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香港本土派全面入政及金門食水問題對台澎的啟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water

圖片來源:Rachel Elaine.

近日港台關於飲用水的議題帶有高度政治意涵,這邊廂是香港的毒水事件引發對親共政府及建制派不滿,更間接造就本土派準備大舉入政,參與立法會議員補選及年底的區議會選舉;那邊廂,金門縣政府在地方不會缺水的情況下,跟中國簽訂買水協議,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正式把金門的生殺大權交給中共,令人嘡目結舌。

香港本土派將凝聚更大反抗力量

香港食水含鉛引發軒然大波,自大型屋苑啟晴邨被驗出食水含鉛量超標,甚至出現退休軍人症的病例,民眾恐慌有蔓延趨勢。港人一直希望政府追究總承建商「中國建築工程」的責任,然而政府不但一直避而不談,反而幫忙掩飾,引起公憤。由於親共建制派跟該公司關係密切,這凸顯做為港中之間的買辦是如何出賣香港人利益,連大家的健康都可以犧牲。

由於制度上有著功能組別的設計,立法會無法充分反映民意,並被民建聯等建制派長期把持,根本起不了對政府的監督責任。早已背叛民主派的前民主黨副主席,現任運輸房屋局長張炳良雖口口聲聲會儘快查出食水含鉛源頭,確保食水安全,但結果是不但至今仍找不到原因,更於近日進一步驗出另外的水樣本含有比鉛更具毒性的致癌重金屬鎘、鎳及鉻等。

香港人素來政治冷感,但這次遇到至關重要的民生議題,怒火中燒是可以預期的。被香港本土派奉為國師的陳雲指出,「中國建築工程」是國企背景,香港法庭處理不了,無法傳召,所以未來「應該限制這些國企承辦工程」;再加上其他的政治打壓,他誓言本土派「必定出選,一兵一卒都要出選」。

香港人忍氣呑聲多年,事到如今已經是忍無可忍。台灣目前面對中國侵門踏戶,旗幟鮮明鼓吹台獨反併呑的台灣進取本土派不能裹足不前,應該在立法院選舉中積極參與,特別是要抵抗中華民國臨時政府配合中共的併吞藍圖。

金門的隱性主權讓渡後果嚴重

香港人都很清楚,一九六O年決定跟中國買東江水後,就難以掙脫中共的羈絆。英國在一九八四年跟中共談判香港前途之前,就在一九八二年同意廣東省對香港的供水量可調高至二點二億立方米。在基本維生元素一面倒依賴中國的情況下,試問香港如何爭取獨立?其實很早以前香港就出現了對中國的隱性主權讓渡。只是萬萬沒有想到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竟然容許金門縣政府跟中國買水,這是一種自殺行為。

既然台澎地位未定是國際公認的事實,由於中華民國事實主權只在金馬,未來台灣人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之後,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將必須遷往金馬,願意追隨其後的滯台中國人連同原金馬人將成立正式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在台澎連事實主權都沒有,只有不合理的治權。至於金馬的法理主權,中華民國需要跟中共爭奪。

如果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放任金馬的隱性主權讓渡繼續加劇,那麼未來的中華民國在金馬的正式政府要跟中共談判,金馬的法理主權時的籌碼就會不見了,至今仍不願認同台灣的滯台中國人可能會走投無路,中華民國面臨真正的滅亡,充其量只能討一個「一國兩制」。台灣本土力量應該竭力守護金馬,否則中華民國未來無家可歸便依然會纏繞著台澎。

作者: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