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中國股災物必先腐而後蟲生 證監賊過才興兵是弄巧成拙


newss

圖片來源:L. Whittaker

8月3日,中國A股再現斷崖式下滑!上證綜指是日低開(3614.99)低走(3549.50),盤中一度跌達114.23點或3.12%之多,收市前跌幅收窄,仍跌近41點或1.11%、險守3600點關口!

A股跌市勢頭恍若沒完沒了,似乎在印證本欄一直以來的立論:「暴力救市下,A股越救越跌!」

或謂,中國股市下跌,可能只不過是反映經濟下行風險愈來愈大,未必是與「暴力救市」有關?表面看,這推論亦言之成理;畢竟,新一輪的財新7月中國製造業PMI終值跌至47.8,是2013年7月以來最低位,顯示中國製造業在繼續放緩中。故此,股市才作出相應的反應,對嗎?

不一定對!問題的關鍵是,中國的股市從來不能反映實體經濟的起落;例如7年前中國經濟還在飛躍增長 (2008年中國全年國內GDP 300670億元,比上年增長9.0%) 中,股市卻已於2007年10月由歷來高點的6124.04「到頂」回落,一直跌至2013年才見底(2013年6月28日低見1849.65)!這現象說明了,期間股市反覆尋底,與經濟持續向好的走勢,是南轅北轍、截然不同!

可以說,中國政府倘若因時制宜的提振經濟,是義無反顧、無可厚非;反正歐、美及日本等發達經濟體近年的接二連三QE量寬早有先例,不足為奇!

然而,倘若股市下滑未引致「系統風險」的話,政府胡亂救市只會導致大媽大叔輸打贏要;可造就無止境渴求救市的道德風險揮之不去;更莫說,這一個多月來無日無之的「暴力救市」經已過晒火位、走火入魔?

chart04

8月3日,中國A股再現斷崖式下滑!上證綜指是日低開(3614.99)低走(3549.50),盤中一度跌達114.23點或3.12%之多!

不妨先看看,為了一廂情願地阻止中國A股進一步下挫,中國證監已去到幾盡?

據報道,新一輪的搞作是,中證監雷厲風行打擊「惡意沽空」活動下,滬深交易所截至上周五止,一共有34個賬戶被限制交易。被針對的據說是對冲產品為主,涉及有5個個人賬戶及一間個別公司云云。

而中證監作威作福事宜的最新發展是,為了嚴打「惡意沽空」,連美國大型對沖基金Citadel也波及在內。

據了解,Citadel在中國的子公司「司度貿易」已被限制證券交易。話說早前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親自帶隊到上海個別貿易公司,調查沽空的行為;其中涉事的貿易公司正是司度貿易。

當然,「司度貿易」事情仍在調查中,真相非要到事情水落石出,方可判斷誰是誰非;所以,子非針對的,非是個別公司有否違法違規,而是中證監今次有否破壞了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的「遊戲規則」!

首先,需要搞清楚的,是「惡意沽空」這個中國獨有名詞的定義。

原來,以中證監的版本來看,任何以「沽空股票」、或「沽空股指期貨」之後,於股票下跌、或期市跌市時成功地「套取利潤」的行為,因為非是對沖風險,均可視之為是「惡意沽空」行為,一律需要拉人封艇!所以,以儆效尤下,中證監先行限制交易再跟進調查!

這明顯是有別於國際慣例。

例如,任何國際股市,對於規範股票沽空、判斷是否「非法活動」的準則,一是,有否先作出了借入欲沽空的股票的安排;以及二是,有否向結算公司付出 (交易所預先訂定的) 孖展按金而已!

所以,在這制度下,只會出現不先借貨就「違法」沽空的客觀判斷(在香港,違法沽空是刑事罪行);並不會存在,是否「善意」或「惡意」主觀判斷的意識形態!難道說,沽空了的股票,待虧損了本金才買回就是「善意」,反之就是「惡意」,世上又豈有此理?

至於「沽空」期指是否是用來作「對沖」下跌風險之意圖,更是匪夷所思!例如在港交所,可以單單沽出期指,投機地看跌市來以戰養戰、待跌市時賺夠後就可先把淡倉食糊套利;甚或反過來買入好倉圖利,兩個抉擇,皆是個人的對市況何去何從的理性選擇,惡意與否不知從何說起?

說到底,期市沒有了投機者,欲對沖的投資者就欠「對手」完成交易;且莫說,期市買賣有價格發現(price discovery)功能,可加強市場效率及深度?這些基本的投資經濟學101,本來是顯而易見,但經過了中國證監會的演繹下,卻是十惡不赦的罪行,能不擲筆三嘆?

這還不算是重點。重點是,臨時改變遊戲規則後果可「大」可「小」。

小的是會招致數之不盡的訴訟(尤其是涉及外資)。大的可以是,出現例如1987年時的系統性風險股災!當時李福兆主理的港交所,忽然先把現月期貨暫停交易(因而阻塞了投資者對沖的逃生之門)、繼而把股市停市4天(為的是美股頻瀕臨股災下其時華資多半造了好倉),完全不理會行之有效的遊戲規則,最後一復市就急跌達33%的慘不忍睹情況!

所以,中共高官忽略了的是,「物必先腐而後蟲生」的道理!

以往是因偏聽如李小加之輩的奉承,大安旨意下忽略了高槓桿孖展不加以風險管理的殺傷力; 與美國2008年的次按危機(縱容銀行無限度融資)的風險如出一轍;均是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

如今賊過才興兵是弄巧成拙!不理「後果」地干預市場行之有效的操作,也有後果:等收皮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