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勿忘普世公平 水管絕不要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tube

圖片來源:John Hritz

歷史上有一些很安靜的日子,但回頭看來,卻是一切的轉捩點。《萬曆十五年》說平靜的神宗年間,是整個帝國的盡頭。香港的巨變,不在股票,股票只是浪花,只是大海洶湧的一個片段,主菜還沒來。香港大興木土,而這些投資不會回本,不會,這些工程甚至是一定要爛尾,成為財政黑洞,甚至是食水含鉛,把人飲壞。

承包這些工程的,背後是共產黨的官僚資本政府。香港被中國殖民,就算全港所有水管都驗出含鉛,那都是從輕發落,大事化小的。這就是殖民。香港的公務員,連講出一家建築公司的名字都不敢,天大的事,中國的公司老神在在,所有事推倭給一個水喉佬。這些就跟中國在非洲開設公司,進行各種殖民而搞到怨聲載道一樣。可是非洲人視中國為外族,他們可能誤以為中國人都識得中國功夫,但是到緊要關頭還是會動手反抗。

香港比非洲更差。因為就算全港驗出食水含有各種重金屬,都會因為政治正確,而被降格為「工程問題」;就像自由行政策、走私賊、跳舞大媽、中港衝突,被本地左膠及民主派降格為「政策問題」——這其實一切都是民族之間的殖民壓迫。

現在我們來到真理時刻,我們是否夠膽量接受眼前的真相?一切問題,是因為香港被一個九流國家吞併,因為中國國族主義而被強行統整,上至大政無法向本土問責、下至工程要批予殖民母國(metropole)。這與台灣被日本殖民、青島被德國殖民不一樣,因為日本和德國帶來的,即使有壓迫,尚且有精緻的工業文明。現在全中國可能只有青島不怕大雨,因為他們有德國殖民時期建造的下水道。而深圳自吹自擂全中國競爭力第一,但下雨還是會水浸。

實際上,香港是被一個總量龐大的弱國殖民,結果就是香港從靈魂到肉體的腐朽。國族主義,大一統,泛民主派之前的民主回歸思潮,愛國主義,這些東西,香港人不願清算,整個香港只有幾個人講,那是很好的,大家不願接受自己的民族感情歸屬是如此九流和惡劣,繼續的含混下去,大中華大一統,那麼為甚麼水管建築不能繼續給母國做呢?不是這間,也可以是另一間,香港沒有反對的理由,一切除了價錢,還有政治正確這一關,而這政治正確,講一點自利就變成排外的氣氛,香港人自己都有份建立。

想想你們這麼多年支持的泛民,他們的「普世價值」,民族情懷,最終醞成今日的香港。水有鉛,但有濃濃的民族感情,為甚麼不飲?飲,你們支持泛民,去六四哭喪,與陳淨心說愛國愛港中國香港人,有甚麼分別?與中國同舟共濟,不就是大家一樣的百物有毒,無分彼此?可憐那些中國新移民,付了錢,花了神,來到香港,原來香港是一個由愛國離地中產主導的社會,根本和中國也沒甚麼分別嘛,白走了一趟﹗於是他們嚷著要「回鄉」暫避。

二三十年來,香港人以高等華人自居,以愛國道德傲視「同胞」,最終得到的結果就是世界大同的九窮六絕。你們是中國人,為甚麼就要換水管?全中國都有用這種水管,可能更差,你們反對本土至上,你們要普世公平,就用一樣的東西。憑甚麼你們香港人的性命比中國人高貴?齊齊共享中國人的榮耀喇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