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陳斑:沒有辱華,只有反中——從安東尼奧尼到哥斯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yuwa

前幾日,我在面書見到一則由《明報》於六月十五日報道的新聞,標題為《列市貨車反華字句招搖過市,市議員麥樂田促騎警跟進」》。據報講,有一華人看到一架小貨車上,印有幾行辱華語句,這輛貨車上以英文寫著:「向中國垃圾說不,他們為了利益毒害自己的人民,你覺得他們會關心我們?我們應該保護自己及我們的經濟。如果你看到這些感到被冒犯,那你就不應該在這個國家。」更有網民揚言要「人肉搜索」云云。

unnamed

平心而論,讀了這則新聞,我就沒有被冒犯的感覺。因為車主句首就開宗明義說,Say no to china crap。但因為惹起頗多心繫中國的華人憤怒,由此而起,筆者想探討一下,究竟在技術上,怎樣才算是「辱華」?還是因為「反中」,刺中廣大旅居於楓葉國的龍子鳳孫愛恨交纏之痛處?

在文明的外套和法律規則下,只有蠢到有如蝗蟲般的人,才會明刀明槍的辱華辱黑,例如早前澳洲某華人開設的咖啡店店東,竟敢對黑人應徵者稱:由於膚色原因,敝寶號係不會聘用非洲裔。因此,我想探討一下,辱華與反中的差別。

批判不是羞辱,玻璃造的民族尊嚴

講到辱華,就不能不提意大利左派導演安東尼奧尼,於一九七二年所拍攝的紀錄片——「中國」。雖然我認為此套電影只不過用了點影襯對比技巧,用鏡頭稍稍帶點諷刺意味的批判極權中共而矣,不過,既然當年中共曾稱安東尼奧尼為「反華小丑」,又指電影「是對中國人民的倡狂挑釁」,所以,我們不妨以此電影的拍攝及剪接技巧為尺,用來量度何謂辱華。

這套紀錄片有兩幕十分出名,其一就南京長江大橋,當年此橋乃是中共的社會主義優越性象徵,亦即係話,中共視之為見得下人,吾會失禮之家檔也!但係安導演怎樣處理呢?先用一個長鏡頭,把大橋宏大形象展現係觀眾眼前,接著,逐漸把鏡頭慢慢拉近,直到見到大橋上,只有疏疏落落的幾個平民百姓在步行,跟著又拍攝橋樑下的建築結構,鋼鐵彷如注滿力量的巨人鐵臂,相互伸展交纏,在視覺上,呈現了一幕典型的社會主義常常見到鋼鐵意志及力量感覺。

unnamed-1

之後筆鋒一轉,下一個鏡頭則是一大批小市民用人力拉貨,每個人都目光呆滯地一步一腳印,出盡死力向前傾,莫講話用汽車,就連動物運力也缺乏之下,才會使用人力。導演就用剪接方法,平實鋪排出來,其中兩者的反差,箇中留白的地方,就留待觀眾的情感注入。

另一幕具有象徵意義的,就是紀錄了港口交通情況這一幕。在導演鏡頭底下,觀眾見到遠景的是萬噸的遠洋輪船,而近景的則是環保輕舟,亦即係以風力和人力作動力的小帆船,調侃講句,可以話係體現勞動力的天人合一。透過遠洋輪作為背景,襯托出主體——小帆船這種十九世紀運輸工具,接著,導演再來一個近鏡特冩,白描了當時勞動階級的日常工作。

unnamed-2

如果大家都認同安東尼奧尼這種電影語言(至少當年中共是這様理解),那麼我們接著看歌斯拉,再用同樣思考脈絡,來解釋電影畫面上的符號,就不難梳理出反中才是現今的主旋律!

中國人——不單止站起來,還飛起來!

誠然,《哥斯拉2014》絕對係一套以娛樂大眾為主軸的電影,亦看到導演怎樣計算每個刺激位,不過,娛樂片是否就一定是純粹的娛樂呢?其實,有才華的導演,總是會有自己的說話,透過鏡頭交待出來,請大家看看導演,加域愛德華(Gareth Edwards)怎樣處理「怪獸片」。第一鏡先交待兩隻怪獸在三藩市唐人埠重聚,之後把鏡頭向後慢慢拉開,而呈入觀眾眼簾的;遠景是兩隻怪獸,近景就係一座中式牌坊,而牌坊頂有兩隻龍作為裝飾,接著,鏡頭慢慢移向那兩隻龍,最後鏡頭被濃煙罩著,鏡頭淡出。

unnamed-3

哥斯拉(2014)

首先,Dragon,係西方眼中從來都不是甚麼好嘢。如果順著安東尼奧尼拍攝港口交通情況那一幕作為一個座標,那末,這組鏡頭已經非常露骨地把兩隻怪獸比喻為來自中國。除此之外,我們還可看到兩件符號,分別係在灰朦背景下的大紅燈籠,和一塊用殘體字寫著田雞粥的招牌。因此,電影上映時,不但不見有大陸憤青叫囂,反而他們認為此片加入了一點點中國元素而感自豪⋯⋯有時候,幸福係要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就名叫思辯。

筆者估計,由於導演覺得這個暗喻,還有玩下去的空間,所以不妨食盡啲,繼續係牌坊這位置作更多的「表白」!男主角(美國士兵)透過車窗看到牌坊,(車窗縮窄了銀幕,令焦點更易突顯)接著濃煙慢慢散去,若隱若現見到怪獸由左邊入鏡,而怪獸姿態,則與牌坊上那兩隻龍處於水平狀態,接著,怪獸係三藩市唐人街產卵,更是神來之筆。千呼萬喚,日本神獸歌斯拉出場,鏡頭一轉,先給男主角一個近鏡特寫,跟著來個美日聯手夾擊怪獸。

unnamed-4
文首提到,歉有顆中國心的中國人的所謂辱華句子,其中有句這樣寫道「我們應該保護自己及我們的經濟。」恐華之情有之,辱華就全談不上吧!奈何,現生活在自由民主之邦的中國人,硬係要偷換概念,以偏概全地把反中綑綁在辱華之上,今時今日的中國,係西方眼中,已經不是被嘲笑的弱者!反而荷里活更賦予其為一個具侵略力量的強者形象,沒有人會輕視、諷刺、嘲弄一個入侵者,面對強敵侵略和滲透,只有奮力反擊。

在強國人、大中華眼中,你可以稱西方以他們的價值觀來妖魔化中國,但就絕對不是辱華,在西方價值體系而言,套用一句匪言,就是以電影作為「文宣」,提醒一下生活於自由世界的大眾,危機一直四伏,居安思危,不要開門揖盜,引狼入室的後果就是引頸就戮。

後記:今日上綱搜尋得知,此貨車車主及其妻子,皆為華裔,實為華裔之光,與有榮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