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市況低迷切忌溝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tp

八月二十日,周四,一如本欄所料,國際基金一族,因應近日蔚然成風的新興國家股票「基金贖回潮」,坐言起行地把港股市場,造就成為「㩒機套現」的最佳選擇!

只見是日恒指盤中非但已跳崖式跌破七月低位的22837,更是低見22610,險守200周平均線的22543,最後收於22757,仍下跌逾400點;走勢惡劣不在話下,而浪低於浪的趨向更令好友退避三舍、不敢胡亂撈底,跌勢遂一發不可收拾!

charthj

是日恒指盤中非但已跳崖式跌破七月低位的22837,更是低見22610,險守200周平均線的22543,最後收於22757,仍下跌逾400點﹗(按圖放大,Chart Courtesy of Megahubhk.com)

可想而知,由於基金在港沽貨套現,是不用擔心外匯或資本監管,更沒有像其它地區一般的「資本增值稅」考慮點,所以每當此等基金一立定㩒機套現主意,就往往造就來勢洶洶的沽壓潮,恍若是真的會續下試,上日本欄言之鑿鑿的100月(即八年多)平均線支持力,至乎須跌破後才會否極泰來?

正當自己的「負能量」仿如無有窮盡、紛至沓來之際,手機顯示,老友陳騰來電!子飛心想,來得正好,因為陳騰找我,多半是因為子飛的「正能量」較他強勁得多,所以藉此而激起他的鬥志;或可因此而令自己不再「胡思亂想」,我可樂在其中!

果然,繼陳騰的「哈囉」一聲招呼後,只聽見他輕嘆道:「子飛,我好黑仔,揸嗰三隻股票全部冇運行,快啲救救我,指點一下迷津,究竟應該『沽貨』定『溝貨』?」

我聽元陳騰的一輪衝鋒槍式的提問,頗有財演在烽煙「教路」的荒誕感覺,欣然道:「究竟揸緊啲甚麼股票?」

陳騰回應道:「本來就得番兩隻,華潤置地(1109),及紫金曠業(2899),今日分別彈上19.68元及2.31元冇沽到,結果跌返落去18.8元及2.14元唔捨得斬,家陣仲坐緊艇;最衰係尋日見隻國泰航空(293)急跳水咁殘,臨收市手多多入咗幾手博反彈,點不知今日再插低啲,您話係咪囉嚟?」

我聽完後暗鬆一口氣,因為佢起碼唔係買咗啲莊家股,返家鄉係遲早嘅問題,而自己為咗想爭取啲時間諗下點同佢解畫,順口道:「騰兄,講嚟聽吓,點解您會買入呢三隻股票先?」

陳騰沉聲道:「其實都有深思熟慮㗎;嗱隻1109返兜,係因為早前睇報道,謂中國一線城市房產銷路有回暖跡象,諗住人仔貶值後,強國人寧可在國內買入二套房,都唔會落嚟香港買(事關已經有甚麼SSD稅要俾,再加埋人仔貶值達3%,成本好噤計),因此,咪學人逆向思維,趁低吸納囉!」

我欣然道:「分析其實沒錯;錯就錯在覆巢下沒有完卵,大跌市下會有好多不問價位斬倉盤,再加上天津大爆炸後原因未明,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對各地的所謂樓市小陽春點都有負面影響,因此,走為上着的大有人在,非戰之罪,可續持有!」

陳騰續道:「至於隻2899,您仲清楚過我啦,尋日連外媒都話,人仔貶值後,多咗人趁低吸納黃金嗎?所以,今早見2899逆跌市抽上2.31元,仲諗住執到寶幾大唔沽住,最後咪呻笨囉!」

我有點尷尬道,「騰兄,您我所見略同,我都冇沽,不過,只要我哋堅持,要嚴格執行跌破2元止蝕,蝕盡都係10%,揸住先都冇壞啫!可博升上2.5元、執番啲才沽呢?」

陳騰好像因我的正能量幫助下,鬆一口氣地道:「隻國泰仲難明,明明油價下滑對其業績大有幫助,而公布業績亦對辦,因乜解究會插得咁傷先?」

我沉聲道:「國泰盤數本來頗靚,但係上半年「燃油對沖」錄得虧損達37.4億元之多,即係話,油價低迷雖然令成本下降,但因為看錯油價會由低位反彈,過度對沖(over-hedge)之下,就算上半年大圍燃油成本跌35.5%,國泰燃油成本僅跌12.2%,令投資者大失所望下沽之而後快!而因為對沖取態過份謹慎,會衝擊未來盈利,應該趁每次反彈減磅才是!」

陳騰欣然道:「明哂,點解您冇好似啲財演咁,問吓我幾多錢入貨嘅?而且冇叫我溝貨噃?」

我啞然失笑道:「家陣市況風聲鶴唳,溝貨是大忌;至於入貨價與何時沽出是沒有必然關係嘅,呢啲係財演轉移視線嘅公關問題,冇嗰樣整嗰樣咋!」

陳騰:「好子飛,下周happy hour再傾過,bye! 」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