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迷你兵團》——觀眾都是花生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inion

迷你兵團
★★★☆☆

由碧咸身上的印水紙,到雪糕、玩具、T恤、電影trailer及Fashion designer推廣,這個暑假,在恐龍出沒之後,就是《迷你兵團》的天下,與流行文化聯乘的層面,無處不在,無孔不入,達到電影推廣最高層次。單是借《侏羅紀世界》上映之力,幾個迷你兵團又學人到公園睇恐龍,嚇到V嘩鬼叫,令一條在電影院播放的借力trailer,效果好過賣多十個八個戶外廣告,是研究電影市場學的最佳個案。

《迷你兵團》脫離《壞蛋獎門人》獨立成章,雖然都是老早睇得出,但影片一直待到《壞蛋獎門人2》之後才上映,是精心部署的成果,配角仔不會功高蓋主,把原動畫打沉,又可以借《迷你兵團》之力,推高對下年緊接上映的《壞蛋獎門人3》的期待。這群小小「笨蕉仔」真是好使好用,聽教聽話。

今次故事是「迷你兵團傳」,也可以說是「壞蛋獎門人前傳」,把迷你兵團在地球歷史的地位,等同一切超越人類的生物──在地球形成之後,還未有人類之前,已經有迷你兵團存在,而迷你兵團更是曾經視恐龍為主人的「助手」或「跟班」。真的不要小看他們。

法國導演Pierre Coffin改篇歐洲原著故事,用了美式動畫風格,炮製非迪士尼式故事,大概夢工場《史力加》的成功,替《壞蛋獎門人》拓展了另一條流行動畫製作之路。迪士尼動畫永遠是公主、王子、動物忠奸分明追求夢想、理想和自由,夢工場便首先以「醜男醜女」做主角贏了觀眾的心,而環球電影製作的《壞蛋獎門人》就以反派大賊做主角,又成功顛覆了迪士尼傳統。

《迷你兵團》同樣走出了另類之路,他們不是要學《反斗奇兵》、《海底奇兵》的牛仔、巴斯光年和小魚,要歷險要思考自由,他們只是笨一世,專心做重複的事,做英雄、大人物、成功人士──背後的跟班。

但他們又不是要做「得力助手」,而是當英雄人物一旦以為有一大群跟班跟在背後而感到飄飄然時,就是被這群不懂說人語,只懂說「Minions語」的小矮人,害到雞毛鴨血的時候。最有趣的地方,是演活了港式俚語「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朋友」的荒謬,他們愈幫愈忙,正是令人忍俊不禁、引人發笑之處。

有時,觀眾都是花生友,最愛看的,是別人的不幸,看見迷你兵團在歷史發展的過程中,先後為恐龍、成吉思汗、拿破崙、吸血殭屍都帶來「笨蕉式」不幸,我們就感受到,《迷你兵團》真是愈笨愈開心。

《迷你兵團》談不上什麼曲折劇情,但就密密搞Gag不斷製造笑料(是製造,不要「打造」),有時爛爛地,但有時又堅好笑。故事戲玉選擇發生在六十年代的英國,還要拿年輕時的英女王伊莉莎伯二世一同出鏡,一同演出,學足二○一二年倫奧開幕禮,占士邦飛降白金漢宮與英女王合拍片,幽默就是這樣煉成,而不是搞「等埋發叔」的荒誕爛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