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黃銘釗:中共才是最大的「左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eftard

在雨傘運動的中後期,網上已流傳着各種形式的「左膠」描述,後來更出現了「左膠語錄」。簡單而言,「左膠」是一些持左翼進步思潮的人或團體,起初義憤填膺地對右派傳統權貴進行道德批判,認為官商互相攀比、巧取豪奪、戀棧權位的行為卑鄙齷齪,因為他們造成各種形式的不公平,窒礙着社會進步。

但當這些人或團體取得了道德高地或推翻腐敗的政權 (俗稱「上大台」) 後,便會不期然地重覆早前批判對象所犯的錯誤,塑造新的特權階級,對群眾諸多設限並以「革命仍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口吻提醒他們「勿忘初衷,方得始終」,實質上則是想盡辦法黨同伐異、鞏固自身的權力。

如果根據以上的描述,不難發現,中共才是當今世上最大的左膠。中共在二戰後能夠「上大台」,某程度上是因為當時的國民政府行政朽壞、吏治腐敗、政令不暢,加上國民黨元老和巨商貪污積習甚深,物價通脹問題非常嚴重,導致民怨盈塗所致。

中共上大台後的初期,發動了全國性的「鎮壓反革命運動」、「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運動」(又稱「思枇改造運動」)、「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運動(又稱「三反」運動) 、「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騙國家財產、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運動(又稱「五反」運動) 、「農村土地改革運動」等。這一系列的運動,既是嚴打當時國內殘餘的右派傳統權貴,亦是黨同伐異、鞏固自身的權力之舉。

毛澤東深明「行動升級需要民意基礎」之道,故此他強調「要與群眾保持密切的聯繫」。

中共權力逐漸穩固後,毛澤東於一九五三年一月提出「過渡時期的總路線」,並頒佈第一個五年計劃,實行蘇聯模式的社會主義工業化、農業集體化及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中共於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宣佈「階段性勝利」:國家在經濟層面的社會改造已經完成。

在宣佈「階段性勝利」後,中共曾短暫地「釋出善意」,向平民百姓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對異見知識分子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嗚」,並於一九五七年五月正式推行「整風運動」與「嗚放運動」。不過,「左膠」的極致是求和不遂,便會惱羞成怒。中共絕對是當中的佼佼者。當不少知識分子、甚至部分中共黨內的高級幹部也加入批判的行列後,毛澤東並沒有足夠的胸襟容納他們的異見,反之他展開大規模的「反右派運動」。整風運動與嗚放運動歷時僅一個月,便完全變了質。

更嚴重的問題,是中共宣佈「階段性勝利」後出現了好高騖遠、不切實際的思潮,並嘗試付諸實踐,例如推行三面紅旗運動、大躍進運動、人民公社制度,實行全民大煉鋼,強調「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吃飯不要錢」、「十五年內超英趕美」,結果卻造成三年大飢荒(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 ,多達二千萬人死亡。

經歷了如此大的教訓後,中共於一九六O年代初期在劉少奇領導下進行經濟調整,雖然取得一定的成果,但很快便遭到毛澤東的嚴重猜忌。這為後來的文化大革命埋下伏線。

中共強調打倒「走資產階級道路的當權派」和「反動學術權威」,實際上則是批鬥劉少奇、彭德懷等人。另外,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各地紅衞兵高喊「破四舊,立四新」,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等異常之舉,不但令早前經濟調整的成果付諸一炬,而且令黨政機關癱瘓、文化思想發展出現真空期及社會秩序遭到破壞。中共早年批判國民政府的問題,在她上了大台後便再一次出現在中國大陸這遍土地。

文化大革命衍生的十年浩劫,無疑是宣佈了中共極左路線的徹底失敗。她遂於一九七八年開始實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但實質上則是帶有挾左傾的「社會主義」名義、逐漸行右翼「資本主義」之實的意味。這雖然為往後的高速經濟增展奠定了基礎,但亦導致新的特權階級,如官二代、富二代的出現。

中共上大台初期,對大地主進行批判,原意是重新分配農地,讓農民能過着溫飽的生活。但經歷了近三十年的政治鬥爭運動後,農村動亂不已,農業基本上沒有明顯的發展成果。誠然,中共在一九八O年代實行「責任承包制」,並嘗試推行一系列措施協助農民的生計。然而,這只是劉少奇昔日提出「包產到戶」的主張,但卻要拖延十多年才能落實,當中虛耗了不少光陰。更甚的是,實行右翼「資本主義」之實的中共令城鄉差距問題愈趨嚴重,「三農」問題的解決至今仍然遙遙無期。

另外,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行政朽壞、吏治腐敗及貪污的問題愈趨嚴重。打貪的執行力度嚴重不足,打貪在更大程度上是為了剷除黨內的異己,情況就好像一間學校有一條執行力甚低的校規,而每當老師堅決要執行那條校規懲罰時,其主要目的是報復曾冒犯自己的學生,而不是從塑造更公平的大局着想。

中共也強調「愛與和平」,只是「愛」的對象是指「共產黨」,形成一種「愛國必須同時愛黨」的假象;「和平」是指「和平發展,永不稱霸」的外交方針,但中共仍會適時運用煽動民族主義的權術,提醒群眾勿忘「大國夢」的初衷。「愛與和平」遂成為了中共維護自身政治利益的工具。

上述的史實,難道還不足以說明中共才是當今世上最大的「左膠」嗎?

作者簡介:黃銘釗,嶺南大學持續進修學院節目管理(資訊科技)高級文憑畢業生。熱愛攝影和探討社會議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