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踢爆中國靠人仔貶值癡心妄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oney

圖片來源: adam. Ervins Strauhmanis

中國上周二猝不及防地把人民幣滙率中間價急調低近2%的舉措,由於是一九九七年以來人仔兌美元最大的一次過貶值,除了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外,亦可為市場人士,作為前瞻美聯儲行將加息的局勢,帶來了一石數鳥之效。

人民幣中間價由上周二開始連跌三天、至四年新低,明顯可帶來即時、以及較長遠的影響;立竿見影的是,亞洲貨幣兌美元匯率紛紛跳崖式下跌,例如大馬貨幣及印尼盾滙價已跌近一九九八年以來的十七年低位;可以說,亞洲各國為回應人仔貶值,瞬即作出自殘式的爭相貶值,其實已印證了,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單靠貶值來「谷出口」,是此路不通!吃力不討好之餘,分分鐘是吃不完兜着走!

箇中理由是,其它靠出口提振自身經濟的小國可以較中國更狠、更快地把自身貨幣貶值,至乎玉石俱焚、兩敗俱傷也在所不惜!身為亞洲的一哥,中國由於近一年以來,人民幣亦步亦趨美元強勢,經已較亞洲其它國家的貨幣升值了近15%之多;期間中國需要拋出不菲的美元外匯儲備,以維護人仔堅穩,刻下已先機盡失,又何苦與這些國家蹚這渾水?

rmbchart

美元兌人民幣8月10日後的一周貶值走勢 (Source: Yahaoo! Finance,按圖放大)

可想而知,中國盤算下的「暴力」貶值,應存有較「谷出口」更大的圖謀!顯而易見的是,中國想效法美國、圖把人民幣轉化為,像美元般超高的江湖地位,其鴻圖大計甚或是終極地取代目前美元的「神話式」的力量!

人民幣與美元二分天下?

甚麼力量?眾所周知的是,其一,是美元作為全球商品交易不作他想的交易「結算」貨幣;其二是,是美元作為全球的獨一無二「避險投資」貨幣;最後,當然是各國央行義無反顧地以美元作為不可替代的「儲備」貨幣!

上述三大功能中,又以美元作為全球央行爭相吸納的儲備貨幣地位,最難取代;理由是,美國作為全球首屈一指的軍事大國,美元的安全系數,自然有其無出其右的領導地位;而就算美元經已於七十年代取消了「金本位制」,美國刻下的外滙儲備持金量仍是全球最大(達八千噸黃金,相當於GDP的2.7%之多),足以令坐擁巨額美元作為其官方儲備的各國央行瞓得着覺;

而身為二OO八年金融海嘯罪魁禍首的美國,儘管要靠印銀紙的三次QE,來防範次按風暴帶來的銀行倒閉系統性風險,美元卻沒有如市場預期般走弱、遑論刺激通脹捲土重來,其不能望其項背的江湖地位可見一斑!

此外,除了是九一一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外,美國本土發生內戰的機會微乎其微,亦造就了美國理所當然成為避險的投資貨幣;而美國坐擁全球流通量最大的債券市場(較紐約股票市場的流通量大逾十倍之多),亦成功令這方面的功能如虎添翼;起碼過去幾年出現的歐債危機中,國際投資人每次都可把資金於不明朗時泊入美債避險,及於「有景」套現時調出市場都全無困難,在在說明美元非是浪得虛名!

至於美元作為商品計價貨幣,反而應是一個市場習慣而已,並非是不可扭轉;這方面,中國早前命令港交所千方百計、不惜付出高昂的溢價,也要買入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屬交易所LME(倫敦金屬交易所),一來當然是希望令全球最大成交的有色金屬交易以後會陸續轉移陣地在中國交易(從而可偷師其中竅門以便可優化中國其它的期貨市場);亦不排除,中國是奢望可從此把商品以美元計價的固有習俗改弦易轍,轉為美元及人民幣二分天下!

所以說,中國後發制人式把人民幣貶值,除了可把外匯儲備 (早前因托人仔而不斷流失)先止血外,真正的意圖,應是先服膺IMF訂下的市場化規定(所以才改善中間價以市場走勢為準則),但因為考慮到美國對於IMF的所有決定,仍有「否決權」的一票,相信會以先貶後揚(習近平九月赴美後可扮演從善如流把已貶值的人仔反彈)的部署,令美國 (對中國指控操縱匯率)有下台階!

目前來看,中國以人仔全面取代美元的圖謀仍是癡心妄想,但其中欲一蹴即就的過程,卻可令挑通眼眉的投資者有若干機會從中執錢 (緣何如此,明天續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