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粟米焗薯蓉私家弄話都無咁易(美食素描之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OK

有點意料之外,某某竟然憂國憂民,一談到眼前的政情,便悶悶不樂。我對他說,「老子《道德經》第六十章:治大國,若烹小鲜。我認為不如說:治國既無此大才,不如躲在家中烹小鮮,一樂也。」

時至今天,在外邊吃東西,食肆服務愈來愈差,價錢貴,食物又未必好吃,留家煮番幾味,既實際及衛生也。

粟米焗薯蓉

所謂煮幾味,不一定要大魚大肉,大堆頭的,家庭式,以簡單為主,例如今天,午餐唔想煮飯,昨天買回來的提子飽仍在,於是想弄一個粟米焗薯蓉。粟米無需新鮮,有現成的,超市如Ligo 牌子,whole kernel corn, 一包就有二點二磅,有排吃,十五六元吧了。薯仔變蓉,簡單之至,把薯去皮,切成小塊,煮熟,壓成蓉狀。

當然,就把粟米加在薯蓉上,肯定無味,要牛油(約兩茶匙,以一個拳頭般大的薯仔份量計算), 適量鮮奶,以及少許鹽,攪拌在一起。不少烹調書都列明材料的份量,一揪大小茶匙,計算得清清楚楚。這些動作,對於入慣廚房的我,是不屑爲之。多少糖,多少鹽,心中有數。

ori

二人份量

放入焗爐,二百度熱,十五分鐘便可,若要出現焦燶的效果,就需要二百五十度熱了。近來吃太多燒焗的東西,所以,圖中所見,二百度熱的產品而已。這盤是兩個人的份量,因為還有牛油提子飽,配以熱奶茶一大杯,夠填滿肚子了。

 

家中沖紅茶

順便講下奶茶,當年大排檔,紅茶入口又香又滑,傳說中有絲襪拉茶功夫,非凡人所能學到似的。在家裏弄,其實一點也不難。當然,最重要是茶葉質素,說到底,只不過是個人的口味問題,沒有標准的。從前的罐裝列頓紅茶,今已普及化變了茶包,已失去了魅力。

在超市能夠找到鐵罐裝,幾乎難過上青天了。不妨在這介紹給大家一個美國牌子:Fairtrade Tea bag, 泡一杯茶,一包十分足夠,濃且香,淡奶不要太多,糖也是,這樣,熱水一到,就茶香撲鼻。這只牌子,普通超市不見,最後我在「馬莎」找到,分三種,我選 了Extra Strong ,即特濃,一盒共240包,有數得計,每天一包,可維持大半年。

有人喜歡把兩種茶包放在一起,然後用滾水煎,沒錯,茶味易出,但入口就不夠滑了。茶葉還是入壺內泡,纔能保持最佳的狀態。

強國陰影下的食物恐懼症

撰此文之日,邨屋食水含鉛超標事件,正在臉書上洗版,極度影響入廚之心情。近年來,地球汙染嚴重,加上強國人民落井下石,不少人已患上食物恐懼症。不是假,便藏有毒素,隨時進入食無米,食無魚無菜的「大時代」,這是什麼的世界,人間何世啊。

不禁問,還有什麼選擇呢?正因這樣,於是覺得,如果不趁早爭取,美好食物的日子愈來愈短暫。以粟米爲例,已不斷傳出基因改造帶來的危機,像其他食物種類的食物一樣,已避無可避。正所謂食又死,唔食更快死。以愉快的心情去迎接帶來更多愉快的食物,一切都會平安的。只要不停這麼想,信我,是會生效的。凡事長嗟短嘆,反可能是患癌的主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