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澂:平權乃專權之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edi

圖片來源:takomabibelot

潮流興講平等權利,或曰平權。於是大陸新移民來港即攞綜緩,跟土身土長又或居港夠七年的香港人有一樣的權利就是平等。表面平等。但當中實有不平等。

大陸新移民如何可即攞綜緩?由官僚用行政或立法又或司法的手段決定。社會資源有限,由港人稅收經官僚手中變成綜緩,新移民領了那筆綜緩,就代表原本的香港人無得用那筆錢。表面平等,實際上新移民這個外人一來香港就比香港人更高人一等。綜緩是一例,申請公屋又是一例。由官僚決定誰有權誰無權,官僚又比新移民高一等,比港人高兩等。

要社會上人人平權,那就要有人出來決定權力的分配。誰?官僚決定。樣樣事物的產生皆有代價。事事由官僚決定權利,代價就是官僚會專權反過來侵食民眾權利。這不單在香港,在全世界均是顯而易見的。

人人自主自決,用禮教及道德風俗本可解決多數社會紛爭。但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現代社會用法治法律解決社會紛爭,其實就是人把自決自主的責任交給了官僚。此解釋了近十多年香港人有事無事都報警的新風潮。

政府、傳媒、律師,常常講香港的核心價值是法治是法律。所以旺角那班黃絲遇有懷疑遭警察打的,就說警察執法不公,破壞法治。這班黃絲不明白的,是自己在投訴之時,早已把自己置於官僚置於警察之下,做二等人了。

社會之平權要靠官僚決定。官僚的傾向就是專權,此所以西諺有「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之說。重法治重法律其實就是重專權,政府官僚高人一等。香港人一日不明此理,永遠都只能做官僚及大陸新移民下的二等人三等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