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希債危機新解構——債主IMF包藏禍心 債仔希臘左右互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Scott Kinmartin

隨着歐元區18國財長周末於布魯塞爾開會,一致拒絕希臘要求延長救助計劃至7月5日之後,市場一般相信希臘債務違約在劫難逃。

作為歐元區成員之一的希臘,其債務違約對歐洲甚或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無疑是影響深遠,可衍生的蝴蝶效應錯綜複雜,值得子飛在此長篇大論。

首先,雖說債務違約的表面意義是,希臘既然沒法在6月底前償還約16億歐元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是徹頭徹尾的信用破產,但卻非代表希臘這個國家已破產; 違約也許可造成希臘被迫脫離歐元區,卻非是脫離整個毆盟區。

所以,有別於一般相信,希臘對於「以改革換資金援助」的建議是別無選擇,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卻出奇不意宣布,該國將於7月5日舉行全民公投,表決是不是接納該份國際債權人建議;

一般忽略的是,希臘不單有民主,而且還是世界所有民主制度的發源地!而民主老祖宗希臘心知肚明的是,民主的強項之一是輿論。所以齊普拉斯可以理直氣壯指出:「面對一份侮辱希臘人的建議,國民要以最民主的方式作出回應!」

須知,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za自從贏得大選後,從來沒有隱瞞其反對債權人強加於希臘的所謂緊縮政策;然而,以IMF為主的債權人卻以希臘人是好食懶非,所以不得不要其量入為出(節流)、痛定思痛做好本份(開源),否則就要施壓力予德國,等佢哋迫希臘無得留低歐元區!

IMF忽略了的是,節流以外的經濟開源,對於歐洲來說,就是靠出口帶動經濟復甦;而歐央行早前一直推行的寬鬆貨幣政策,甚或近日的QE,雖說的確令歐元兌美元大大貶值,且開始惠及出口;不過,整體出口改善下,最得益的還是德國、法國及意大利,連西班牙及葡萄牙等也不見得有SO,可況是希臘?

而經濟以外的困局,尤其是南歐,除了失業率高企令老百姓生活得苦不堪言外,中東和北非沒完沒了的亂局,亦帶給歐洲非法湧入的龐大難民潮;以及防不勝防的恐怖襲擊;如此一來,要過去3年來GDP已委縮了25%的希臘靠緊縮來華麗轉身,本身就是不切實際的設想!

誠然,有人認為,希臘脫離歐元區充其量只會令該區的GDP縮小3%左右,根本是棄不足惜;但擔心希臘因「脫歐」而造成類似美國雷曼兄弟公司倒閉的骨牌效應卻大有人在,故此其去或留在歐元區與否的意義眾說紛紜、各有各睇!

例如近日忽然對希臘立場搖擺不定的IMF。不排除是居心叵測,別有用心!

IMF近日對希臘提出的新方案說三道四、使出渾身解數來諸般為難,明顯是有別於三年前,其信誓旦旦要防止希臘脫歐的言行;物轉星移,怕者為的是,老美操縱的IMF想借留難希臘來一個引蛇出洞:睇吓俄羅斯會點反應?

子飛的國際政治專家老友老鄭認為,歐洲各國的極端派,不約而同都對俄羅斯和普京有好感,但不少卻仇恨美國;希臘尤甚。希臘傳統親俄羅斯,尤其是極左派。「希臘極左黨派Syriza贏得大選上台之後,第一個見的外賓,是俄羅斯大使。」老鄭娓娓道來。

顯而易見的是,希臘一脫出歐元區,反正仍是歐盟成員,定會反對制裁俄羅斯;

而由於老美戰略上是要維系全面制裁俄羅斯陣線,就不想看到希臘不顧後果地將老美的如意算盤一舉打破。講到底,老友老鄭認為,如果希臘一發難,其他幾個東歐國家,比如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等一跟,美國就頭痕了。

說到底,歐盟目前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原本將於今年7月到期;即係話,7月以前,希臘的老盟友俄羅斯潮州音樂(自己顧自己)都未掂,想伸手搞局都係得個「恨」字!

但一旦希臘脫離歐元區,卻仍留在歐盟的話,說不定就可以置之死地而後生、索性把自身貨幣復活,靠大幅貶值來刺激希臘旅游業,分分鐘可以死馬當活馬醫?

雖說是否從此脫離資不抵債之破產不歸路,言之尚早,但起碼可對俄羅斯投懷送抱,親美的IMF能不投鼠忌器?故才趁刁難希臘新方案來個投石問路?
也就是說,希臘脫歐與否,可能仍會因為IMF最終放佢一馬(或俄羅斯忽然義助)而苟延殘喘下去,但經此撕裂下,歐元及歐元區這概念,是否仍可安然無恙、永久長存,則誰也說不準!

夠複雜吧?

未算!公投後,子飛仍要繼續對IMF及希臘聽其言、觀其行,方知何時可在港市撈底。中國周末落實減存、減息都係咁話!

希臘債務違約對歐洲甚或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無疑是影響深遠,可衍生的蝴蝶效應錯綜複雜。

(宇子飛: 資深財經傳媒人,有獨樹一幟的思維,擅長圖表技術的實踐,現時為全職炒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