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維尼:公共空間、權力乃公民社會之命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pace

圖片來源:☻☺

兒童寫真集風波,倘若你認為該寫真集觸犯法例,應該直接報警,而不是投訴,事件不涉及政治,警察沒理由不受理。如果只是意淫,沒有犯法,可以用盡任何合法手段攻擊肇事人,例如家長同出版社、攝影師。
但衛道士企圖利用輿論,聯署要求當局禁書的舉動,卻是壞先例,此例一開,同樣套路可以範式轉移,應用在其他書籍。

我跟你們一樣反對兒童色情及意淫的書刊,但唯獨禁書這一步我反對。反對兒童色情,民間輿論福到個阿媽同個攝影師加出版社爛都得,甚至像藍絲一樣上門圍熱時總部一樣,圍該出版社總部,我會拍爛手掌。但要求當局禁售,卻變相為港共審查書籍之權力正名。

何謂公民社會力量?捍衛公共空間,正是例子。公民力量,要有一個「空間」才能得以有效制約政權,對這公共空間寸步不讓,那怕政府只是要收緊一分,也要強烈地反對。而出版書籍亦是公共空間(權力)之一,現在有多少權力、多少空間出版什麼書,就不應該容許收窄。

實際例子如在美國,槍砲可以合法買賣持有,這是民權,增加政府管治成本,令其無法忽視民眾,因為一但推行暴政,必要面對民兵的挑戰。即使槍械合法,大量流通導致眾多槍擊案悲劇,但美國人目前還是大多反對禁槍,正是捍衛這一公共空間(權力)。

又再多舉一個例子,台灣馬總統的Facebook。目前,民眾可以在底下留言反對馬總統,而這個留言區就是公共空間,是民眾表達意見的公共權力,人們可以在留言區責備馬總統,也同樣可以看到深藍的國民黨支持者回嘴。但是否有人利用留言版亂貼J圖,又或有人拿著幾句疑似恐嚇馬總統不得好死的言論,就可以要求刪去留言,甚或取消馬總統的Facebook留言功能,令這一公共空間(權力)消失?

當然不能,如果是聰明成熟的公民社會,一定會激烈地反對,捍衛在馬總統FB底下留言的權力,捍衛這公共空間(權力)。民眾的公共空間(權力)一但收窄,變相擴張政府公權力,後果不堪設想。

回到這次寫真集風波,當有了第一本禁書,社會接受了原來書是可以禁的。第一本可能係本來「意淫」,輿論壓力下變「兒童色情」的寫真集;第二本可能係暴力;第三本可能係鬼怪,社會上總有人反對暴力,反對鬼神。有了第一本的先例,難保有人以暴力、某宗教為邪教為由,去申請第二本,第三本,第四既禁書。

投訴一本並非明顯兒童色情之書籍,逼迫在輿論壓力下禁售。他朝,五毛紅衛兵同樣可以投訴,令有不同政治主張、甚或僅僅是宣揚公民社會價值的書本禁售。

你可以說我是杞人憂天,我亦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但我認為有必要提醒一下。輿論禁書,事關重大。

作者專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