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八卦前需從占星簡史講起(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tar

占星學,也許早被淘汰,卻又可能從未出現,即如中東婦女在黑紗遮蓋下的臉孔,於巴比倫時代曾在微風中回首嫣然一笑,我們的前人曾被這瞬間神秘的魅力所懾服,而這種悸動卻又埋在地底,世世代代無法言喻。

今天伊拉克(古代巴比倫)境內一塊炮火下的敗瓦,以及大英博物館內看到的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占星遺跡的零星文獻,從文明衝突所引致的暴力來看,並不見得有所差異。自十九世紀,出現了「白人的負擔」這種觀念以來,西方文明都以區別於原始社會、代之以其假定、價值觀和理論,作為在政治經濟上理直氣壯延伸對非西方社會的控制,「世界文明」,只是西方文明的特有產物,企圖把世界各地的人收歸在單一的價值觀、信仰、制度之中。

我們也許忘了,西方文明本就源於美索不達米亞(蘇美文明),亦即占星學的發源地。這種學問,是當時某些人在某種文化創造原始過程中的產物,從而透視了某種特定的價值觀、規範、制度和思考方式。占星學在歷史上的誕生,以及幾千年來人類心理中不滅的原因,大概在包姆(RainerBaum)所言「人類不斷尋找有意義的威權及有意義的個人自主性,而這正表現於獨特的文化時尚上」,已作了很好的解釋。

人類與繁星的交感對話

要了解占星學的起源,必先閉上眼睛。設想身處於遠古米索不達米亞,仿如天體的平原地區,在那沒有光害的晚上,人類與繁星開展了與大自然的交感對話……

就現存的文獻無法對占星學的起源提供一個確切的年代,而在多數與占星術相關的,又有正確年代考證的出土文物中,最古老的星位圖(Horoscope)乃在巴比倫時代,西元前四百一十一年。然而占星學的發微,相信必須追溯至更遠古的時空。

美索不達木亞平原曾是不同的游牧民族的舞台—最占老的蘇美人、阿德人、巴比倫人、亞述人等,都在這裡扮演過主角,然而總括來看,各民族的宗教均有繼承性,有些共同的特點是沒有改變的。

打從西元前四千至二千年蘇美人、阿德人的年代,便已有神廟和神職人員,其中Baru­priest也就是首席占星師,負責詮釋天象、解夢,主持祭祀活動、節慶典禮、祈禱占卜等。Baru­priest是一個特殊的階層,因為他們就是與神溝通的人。

占星師的特殊地位

古時候沒有望遠鏡,於是蘇美人便憑肉眼觀察和記錄天象。一方面在萬物有靈論的時代,距離地球最近的太陽、月亮、金星都經想像而封為神的化身,衪們有權力、且運行是周而復始的,當然也有其他的大自然現象如天、地、風、水等等;但另一方面,他們卻又幾乎可以正確計算出月球的旋轉現周期、春分點及一年的長度等,而占星師的重要工作就是觀天察變,預示吉凶。

在農業社會,飢荒、瘟疫、洪水都對生產有莫大的影響,占星師把握行星、日、月蝕的周期,才能作為農民的領導,同時保有生命的安全。

故此在當時,占星師、祭司、天文學者是三位一體的。當時以行星為神,認為天象可示吉凶,一大批舊石器時代石雕上的動物和虛構的造形,都與天文上的星宿間有連結,以及占星學中的土、水、空氣的三個元素(火是後來加上去的),都預告了占星學其後的來臨。

在西元前一千三百年的古巴比倫,我們發現了最古老、依據一個人的出生時間來作預測的文獻,不過,在那個時期,占星很少被運用作計算個人的命運上。

占星學與古希臘文化融匯

在亞述王朝中(西元前一千三百至­六百年),較精確的月曆出現了,而黃道上的行星帶也被重視起來,不過現時占星學上所用的十二星座,要待到西元前六世紀才被確定下來;至於以十二星座在黃道中分享三十度的原則,仍要到西元前四世紀的後期才被確定。

而我們今天所言的十二宮位,即區分人們生活範疇、虛構的對十二星座的十二份瓜分,又再要等到稍後的公元八百五十至九百廿九年才確定,因為十二宮位的出現必然意味著占星學從國家至個人、從王官而至平民的下放。

根據歷史學家比羅斯(Berossus,西元前二百七十五年)的記載,於新巴比倫帝國中已有天文/占星學院。巴比倫帝國在西元前五百三十九年被波斯帝國所滅,其後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在西元前三百三十年滅波斯後,占星學便隨著他的東方大遠征而到了地中海,與古希臘的文化融匯;與此同時又出現了重要的天文學家/地理學家/數學家托勒密,他以學者的身份,為占星學帶來豐富的數據,使現代占星學的基礎得以奠定。

在托勒密的著作《四書》(Tetrabiblos)中,他承接著前人的天文星圖,共記錄了一千零二十八顆星的位置,排列出四十八個星座,略略描繪了地球上的經緯;此外,星體逆行(Retrograde)的觀念也在此時出現;亦同時有了行星之間角度(Aspect)的觸及。雖然沒有資料顯示托勒密以占星為專業,但是他在著作裡非常仔細地把行星和星座分為陰陽兩性,敍述行星的力量,又談及行星、星座與婚姻等的關係,以及討論在占星學上的醫學技巧等等,占星學在他手上已成了一門廣闊而專門的學問。

維狄亞斯華倫斯(VettiusValens,公元一百六十年)是另一位與托勒密同期的重要占星師,他的詳細生平不得而知,只知道他教授占星學,而在現存的一百八十個希臘占星圖中,有一百三十個由他繪製。他的著作《文選》(Anthology)中指,每顆行星都在我們的精神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於是占星學至此,便從單向的觀天象知進退的指標,進而成為精神層面上天人交感的可能了。

區惠蓮:八卦前從占星簡史講起(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