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話】梁錦祥:推介印度電影「我要真⋯審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urt

眾所周知,印度是電影大國,論製作數量和觀眾數量,Bollywood絕不輸給Hollywood。不過,由於文化原因,印度電影在香港上畫並不多。反過來說,「唔係猛龍唔過江」,能在香港公映的印度電影,水平之佳有目共睹,否則發行公司不會冒險引入,幾年前的《作死不離三兄弟》及其他幾部印度電影正是例子。

img.php

年僅二十七歲的印度新銳導演柴坦亞.塔哈尼(Chaitanya Tamhane),其處女作(長篇劇情片)——「我要真⋯審訊」(Court)亦是一部佳作,值得捧場,但事先聲明,觀眾需有一點耐性,因為此片雖有一點歌曲,但並無舞蹈,和香港一般觀眾預期的印度電影頗有出入,再者,導演的寫實風格,觀眾需要稍稍付出一點時間,才能投入劇情和角色的處境。

這部電影好在哪裏?誇張點地形容,它是印度版的卡夫卡《審判》。從表現手法而說,我姑且稱之為「荒謬寫實主義」。

說它「寫實」,原因是這類案件,在當地恐怕是無日無之;説它「荒謬」,是因為主角的遭遇是難以理喩的荒誕。

劇情是:一位街頭民歌藝人(亦是激進派,曾被指參與「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一天突然被捕,罪名是因為他唱過的歌,令到一名水渠工人自殺身亡。讀者可能已猜到,他的民歌沒有教唆他人自殺,甚至那位工人是因工傷死亡,也許沒有聽過他的歌,而為這位無辜被捕的民歌手奔波數載的人權律師最後也感到心勞力竭……

可以設想,這類題材落入荷里活導演(或者近年的韓國「逆權⋯」系列),表現手法必然相當戲劇化:主角一定是由於政治原因被檢控、其代表律師一定正義化身、法庭戲那部份一定「好爆」…

Court_Still_6b_1433819418

這位年靑導演令人刮目相看之處是,以上這些「陳腔濫調」他全部棄用。電影初段令我精神為之一振的是主角被捕的那塲,全程以遠鏡拍攝,視點抽離,就正如一位旁觀者看著一件差不多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

事實上,整部電影都是以中、遠鏡為主,連近鏡頭描寫主角悲慘遭遇都沒有。當然導演也不會要求演員聲嘶力竭的演出去博取廉價同情。

在片中,沒有人是完美的,主角不是,人權律師也不是;「反派角色」的檢控官也是不是壞蛋,她放工之後只是一個忙於煮飯的家庭主婦,她之所以要「煮死」主角,並非出於政治理由,而是因為希望法庭的「行政效率」可以高一點。至於法官,也不是好與壞的分別,只是缺乏一點同情心。

如果要找出戲內的「奸角」,倒不如說是那個無形的審判制度和官僚主義。在這個制度內,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末段那塲法庭放長假,人員執搭文件放工,然後熄燈的空鏡頭,我想應是導演的寓意。

至於影片涉及的印度種姓制度及語言問題,我不熟悉,故不能評論,但我自己去年底的經驗,或多或少是令我能投入觀看的主要原因罷。我又設想,可能一些近期因為參與示威和街頭抗爭而被捕、檢控的朋友,對這部電影又會有番感受。

至於其他人是否會「對號入座」,從電影聯想到本地近年的情況,我想只要看一看電影的中文譯名便心領神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