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地方政府債務爆煲危機迫在眉睫 暴力救市中國啞子吃黃蓮苦自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debt1

圖片來源:Dan Moyle

八月十日,上證指數是日成功收復了3900關口、且高收近5%,可看作是,技術上已突破了由5178連接4184(救市後反彈最高)伸延而落的趨勢線,表現不俗!但A股短線的亮麗走勢,卻不一定是長線漸入佳境之兆;皆因子飛有理由相信,A股距離全面復甦境界,「十劃都未有一撇」!

講到底,救市以來,監管者一直不斷在改變既有的遊戲規則;時至今日,滬深兩市已屆「塘水滾塘魚」、自家人玩晒的也文也武境界!所以,就算反彈成功突破技術關鍵位也不足為據!

反而子飛頗有興趣想探討,緣何監管者在中、外眾口鑠金反對救市的輿論下,仍可不惜一切地落實既定的救市部署?際此監管者眾志成城執行國務院下達的「暴力救市」命令時刻,背後堅定不移的信念又從何而來呢?

在子飛而言,越來越多跡象顯示,救市不外乎以下三大理由:

首先,可能純粹是陰謀論的「政局穩定大過天」、是進一步排除異己的取態;因為此是向圖「絕地」反擊的江系派證明,中共當權者是「有信心、有能力」控制大局,包括危急存亡的資本市場;

其二是,基於較務實的「顧全大局」考慮下的一着;因為近日「走資潮」來勢洶洶,際此方興未艾之一刻,例如及早先發制人地以「大股東六個月內禁售股」或類似招數防患未然,是順理成章之事!

不過,要數絕望(desperate)下的「身不由己」救市因由,應以「欠透明度但絕對數值以人民幣十萬億計的的地方債務」違約危機愈演愈烈,為中國千方百計救市最合邏輯考慮點!

實情是,受累於經濟持續下行、二O一四年以來房地產市道經歷寒冬打擊,全國賣地包括一線城市業務進展每況愈下,導致各級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狀況萎靡不振;但擴久日持的地方政府存量債務絕對值,卻恍若雪球滾動般越滾越大!

同一道理,地方政府入不敷支下,債務違約風險日益嚴峻,令監管者對於債務泡沫爆破可造成的系統風險不敢掉以輕心!

問題的關鍵是,地方債的總規模屬於天文數字是一個問題,失控性快速增長;以及欠透明度更是個大問題。例如,目前地方債務絕對值究竟是少於還是多於40萬億?誰也說不準!

緣何如此?

根據網絡資料,中國地方債上報中央要麼就索性完全不報,要麼就只報10%至50%不等;二O一四年八月初,中共人大常委尹中卿曾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地方債的實際規模很可能超過30萬億元;而地方政府除了「顯性」債務外,還存在着較多「隱性」債務(資產負債表以外的或有負債例如擔保債務承諾)。尹中卿表示,地方債務可以成為社會穩定的重要隱患云云。

究竟隱患有多嚴峻?其中的透明度又有多低?問題的答案或可從以下最新報告查找。

根據中國清華大學公共經濟、金融與治理研究中心上周(八月四日)發布了《2015年中國市級政府財政透明度研究報告》,對中國所有六百五十二個市政府的財政透明度研究報告所言,在二百九十四個地級市政府和直轄市中,有佔92.9%的二百七十三個市政府在政府性債務的公開方面得分為零,平均分僅為2.82(採用百分制,下同);在三百五十八個縣級市政府中,有佔93.3%的三百三十四個市政府得分為零,平均分僅為1.54。

其中,六百五十二個市政府中僅北京、上海、廣州、天津、寧波、廈門六地公開了政府債務,算是較具透明度!

清華大學報告認為之所以地方政府不願意公布債務原因有三。

一是,絕大部份地方政府通過子公司來承擔政府性債務,政府因而未公開地方國有企業財務情況;二是,縣級市政府自身由於具較高的負債水平,欠主動披露的誘因;第三,政府債務除了直接債務外,還有大量牽連甚廣的擔保債務,故索性不報!

可想而知,由於地方債務的未知風險系數是盤根錯節的錯綜複雜,可以是整個金融系統的計時炸彈;至乎其殺傷力可以是無遠弗屆!

要解決這個困局本來是可靠債務證券化(debt securitization)及類似美聯儲於二O一一年時所採用的扭曲操作(Operation Twist)的「債務置換」操作雙管齊下: 在適當溢價、有效率的市場內,把風險不斷轉嫁;從而有望到頭來把潛在的危機化險為夷!

但股市一日未全面復甦,這期盼就等同於癡人說夢了!

所以,市場人士因「針唔到肉唔識痛」多反對暴力救市;但中共高官面對地方債台高築困局苦無良策、無計可施下,就寧可「死馬當活馬醫」:越難救越要救!

箇中苦況可肯定是有口難言,但結果多半是吃力不討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