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中國A股停板制度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港交所東施效顰是倒果為因、倒行逆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0722

無論喜歡與否,中國證監會(中證監)「暴力救市」後的「後遺症」正在陸續浮現。

例如,上周五(7月17日)下午,中證監召集了部分券商代表開會;據說當時非正式通傳下的主要議題,本來是打算「圍繞討論救市進一步策略,該何去何從方面」。畢竟,無論「救市」行動本質是否適當,市場所能理解的是,經過了動用龐大資金在二手市場上買入股票後,必定會涉及買入後該如何管理該些股票的重要環節。

而據參加了會議的券商人士向記者坦言,「這個托管的整個過程和方案的制定,不可避免地涉及如何退出的問題。」換言之,討論的話題本來並無不妥。因為,據接近中證監人士向傳媒透露,此舉並「不代表維穩資金行將退出」。

然而,杯弓蛇影下,當天市場以訛傳訛地傳出:「監管機構已經開始考慮救市資金的退出方案問題。」影響所及,傳聞對於本已脆弱的中國大媽心理來說,卻恍若是晴天霹靂,令恐慌拋售再接再厲、讓本已經突破了4000點大關的上綜指瞬間跳水急插;要待中證監午後緊急辟謠,指數方重拾升軌,期間可說是驚濤駭浪!

換言之,中證監由於「小學雞」般的救市急就章行動操之過急,已泥足深陷於進退兩難的死胡同中!因此,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早前承認「存在監管錯配,必須向其他國家學習」,亦非是信口開河!

事實上,中國也須向本土「救市」經驗學習!

說到底,本土政府於1998年動用外匯基金入市與大鱷對撼後,於1999年11月決定成立盈富基金(2800);為了盡量減低對市場的影響而逐步有序地出售手中的藍籌股,本土政府最後用了長達5年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功成身退!也就是說,有了前車之鑑,本土市場監管者不難判斷,中國大媽「圍魏救趙」式在本土沽貨套現,與1998年索羅斯式的立體狙擊 (動輒帶來系統風險),是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7月10日時本土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從容指出,港股大幅調整(恒指單日急跌逾2000點),但市場秩序良好,交投結算暢順,外匯及拆息運作亦平穩,認為不需推出救市措施。由此可見,本土股市的國際級經驗,足以成為小兒科般、20餘年中國股市借鏡。

可惜的是,這個顯而易見的道理,卻非是所有人均理解。起碼李小加領導下的港交所(00388)董事局早於今年6月17日批准引入市場 「停板機制」,並計劃於明年推行,卻美其名為「市場波動調節機制」,冠冕堂皇地把該機制說成是甚麼「以保障證券及衍生產品市場持正操作」,就是本末倒置的倒果為因愚昧行為,是李小加因一味對中國只懂盲目阿諛逢迎、投其所好的最新例子。足可令本土國際金融中心聲譽毀於一旦!

實情是,近日中證監之所以貿然慌張地救市,實在與當時連番出現逾1000隻個股甫開市就跌停息息相關;

可想而知,由於過去20多年來一直未有超高槓桿效應(像近日場外配資及兩融餘額高企)去左右市況,停板制也許還可以令投資者冷靜下來;但時移勢易,成交動輒高達兩萬億元的波動市況下,停板制度是等同於火警警告出現時,把走火通道關閉,如果火警是誤鳴則大步檻過,否則就是人踩人式、爭先恐後逃之夭夭,只會令恐慌情況變本加厲;而停板制度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流弊,從中國股市可於兩周內蒸發達20餘萬億元市值可見一斑!

結論是,李小加好嘅唔學,因擦鞋而學中國A股的停板制度,是東施效顰、無論怎樣巧立名目地把其改頭換面,到頭來難逃倒行逆施之千古罪人罪名!7月21日港交所股價繼續一彈就散,可見本土投資者眼光遠較中國大媽雪亮!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