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見血】陳雅明:沒有話語權的我們,只能從面書開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eat

圖片來源:tortuga767

最近,我留意到黃之鋒等人支持焚燒《基本法》,又提及要關注二O四七年的前途問題,主張公投修憲及公投自決。

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所謂的主張《學苑》在一年多前早已經講過,所謂的行動本土派一早已經做過。為什麼黃之鋒等人講出來好像特別「進步」?

黃之鋒在一個專訪竟然這樣說:

「其實由李卓人到李啟迪,都係等緊中共倒台…大家都係等運到。」黃之鋒苦笑。「但係等係冇意思,你要有個timetable。」

黃之鋒希望大家能將視野放在二O三X年,走到那一步,「香港人點都要透過公投,去決定香港前途。」他相信這一代人,不論認為自己是華人或中國人、左膠或本土,都會同意這一點。

「咁你點為那一次全民投票做好準備,就睇呢十年你做到啲咩。」

繞了一大圈,又回到「深耕細作」、「公民覺醒」的套路去。黃之鋒也覺得自己說得好虛無,「我諗唔到,學生嘅身位仲可以做咩。」個人的抉擇牽動組織,組織的走向取決於大氣候;既將眼界放到至少十五年以後,這一刻很難說要具體地做些什麼。但黃之鋒腦中有模糊的方向。

「先爭取公投修憲,後爭取公投自決。」

你以為黃之鋒有什麼高見,其實只是老調重提,但奇就奇在好像真的是黃之鋒首先提出「公投修憲,公投自決」。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黃之鋒可以大言不慚?因為本土派沒有話語權。政治就是爭奪話語權,沒有話語權什麼也不是。就像我現在寫批評也不會有多少個人知道一樣,不能構成壓力。

本土派沒有資本家支持,遭主流媒體封殺,即使在新媒體中也不見得勝過落後的泛民。數來數去有影響力的只有《熱血時報》、陳雲,加《墳場新聞》。黃之鋒受主流媒體追捧,本身佔了大優勢,再加上個人面書、《破折號》、《立場新聞》、《獨立媒體》全都是支持他的媒體;這些媒體就是黃之鋒的話語權,即使他在老調重提,在這些媒體的修飾下也變成新的了。相反,本土派講什麼也不能傳播到大眾主流,意見講了也等於沒有講。

上面的專訪是《立場新聞》做的,整個專訪看來是李啟迪跟黃之鋒同場進行,而李啟迪看似處於弱勢。我看這專訪時,是十分詫異的,因為黃之鋒所提的主張李啟迪一早在《學苑》、《明報》寫過,我好奇為什麼李啟迪沒有在專訪回應。後來,我問李啟迪,他說其實那訪問不是同場進行的,他受訪先於黃之鋒,之後《立場》轉述他的意見讓黃之鋒回應,所以李啟迪沒有回應黃之鋒的機會,他還說:「最慘係俾人downgrade到同李卓人同一level。」

政治,就是這麼現實,沒有話語權,就會好像李啟迪那樣任人魚肉。我最多好像現在這樣在面書替他抱幾句不平。本土派就是要面對孤立的命運。一開始,這面書,只是我無病呻吟的地方,但現實逼使我知道,沒有資本家支持的本土派只能不斷開拓面書爭奪話語權。沒有話語權,事實就是整個香港政治議程在未來二十年都會被落後的泛民意見騎劫。如果本土派在網絡上的陣地都不能勝過落後的泛民,我也看不到有什麼出路。

沒有話語權的我們,只能從面書開始,支持者請幫忙推廣開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