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台、港立國前先構築非中國主義中國史觀(二)——兼談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qing

圖片來源: ralph repo

續上文:台、港立國前先構築非中國主義中國史觀(一)

在中華民國台澎臨時政府下服務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出訪上海引發爭議,郝龍斌前市長當年促成的「雙城論壇」當然是配合中共統戰的一項巧妙安排,這次中共能令被指為墨綠的柯市長說出「兩岸一家親」及擴大所謂的「交流」可以說是統戰成功的一大步。誠然,對中國共產黨及中國國民黨來說,一直最令其頭痛的台灣及香港政治狀態反映更深層的國族認同問題。兩地認定自己是中國人的民眾愈來愈少,這牽涉到歷史觀問題,故此政府無所不用其極的在媒體及課程灌輸大中國主義,作為一種反制。

完整的台、港非中國主義及去中華迷思的本土歷史觀自然而然有一個共通點,也就是反大中國歷史觀,其大概要點可以歸納如下:

  • 第一、中國只是自中華民國試圖開始立國才存在,並非有什麼五千年歷史,這國家目前被認為涵括支那土地上的住民,但其範圍及所涉及的住民並非固定。中國背後的所謂「中華文化」只是用來消滅地域及民族差異的政治統治工具。
  • 第二、中國人中國史觀下的「朝代」其實是不同家族統治集團主宰的一個政治實體,若真要把這些實體稱為國家,那就會是大清帝國、大明帝國、大蒙古國、大宋國等等,而非所謂的「朝代」。
  • 第三、目前住在支那那塊土地上並非所謂大一統的中華民族,而是多個不同種族。在香港土地上則是包括原居民在內來自不同背景的香港人,福爾摩沙則除了有多族原住民、閩南、客家人外,還有包括西班牙、荷蘭、阿拉伯、日本、滿州在內不同種族血統背影的台灣人。
  • 第四、所謂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建立在錯誤的假設上:中國涵蓋一定的固有領土,凡有單一統治集團完整地統治了那一塊領土就是「合」,若那塊土地由不同統治集團主宰就是「分」。可是,沒有人能對那塊領土範圍做出權威性的裁定,我們這些當代人更不可能透過討論而對其範圍到底有多大產生共識。

目前香港人的香港史觀完全被中國共產黨所主導,台灣人台灣史觀則仍被中國國民黨的台灣史觀所影響。從台灣的經驗來看,台灣史學者一直嘗試建構台灣人的台灣史觀,與其對立的是中國人台灣史觀,但往往會忽略十分重要的一點:台灣人台灣史觀一直被鎖在中國人中國史觀囚牢裡,所以若要真正能確立台灣人台灣史觀,無可避免的要先建構台灣人中國史觀。

香港的狀況跟台灣的相當類似,只是情況更為惡劣,香港史學者甚少嘗試建構香港人香港史觀,有的論者並沒有揚棄本該是與其對立的中國人香港史觀,更完全忽略香港人香港史觀其實一直被囚困在中國人中國史觀的籠子裡,所以要真正能確立香港人香港史觀,有必要先建構香港人中國史觀。

假如揚棄大中國主義,發展出一種反大中國主義的中國史觀,那麼就沒有所謂中國的清朝,只有大清帝國。中國共產黨宣稱代表中國「收回」清國割讓予英國的香港之說法根本就不成立,其宣稱應該擁有台灣主權更是荒謬。另外,二戰後中國國民黨蔣介石在台灣代表盟軍接受日本投降不能意味其政權擁有台灣主權,更遑論後來自己也只淪落為潛逃到福爾摩沙的「中國」領導人。由此出發,建立分別屬於台灣人及香港人的非中國主義中國史觀讓大家更能釐清國家定位的問題。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