

sai2

慢工出細貨

早在二OO七年,蔡世豪已以S.T.名義自資出版過為麥曦茵獨立電影《他她》(《Lovers’ Lover》)帶來的電影原聲專輯;然後才在二OO九年發表CD加DVD形式的首張專輯《Weird Mind》,是他在二OO三至O八年的作品總結,而他仍是喚作S.T.。這兩張蔡世豪早年的自資獨立出品,都有一種很「手作仔」的感覺,尤其是那個別緻的拉鏈袋仔「封套」,相當之自成一格。

所以《SYNC》已蔡世豪是跟《Weird Mind》足足睽違六個年頭後的全新專輯,也是他首次開宗明義以本名發表的唱片,我們亦看到這位香港多媒體電音製作人昂然踏上另一階段。

回到二O一一年,蔡世豪已開始製作新一批作品,並陸續在YouTube上發表。到了二O一三年三月底他在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舉行其第二個專場個人聲影音樂會《星.音.演》的時候,曾一度計劃同步發表第二張專輯,然而由於「一腳踢」的他分身不暇,所以最終只有專注做音樂會,因為不想讓專輯趕急倉卒完成。

何以一等便兩年多呢?因為這段時間蔡世豪也要忙於其他Project。他曾打算趕及在二O一四年十二月面世,但就是我的一句「毋須要趕在二O一四年內發表吧」(因那時社會仍籠罩著「佔領」的陰霾),於是他將之延作2015年出品,最終就在這個八月面世。

《SYNC》正是蔡世豪慢工出細貨而來的作品,因為有充裕的時間,如在Mastering製作上乃經過多番修改,實行精益求精;到了後期,連其Die-cut封套製作與印刷,也花了不少時間。

album

Choi Sai-Ho:《SYNC》(2015)

起承轉合精心鋪排

不是為特定主題或概念而來的專輯,《SYNC》仍是另一張蔡世豪的作品集,然而其16首曲目的起承轉合精心鋪排與設計,都絕不是隨便把樂曲堆砌結集而成。

就像外國的Electronica單位喜歡找獨立搖滾界歌手獻聲,今次蔡世豪亦帶來了4位歌手參與合作。除了合作多時的Kenneth Tsang(Modern Children)外,還有Jan Curious(Chochukmo)、Jing Wong和Winnie Lau,無疑專輯裡的歌曲作品乃特別搶耳。「觸執毛阿水」主唱的〈Perfect Equality〉作為專輯開場曲已夠先聲奪人,Kenneth唱的〈Space Between Us〉是觸動心靈的苦澀Electronica Ballad,Jing Wong唱的〈The Light of Babylon〉原來他的文藝Folk Rock唱腔可以與IDM電音肌理那麼合襯,Winnie唱的〈Run〉讓淡淡然夢囈調子配以Synth-Pop奔馳曲風而來。

《SYNC》就是蔡世豪的「Electronica百科全書」唱片,從簡約主義的〈Violin Cityscape〉(他是Trinity演奏級水平的小提琴手) 、Minimal Techno的〈Multi-minimal Space〉、幽悒電影感的〈Mood Be4 Storm〉到有如Aphex Twin般瘋狂輾轉反側的〈For The Sculptor〉,可謂包羅萬有。放在國際級水平,這是絕不會失禮於香港的Leftfield電音製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