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中共的法律只是當權者害民、權鬥之工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aw

圖片來源:confucious9

中共獨裁政權大規模打壓維權人士,包括鋒銳等多所維權律師事務所被抄,超過一百四十位以上的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遭逮捕、限制自由、約談,當中不少是中國保障人權律師服務團的成員。部分成員確定被刑事拘留或居家軟禁,也有被帶走尚未獲釋或失聯的,其他則在約談中被恐嚇不能聲援鋒銳後獲釋。

迅速極權化的中共政府作賊心虛

北京政權承認大規模搜捕維權人士,新華網率先刊登一篇《揭開「維權」事件的黑幕》的文章,稱公安部指揮摧毀一個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首,自二O一二年七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四十多次「敏感案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體」。文章大肆抨擊維權人士常常發表「極具煽動性」的看法,「把普通事件炒作成熱點事件,把敏感事件炒作成政治事件,讓不明真相的群眾和網民跟進,煽動對政府的不滿情緒」。

不過,既然是事實,何懼人知?政府若沒錯,何來不滿?中國大大小小的中央或地方媒體不能報也不敢報,知道真相的人當然只能透過網路或社群媒體,將真實消息擴散讓更多民眾了解,這也是台港的網媒及獨媒每天都在做的工作,在中國竟然被定性為是一種「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做法,居然還能以此入罪。

近日正值台灣苗栗大埔張藥房等房子被劉政鴻強拆的兩週年,特別令人百感交集。在中國,強拆人民房子的情況比台灣更為嚴重千百倍,這次維權律師大搜捕中第一位被針對的是王宇,她曾協助的案件最矚目的包括範木根案。二O一三年十二月三日蘇州村民範木根不堪長期暴力迫遷,阻止拆遷人員的暴力強拆及傷害其家人,刺死了兩名拆遷人員。

被網民譽為英雄的範木根的英勇行為引發社會共鳴,案發不到數天就引來中國各界呼籲立即將他釋放,並追究相關官員的責任,在不到兩週間就募集了超過三千五百名公民聯署簽名。接著來自全中國各地的共五十多位律師及維權人士想要探視範木根被非法監禁的妻子,卻遭阻撓。

範木根案件自始至今,已經受到廣泛關注。由於蘇州首創全國暴力拆遷,情況最為惡劣,但亦最具有指標性。在官商勾結下,人民長期被任意魚肉。若法院裁定範木根自衞正當殺人,那麼日後將掀起一波波的抗拆潮,官商壓迫居民的情形也許會得到舒緩。若遭判有罪,社會反彈定必相當鉅大。結果在二O一五年五月八日,六十五歲的範本根故意傷害罪成被判八年。

但是整個審判過程備受爭議,在宣判前夕,王宇表示,在沒有律師參與辯護的情況下,是違法的判決。為了阻止違法的判決出臺,王宇曾到北京市最高檢控告蘇州市中級法院的違法行為,但卻遭無理的暴力對待。

絕不能相信操弄法律的極權中共

中共官方媒體大肆批評王宇等「死磕」律師在「庭內、網上公開對抗法庭」。協助人民對抗官商勾結竟被說成是對抗法庭。律師本身不可能是在對抗法庭,他們只是為委託人抗辯。若法庭是要包庇官員與土豪劣紳之間的狼狽為奸,那麼法律其實已死。在一個顛倒事非及霸道代表一切的國度,所謂的依法治國是以保障有權勢人士的之法律來欺壓民眾。將為民申冤的律師事務所定性為犯罪集團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中共害怕的其實是維權人士及律師的串聯可能會演化成為繼江澤民主政時的法輪功後有組織對抗中共極權的民間集團。最令人不解的是,近月持續發酵的法輪功學員集體控告江澤民之際,習政權針對的不是這些維權運動,反而可能是在暗中鼓勵,足可證明法律在中國完全是當權者的工具,可用以壓迫人民,也可用以權鬥,這次事件後,習政權令很多相信中國仍有一點點法治的人民醒覺,讓更多人了解到,對待中共的態度只剩一種選擇:比絕對的不信任更不信任。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