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又到捐錢買子彈的季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expl

一六二六年五月三十日,明朝天啟年間,順天府王恭廠發生大爆炸,地震、龍捲齊至, 當時記載,烈災破壞力如下:

「屋數萬間,人二萬餘,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僵屍重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從辨別街道門戶」(《天變邸抄》)。

過了一陣,大量家畜、殘肢、雜物從天而降。

有人說,這個強度的爆炸,可與廣島原爆相比。王恭廠其實是兵工廠,裡面的火藥齊齊爆炸,能否去到這個強度,令人懷疑。火藥爆炸,又不能解釋為何同時有地震、強風,總之,到現在為止,是天災還是人禍,天啟支爆,還是未解之謎,不過沒幾多年,就到末代皇帝崇禎接手,明朝土崩瓦解,清軍、廠王、張獻忠,不久之後都徐徐登上歷史舞台。

近日支爆與前事比,不惶多讓。先是股市暴瀉、官方暴力救市,然後天津爆炸、東莞大地陷。人是要死的,死傷數字卻永不可信,總之,香港人準備捐錢。梁振英又會要求立法會通過,要香港捐出幾多幾多憶。中國那麼大,災難無日無之,時時刻刻都令海外華人像隻動情的母狗,要捐了,同胞好慘!

這些捐款,可以幫到中國的官,可以買貨穩住股市,可以預購射死自己的子彈。由清末到現在,香港人都是「海外華人」,與東南亞的那些中國移民無異,對中國懷抱一種鄉愁,一種第三世界想像。華東水災籌款,籌了百幾年;供書辦學,又辦了幾十年,到了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還是遍地災民,要外國西人、要海外華人同情心激射。

因為中國人是一個沒有臉孔的整體,它像一股沒有目標的意志,吸取和征服,不斷生長和繁殖,可是生長途中的枯枝和意外,在它龐大的內部只是滄海一粟,歷史的塵埃,就像我們現在重提天啟支爆,那只是一件往事。你捐的錢,會幫助中國繼續前進,作這帝國的潤滑劑。然後有一天,帝國的子彈射穿你們的胸膛,軍隊的使費,你們當年有份捐贈。

又回到明朝萬曆年間,遼東總兵李成梁收養了一個番人之子。在一場邊疆混戰中,此番人的祖父和父親被明軍殺死,自身亦難保。可是李成梁的妻子卻偷偷放走了他。

此番人名曰努爾哈赤,不論李成梁的妻子是基於不倫私情,還是婦人之仁,她這高尚而道德的一放,連累了一萬萬人口的明朝陪葬和埋單——努爾哈赤在三十三年之後建國稱帝,然後用西人的說話來講,就是The rest is history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