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醒下啦黃屍豬》獨立歌手Deborah——金鐘不能承受的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homm

與雨傘革命有關的歌曲,通常是溫情、正面而美好。近日卻有一首名為《醒下啦黃屍豬,革命不是呃like》的歌曲在網絡上廣傳。這首由獨立歌手Deborah創作的歌曲,卻是嬉笑怒罵,大力鞭韃民主派、「黃絲」、「金鐘」,充滿同類創作所缺乏的火藥味和批判力度。

陳淑莊:要預備比差佬拉

Deborah作曲已經有四年,但是正式編曲、製作的歌曲還是這首《醒下啦黃屍豬》。Deborah接受《本土新聞》訪問時表示,自己也參加過去年的雨傘革命,在過程中目睹不少荒謬的事情,因而製作此曲歌曲。

Deborah表示自己有參與佔領金鐘的公民廣場:「當時覺得香港人終於攞返個主導權,但九二七夜晚坐金鐘,陳淑莊係咁嗌咪叫我地預備比差佬拉,我已經好困惑,唔明點解前一晚咁主動,但第二晚成幾萬人,氣勢同做既野都不及前一晚,好似要比差佬撳住打咁,跟住(戴耀廷)一嗌佔中開始,幾多人即走,覺得陳淑莊呢班人唔知想點,之後就開始知『左膠』呢樣嘢。」

um1

當日戴耀庭在半夜宣佈「佔中開始」之後,有不少學生感到失望、感到被騎劫,決定離開。當晚Deborah亦在場:

「九二八開始,頭頭都係喺金鐘,有一日我坐正職公盟對面,班人不停癲左咁嗌,不停嗌「梁振英,下台」(仲要帶住亢奮心態),卻已經不再行動。當時我覺得好燥,之後就同朋友寫紙皮,叫人提防職公盟係『左膠』,但發現好多人唔知咩係『左膠』,走黎問我地咩叫『左膠』。

之後郭紹傑出現同我講,話佢係維持秩序,叫我唔好亂搞事,大家和平共處。之後金鐘開始膠膠地,我唔想去,而旺角有黑社會打人,我唔敢去,所以有短暫時間留守銅鑼灣。」

umb2

從金鐘到旺角

隨著形勢發展,旺角不受金鐘泛民主派和「雙學」的號令,漸漸發展成無人可以全盤控制的局面。Deborah在後期對金鐘失望,便「轉場」去旺角:

「等到終於有朋友一齊去旺角,發覺旺角同金鐘超唔同,抗爭意識極高,就開始留係旺角。旺角第一次清十字路口,我下晝留左喺旺角,坐坐下突然有個人好惡咁叫我同其他人行開,話要起帳篷,當時有個男人同果條友理論,點解要我地要比位佢,但條友同個男人鬧左幾句,我地最後都讓左比佢……嗰時以為急救站,之後先發現原來係人力個帳篷。」

左翼社運人曾經帶著疑似是學聯「自治八樓」借出的乒乓波檯和麻雀檯,甚至有人打算在彌敦道打邊爐。Deborah說:「當時我叫佢收枱,佢地叫我地同佢『討論』點解唔打得乒乓波,跟全佢地收張枱,都收左個半鐘。 」

佔領後期,有示威者嘗試衝擊立法會,但無人支授而失敗。本報總編輯亦在採訪時無辜被捕。Deborah在翌日去到金鐘「想聽下班『村民』有咩意見」,她說:

「有個女仔話,衝擊班人打爛運動嘅牌坊,話班人係鬼,話我地係發脾氣,要發洩要打爛玻璃就去廁所,唔好搞到個運動。仲話要多謝張超雄議員訓身幫手。

然後我朋友想同班村民理論,成班村民圍住我地兩個,又話我地唔聽人講,又話我地誤解 個女仔講野,又輪住圍攻我地。」

最後Deborah和她的朋友只能無奈離開。

金鐘的臨別派對

佔領臨別秋波之時,Deborah又不信邪,還是去了金鐘:「清場前五日,我又係落左金鐘聽村民講野,佢地已經完全放棄狀態,有個姨姨話竟然清場,前一晚就要來一個farewell party,要笑住咁走。有一個叔叔話經過最尾龍和一役,覺得勇武行動冇效,所以就算清場前再升級,都應該好似三子咁,坐喺度比人拉……清場前最後一晚,我大概十二點幾到金鐘,留到兩點幾,但仲見到好多人——係好耐冇見過咁多人。」

party

「當時我企左上中信橋,見到既係一條長龍排拎黃皮絲帶,見到有人打邊爐,見到一大班人戴住頭盔、瘋狂自拍,見到有堆人玩拋高高,場內係不停有歡呼同笑聲,真係好似開嘉年華。」

Deb看香蕉奶

既然同樣是獨立音樂人,Deborah聽過香蕉奶嗎?她怎麼看香蕉奶?

Deborah也說得很不遮掩:「老實講,我係唔鍾意香蕉奶嘅,無論音樂埋政治層面上都係。政治好明顯佢就係一大舊『膠』。音樂層面,方面我係覺得佢結他技巧實在好『基本』,甚至出街搵一兩個識彈結他嘅,都可能同佢咁上下,一兩首歌都可以接受,但係當每一首都係一式一樣,同埋要出碟,又或者收五千唱半小時,就難以服眾啦……口味呢樣野當然見仁見智。只能夠講,我個人唔會集資比佢。」

香蕉奶經常提到「夢想」,Deborah認為「夢想」現在被說得太廉價。「唔係有夢就大哂,要努力去實踐,盡力去進步,但so far我喺佢身上見唔到呢樣野。」

火紅批判 或者溫和黃絲

Deborah的歌和言談,在主流社會應該算是相當「激進」,她會不會感到自己是少數、沒有同伴?「之前一齊出黎佔領嘅,都係本土立場……但都只限於呢一堆。其他朋友大部份,唔係行動派,即使唔滿意香港政府,都只有呻,冇乜點樣出過黎,甚至認命,即使出黎,都只係九二八後出左兩三日。」

「有唔太熟嘅朋友,正正係我形容嘅黃絲,會係我facebook post度同我理論,會擁護學聯、香蕉奶、大愛、唔好分化,會問我當時喺邊,會同我講唔好搞喊細路……」

Deborah這首批判「黃絲」的歌曲,到現時為止,click view有二萬七千多,與那些有主流歌星加持的「民運歌曲」,似乎不算甚麼。不過在普遍「軟性」、「離地」、崇尚「行為藝術式」抗爭的音樂界,是萬綠叢中、是金鐘不能承受的異樣的紅。

Deborah的Youtube頻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