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為什麼投資者毋須因希債危機而進一步恐慌拋售?


greek

圖片來源:Antti Simonen

希臘公投說「不」的結果發布後,較少人注意的是,緣何該國上任只有短短五個月時間的財長瓦魯法基斯隨即宣布辭職。

據說,有「自知之明」的瓦魯法基斯稱,由於歐元區不少會員國代表早已視他為落實新緩助協議的主要障礙,故此他選擇了卸任的決定,希望因此而能夠撫平希臘與國際債權人的崎嶇談判道路云。

可想而知的是,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正在棄「車」保「帥」;只不過,這個「帥」的意思是「顧全大局」;因為,如果向來表現剛愎自用的財長自行卸任,或可讓債權人(尤其是其最大債主德國)消消氣,分分鐘可令即將舉行的談判進展事半功倍,划算之至!

《孫子兵法》勢篇中有云:「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早前甘冒大不諱,叫選民公投說「不」(即不接受援助協議),美其名是因為執行新版緊縮協議是「喪權辱國「,其實是以「奇」制勝!反正正路的談判五年來印證了,希臘不同的政黨與債主的談判都是路路不通;

今次要麼公投說「YES」,就是齊普拉斯他作為總理急流勇退式辭職、圖他日適當時再東山復出;要麼就是公投說「不」,令他可以放棄扮演死雞撐飯蓋角色的瓦魯法基斯財長,有望換來一個扮演痛改前非的新財長角色就可瞞天過海!

其出奇制勝的盤算應是,一方面倘若德國 (因恐防債台高築的葡萄牙及西班牙步希臘脫歐後塵) 稍後選擇繼續援助希臘時,仍可向選民交代何以放希臘一馬有下台階!

另一方面,明眼人都可看出,希臘脫歐充其量只會令歐元區GDP每年減少少於3個百份點,實屬微不足道;所以,德國及歐盟要顧慮的是,來自希臘銀行因擠提而衍生的潛在骨牌效應,可以影響葡萄牙或西班牙銀行存戶(因希臘銀行前車可鑑的恐慌),從而損害整個歐元區本來行之有效的銀行體制,造成經濟學家最擔心的systemic risk (系統風險)!

所以希臘總理雞食放光蟲、心知肚明,歐盟對於銀行體系的安全絕對不會坐視不理,而德國人雖說對希臘開始賴IMF債而超級不滿,但兩害取其輕下,仍會傾向再繼續容忍希臘以債養債、迫不得已放佢一馬!

此外,有分析認為,理論上希臘政府雖說可以重新發行舊幣德拉克馬來充實銀行業資本(用於支付公務員工資等),但因缺乏實體經濟復甦的支撐,德拉克馬大幅貶值在所難免,進而推高通貨膨脹水平,導致更多民眾陷入貧困亦不足為奇;美國為主的IMF以人道立場重新考慮恢復援助的冠冕堂皇借口就變得義不容辭了!

說白了,希臘總理千方百計營造的,是名副其實的置之死地而後生環境因素!

所以說,希臘總理這一次絕境下的知己知彼、以奇制勝博弈,也許是一場不負責任的豪賭,但撇開道德不談,仍有機會水到渠成、大步檻過!因此,子飛認為,與其進一步恐慌拋售已頗低迷的股票,倒不如對事態發展處之泰然,博其以奇制勝的策略可以喜出望外地華麗轉身!

chart0707

Chart Source: eSignal.com (按圖放大)

受希臘公投說「不」影響,代表歐洲股市整體走勢的STX600指數七月六日以裂口低開尋底,反映投資者由較早前對希臘事件談判的進展高興得太早; 而對目前事件的失控則嫌過份悲觀,是由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鐘擺效應; 卻對掌握整個局勢於事無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