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基督教失傳教義——萬有歸一的聖婚

Share This:
  •  
  • 27
  •  
  •  
  •  
  •  
  •  
  •  
  •  
  •  
  •  
  •  
  •  
  •  

one

圖片來源:U.S. Army

至聖所的隱藏奧義

阿拉伯之春湊巧令失蹤三十五年的昆堤列陶片重見天日,此出自公元前九世紀的陶片,對聖經考古非常重要。陶片上面刻著「我按撒馬利亞的耶和華和祂的阿舍拉祝福你」,證明了古時耶和華有著一名為阿舍拉的配偶,第一聖殿的三百七十年間,至少有二百三十六年阿舍拉神像迄立在其中受敬拜,這是古猶太伴侶神祗敬拜的基礎。

從猶太文獻記載,可重構至聖所內的實相:第三世紀巴比倫的《猶太法典》憶述古時「住棚節」時分隔聖所和至聖所的龕幔會被拉起,朝聖者就能看到至聖所內陰陽交合狀的基路伯,祭司便高呼:「看啊!你們對神的愛當如此基路伯男女交歡之愛一樣。」這意味著,古時住棚節時猶太人極有可能一如其他近東民族般進行七天的群交祭祀。

《米大示》亦曾提及此陰陽交合狀的基路伯之說,據記載亞捫人和摩押人闖入至聖所,搬出陰陽交合狀的基路伯巡遊示眾,並譏笑以色列人:「以色列人經常自命本國不拜偶像,看看我們找到他們到底在拜什麼!」

這故事與第一世紀聖殿祭司後人、猶太哲學家斐羅指,兩隻基路伯分別象徵父神和母神之說若合符契。父神和母神兩者在至聖所交合以完成修復天地的聖婚 (Zivvuga Kaddisha),就是《雅歌》的主旨。此聖婚信仰深深植根在猶太秘學中,從《光輝之書》中神與其「夫人」(Matronit) 在每安息日晚交合,逐漸演化至十六世紀,路利亞卡巴拉中宇宙五重陰陽能力的聖婚。

早期文獻的聖婚教義記載

大量早期文獻指出在,原始基督教對聖婚傳統非常熟悉,更是當時核心教導。在耶穌原始語錄《多馬福音》中,祂就曾說「只有獨身的才能進入婚房 (Numphonos)」,此字曾出現在《太 9:15》、《可 2:19》及《路 5:34》,這裡《多馬福音》說明了婚房教義本與地上婚禮本毫無關係,而此語錄亦驅使早期修道院僧侶認為禁慾主義方為耶穌原始教導。

與《多馬福音》同在一九四五年自埃及出土之《與救主的對話》,乃非依靠對觀福音而自成一傳統之福音書,學者們相信此書保留了繼《多馬福音》後最多真正出自耶穌的語錄。在耶穌與門徒的對話間,猶大懼怕「空中的掌權者」會支配世人,然而耶穌卻如此斷言回應:「那是你們將會支配他們!若你放下那嫉妒的本我,你就能穿上光之衣裳並進入婚房。」這是原始基督教以「摒棄世界」作為得著當刻「在世復活」的教導。

還有第二世紀初,先知黑馬撰寫的《黑馬牧人書》,此書極受早期教會和教父重視,在《西乃抄本》和《青山抄本》皆列為入正典,當中黑馬領受了一異象:就是一位全身白色的童貞蒙著頭正進入婚房中。

反對地上「家庭價值」的婚房

《多馬行傳》見證了使徒多馬前往印度宣教,直至在當地殉道之軼事,此經典廣泛流傳於早期教會,尤以敘利亞一帶,就連當時傳遍歐亞東達中國的摩尼教,在他們的經典叢中亦收藏著它。

《多馬行傳》的開端記載,到多馬被耶穌以三個銀幣賣作木匠往印度去,到達不久他就被邀參與當地公主大婚之宴,在婚筵中一位希伯來裔女子突然出現在多馬面前吹奏笛子,多馬連忙以希伯來語歌頌並變像,歌中所頌讚的是天上婚房的景象,並讚美真理之父和智慧之母,保存了古猶太伴侶神祗敬拜傳統。

在第二天,新娘歸信了主並馬上解除婚約,說到:

「我將丈夫和在眼前逝去的婚姻視如無物,因我已結上了另一段婚姻。我不會和這短暫的丈夫交合,那只會帶來肉慾和靈魂的痛苦,因我已許配給真正的丈夫」那是指基督,新郎亦感謝主將真生命和不朽永恆賜給他,「祢讓我知道如何找回自己,並知道自己過去是誰,又知道現在是誰,我將會重拾先存的我,祢將那個遺忘的我彰顯出來,還將我領回祢那裡去。」

伸延自《多馬福音》中「只有那獨身的才能進入婚房」的教導,多馬所傳講的福音,是完全否定今天某些團體高舉的所謂「家庭價值」,著重的是重拾個人內在先存自性。

修復萬有的婚房

瓦倫廷派為早期基督教靈知派中極為強調「婚房教義」的派別,故此寫下了大量與婚房相關的文獻,在一九四五年埃及出土的《拿戈瑪第古本》中,這些文獻得以重現世人眼前。當中屬瓦倫廷派的《腓力福音》作者對上述猶太聖殿傳統非常熟悉,指出「在耶路撒冷向東的,是只有大祭司們才可進入至聖所,至聖所就是婚房。」

最早詮釋《約翰福音》的瓦倫廷派赫拉克連,亦將至聖所和圓滿的豐溢界 (Pleroma) 《西 2:9-10》視為一。《腓力福音》亦強調婚房是凌駕所有聖禮和救贖的最終奧義,並將它解作「修復萬有」,即萬物修復至太初圓滿狀態的「修復論」 (Apocatastasis),此字曾出現在《使徒行傳》3:21:「天必留祂,等到萬物『修復』的時候」,這是《腓力福音》對婚房教義的解說,當中提及的「男人」、「女人」、「阿當」及「夏娃」,是詮釋靈知神話而非性別問題:

「若女人沒有從男人中分離,
他們就不用死亡。
他們的分離就是死亡之始。
就此,基督來是要去修復在太初所分離的,
使他們從二合為一,
並將生命給予那些在分離中而死亡的,
再結合起來。
然而女人與男人乃在婚房中結合,
那些在婚房裡結合的永不會再分開。
夏娃和阿當之分離正是因為他們並非在婚房中結合。

所有分離的勢必再結合,
一切缺乏的勢必被填滿。
每一位進入婚房的將燃點亮光,
正如晚上舉行的婚禮般,
火光在晚上照耀直至熄滅。
然而婚房的奧祕乃是日夜完美地進行,
是日夜無間的。
但凡成為婚房之子必得著光。
倘若他在世時不能得著光,
他日後在別處亦將無法得著。
得著光的人是不會被看見和被捆綁的,
沒有人能干擾他們。」

失傳了的早期基督教核心神話

要理解上述《腓力福音》的「修復論」,必先釐清原始基督教時期對男人和女人的寓意,以及釋經背後的神話基礎。同屬瓦倫廷派、名為《靈魂的釋義》的經典指,「女人」乃是指太初與父同在的靈魂,是世人先存狀態:

「古賢為靈魂取了女性的名字,
她的屬性的確是女性,
她甚至有著母腹。
當她還是與父同在之時,
她乃是陰陽同體的童貞。
但當她落入軀體來到此世,
她就落入了賊人的手上。」

早期基督教相信,象徵著世人的靈魂在太初離開了父,將自己和能力落入空中掌權者手中,並忘卻自己原來的身份,以此為物質世界產生的因,是陰差陽錯的創造。靈知神話稱此落入下界的靈魂為「下智慧」。

第二世紀教父俄利根稱,此世人先存狀態為「意念」,此「意念」為一嚐自立而離開了至善的神,落入物質界、減卻了神性,本著自由意志的法則,神沒有強迫「意念」重返其中,反之,祂造出了宇宙作為世人和萬物的靈修場所,讓他們在裡面生生世世地磨練和經歷而逐層提昇,最終得以歸復其永恆中,而基督就是作為此修復過程中世人的典範。「男人」就是指「新郎」,是世人先存狀態的屬靈伴侶,亦作被揀選的屬靈族群。在《靈魂的釋義》中,父差遣其首生子新郎降世,引領靈魂返回本源重拾神性,為之「婚房」的完整教義:

「新郎按著父的旨意來到婚房。
此婚禮不是屬世婚禮,
從結合中得著滿足⋯
當他們結合,便成為一體,
故此先知說:『二人成為一體』《創 2:24》。
在女人誤導其兄之先,
他們原在父裡結合。
此婚禮使他重新結合,
靈魂找著她的真愛和真主,
一如經上說:『女人的丈夫是她的主』《創 3:16、林前 11、弗 5:23》。
她逐漸認出了新郎,
再次喜樂並為著之前的孤寡而哀哭。
她重新裝扮自己以取悅新郎待在一起。」

這裡展示了早在原始基督教時代,人們已發展出一套相當有系統及貫徹的靈意釋經法,將《創 2:24》的「二人成為一體」理解為萬有修復至一體的天上婚房,而《弗 5:23》「丈夫是妻子的頭」則寓意為世人找著天上屬靈伴侶得以歸合而喜樂,保羅在寫作書信時乃是在當時盛行的靈知神話基礎上寫成,讀者是已領受奧祕的信徒「長成的人」而非普通信眾,其書信必須靠著特定的「屬靈釋經法」(Pneumatic Exegesis) 方能解讀其原意。

可悲的是兩千年後的今天,有些打著字面釋經至上旗幟的團體,正正就是高舉著此兩經文以打壓同志社群及貶抑女性的地位,完全違背人類文明最基本的普世價值共識,說穿了還不是父權既得利益者,借助聖經文字打壓弱勢以鞏固自身利益的手段。

保羅書信中「歧視女性經文」的神話背景

就《林前 11:12》女性蒙頭的問題,有些人辯解蒙頭是猶太人的規矩,而且猶太人的祭司到神面前頭上要包著裹頭巾《利 8:7-9》,與「男人本不該蒙著頭」《林前 11:7》教導完全相反;那邊廂有人則指蒙頭是當時哥林多一帶地方風俗,但保羅又豈會把外邦人的風俗要教會遵守呢?將女性蒙頭合理化說成純粹是當時的文化差異之說法就此不攻自破。

第二世紀,瓦倫廷徒生提阿多達解釋:女性蒙頭是特地指太初落入物質界的女性智慧,當她重遇從光而來的新郎時,為著基督新郎和眾天使的光芒感到羞愧而披上面紗。

蒙頭的布象徵空中掌權者操控「屬魂信徒」(Psychics) 的權力,「屬魂信徒」是狹義地指教會中未領受奧祕的平信徒,他們就是那太初落入物質界女性的智慧。而已領受奧祕之長成的人「屬靈信徒」(Pneumatics) 則沒有被空中掌權者權力所操控,為之「男人本不該蒙著頭」。接著的「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林前 11:9》是指靈知創世神話中,基督新郎不是源自天上女性智慧,乃是女性智慧自基督宇宙首造主而來。

《林前 14:34-35》規定女性「在會中要閉口不言…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他們若要學甚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保羅在《加 3:19-20》已表明律法是經多位中保(空中掌權者)設立,而非出自一位神,《林前 14:34》的原意是指「屬魂信徒」依然在空中掌權者的律法下被管轄,他們沒有能力如「屬靈信徒」般述說奧祕,這樣「屬魂信徒」必須跟隨「屬靈信徒」的指導方能在主內合一,《弗 5:22》及《西 3:18》中妻子當順服自己丈夫也是相同意思。

11864257173_267d028fef_z

圖片來源:Zolt Levay

修復論的真義——個人及宇宙的終極救贖

修復論的要旨為眾生最終皆得以回到聖婚新房一體中止息,不論是男性、女性、「屬魂信徒」、「屬靈信徒」、天使甚至是空中掌權者,是各人自身覺醒而轉變,而非排他的善惡二元的永生和永刑之分野,更是遠早於因信成義的十架救恩形成。自《阿卡明古本》的《抹大拉瑪利亞福音》清楚解說修復論的法則:

彼得問:「物質世界是什麼?它會永遠存在嗎?」

救主回答說:「自然界、有形相之物及眾生乃相輔相融而存。
一切已構成的勢必要瓦解,萬有按其原來屬性復歸予其本源,
物質世界亦會還原為物質世界之原點。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彼得問救主:「你既已向我們解釋一切的奧秘,請告訴我們,什麼是罪呢?」

救主回答說:「從來沒有罪這回事,只是當你犯姦淫,那就是罪。這是為何那善者的要來到你們,到一切的根源去使萬有歸一。」

當人勾結天上和地上的掌權者,為之「屬靈上犯姦淫」,落入無知和分離中,是阻撓萬有歸一的絆腳石,只有摒棄掌權者的操控從達至修復論的萬有合一。

《腓力福音》繼承了《抹大拉瑪利亞福音》「相輔相融而存」之說,進一步解釋二元對立如何瓦解成為修復論最終的一元狀態:

「光與黑暗、生與死、左與右,都是對方的兄弟。
它們既無法分開,因此善也非善、惡也非惡、生也非生、死也非死。
各者最終將會瓦解歸復至太初本源。
但那些被升至世界之上的則不會瓦解直到永遠。」

「修復論」就是福音書中「迷羊比喻」的真諦,正統教會教父俄利根、尼撒的貴格利、阿歷山大克利門及耶米等均主張此教義。近代基督教中則有浸信會的前身「重洗派」 (Anabaptism) 、「貴格會」 (Quaker) 、 「普救派」 (Univeralism) 及俗稱「摩門教」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持類近「修復論」的救贖觀。

在此以拿戈瑪第古本《授權的教導》就婚房及修復論令人感到欣慰的結局作結束:

「靈魂尋找以致疲累,她學習神的事,她忍受痛苦去尋求,追隨福音至鞋破,並學習深不可測者之事。她發現自己上升至止息者那裡,並與祂同枕,她就在婚房中止息。她享用了渴望已久的盛宴,她吃了不朽的食物,她尋見了那一直在尋找的。她得以在勞碌過後止息,而那照著她的光是永不會落下。願榮耀、權柄和啟示都歸於祂,直到永永遠遠。阿門。」


Share This:
  •  
  • 27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