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林希聲:談民事結締(Civil Union)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ivil

圖片來源:Ron Frazier

美國同性婚姻合法化後,臉書上充斥着彩虹。這種自我滿足,自我形象建構,公然自瀆的行為,實在失禮。

婚姻是什麼?字根上,marriage和matrimony是關於母親的。歷史上,婚姻是一個用來組織家庭,分配財產的系統。婚姻是歷代政權控制及容許一男一女進行性行為的制度。性行為在政治上是關乎生兒育女的。在不久之前,有人把愛與婚姻扯上關係,但是事實是婚姻是政治性的。

可以生育 不代表異性戀較優越

我要清楚說明,生理上一男一女可以生育,並不表示異性關係比同性關係更合理。有人會說,異性戀是自然的,因為同性戀不可能有下一代,所以前者比後者的價值更高。這個想當然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首先,自然就是好嗎?自然與非自然或人工兩者哪較有價值,哲學家美學家辯論了上千年。有不少論者認為人工比自然優勝,因為人懂得改良自然的不足。

舉個簡單例子:有人認為蕭邦的夜曲比烏鴉嘶叫更動聽,我想至少不會有人覺得荒謬吧。更重要的是,親密關係的價值在於兩人互相愛慕,令對方不斷成長、進步。生小孩當然有可能達到這些目的。與此同時,兩人一同看李白的詩,寫書法,甚至一同爬山都有可能達到提昇關係的目的。

生活經驗都是獨特的。認真寫篇書法和帶大孩子性質上不同 (different in kind),但並沒有高低之別。當然,很多時候經驗有高低之分,正因如此,大媽舞和香蕉奶都絕對稱不上藝術,前者更接近非文明行為。

不婚主義與反抗權力

我們要首先明白,婚姻跟一段有價值的親密關係是兩回事。不婚主義帶有反抗權力的意味。原因很簡單,歷史上政府和教會用婚姻欺壓人,尤其是女人和非婚生子女。Legal coverture這概念看似很遙遠,但女人婚後成為男人財產這個現象不難在報章上看到。富豪的伴侣從住公屋到炫耀百萬手袋,在讀者眼裏看來順理成章,港女更發夢都想嫁個有錢人,成為富豪的財產。

所以,婚姻是一男一女自願屈從政權以換來生育權,財產分配權等權利的契約,跟愛情無關。難道愛情是需要政權的認証嗎?我們要摒除對婚姻的迷思才可以認真思考同性婚姻的問題。

法國經驗:民事結締

筆者提倡香港實行Civil Union,民事結締。可參考在法國於一九九九年實施的pacte civil de solidarité (簡稱PACS) 或「民事結締合約」。PACS原意讓同性伴侶可享有婚姻的權利和責任。民事結締之下,伴侶可以享有跟夫妻一樣的稅務寬減,遺產稅寬免,醫院探訪權等。實施一年後,百分之七十五的民事結締都是異性伴侶,這數字到2009年攀升到百分之九十五。

法國人比較實際,PACS可以用一封信就取消,沒有離婚的財產爭拗。法國人也較誠懇,不再高叫婚姻代表永恆愛情的口號。Solidarity有團結、融洽的意思。那當不再共融生活就分開,很老實,很簡單。再者,民事結締的儀式非常簡單,避開所有不知所謂的低品味七彩晚裝、濃裝、反光西裝、 婚紗相、虛偽的祝福等等。

臉書上看到最有意思的留言,是一位同性戀者說他哀悼美國法院的裁決,因為這法案毀滅了一種critical queerness。選擇民事結締的人比盲目相信婚姻會帶來幸福的豬,有批判頭腦得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