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六四的台、港本土省思——中國先解體,支那有民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支聯會及華人民主書院一如既往的分別在港、台舉辦支持「建設民主中國」及「平反六四」的活動。可是近年華人民主書院及支聯會備受質疑,一方面,華人民主書院校長陶君行月前出言以歧視方式侮辱前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但被強烈批評下最後也不了了之,繼續當其校長;另方面,港大一項民調指出,港人對支聯會評分為四十四點六分,是一九九二年來新低。受訪者認為應解散支聯會的比率驟增百分之八,到達了百分之廿六。

支聯會的愛國主義被唾棄

有評論會認為支聯會的問題是形象老化,但其實更重要的是其思想陳舊及鼓勵愛中國。大家的確不理解為何那麼多年,都是同一批人在掠奪「道德」光環及捐款,到底他們除了辦六四嘉年華外還做了些什麼?

另一些質疑則認為支聯會催生了曾經是最大反對黨的民主黨,及後來分裂出來的不少泛民,但同一批人二十多年來在爭取香港民主過程中,唯唯諾諾,民主黨甚至出賣港人,一再跟中共妥協,根本就不能再相信他們。

不過,歸根究底,最重要的因素是,香港人的自我認同不斷強化,更多人認同香港人身份及香港民主優先,支聯會的愛國訴求就慢慢被唾棄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該份民調顯示支持「平反六四」的被訪者有百分之五十二,是近五年的新低;百分之廿四認為香港人沒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是近五次同類調查中最高。

面對日益高昇的反中情緒,身兼立法會議員的支聯會剛卸任的李卓人近日指出,香港人不應有大香港主義,並有責任支援「內地」民主運動。問題是,在一九八九年六四被打壓下來後,中共積極使中國經濟起飛,中國人大多只向錢看,亦已經沒有在搞什麼民主運動,中產階層能移民就移民,貪腐更為結構化,政經資源完全掌握在黨的菁英手中,「民主中國」似乎遙遙無期。

香港民主都自顧不下,港人應該集中精力去爭取香港民主,而非圖獲支聯會晚會給予的道德慰藉及一己心安。

圖:維園中的「夕陽世代」

針對香港眾多學生團體杯葛在香港的六四集會,王丹撮文希望大家即使切割中國,也不要切割六四;這種想法出自當年「反貪腐、要民主」的學運領袖,實在令人費解,原因是大家根本沒有切割,批評的重點反而正是由於六四與中國甚至中共是不能切割的。一直以來,「平反六四」不只是認同中國,更是在某種意義上認同中共政權。

值得回憶的是,當年香港百萬人大遊行中高喊「李鵬下台」背後的期待﹐便是趙紫陽能在政治鬥爭中獲得鄧小平支持而勝出,願意進行政治改革。

這種期待明君的奴才心態仍然是目前「平反六四」的真正底藴,誰料當年正是那位認定不惜殺二十萬人來穩住專制政權的鄧小平,最終拍板下令屠城。

中共瓦解及中國解體後的民主想像

「平反六四」當然不意味「中國」民主化,但從歷史中看到,在中共專政下這兩項「理想」都不可能達到。部分冥頑不靈的支聯會及民主回歸論者仍然不斷重申,中國沒有民主,香港就沒有民主;中國有民主,香港才可能有民主。

部分本土派正確地提出反駁,香港若沒有民主,中國更不可能有民主。另外更進取的本土立場是根本不需理會中國有沒有民主,香港人要不惜代價在香港爭取到自己的民主,否決港共政改方案,以上的思維或多或少反映在本土派今年六四在香港十八區的「重新定位、立足本土」、「自己香港自己救」的行動中。

值得思考的是,大家先假設中國不會出現武力革命,但也不可能只期待中共體制內的改革,就能促成民主化,除非這種政治改革會促進中國裂解,先由東突厥(新疆)、圖博(西藏)、台灣、香港、內蒙古、原滿洲地區奪回該有的獨立自決權,繼而在促成中共變相倒台後﹐就會有可能令原來在孫中山筆下的「支那」各大地區(如蜀、滬、粵、閩等等)實現民主獨立。

若這真的出現,一百多年前才建構出來的「中國」就不再存在,將會成為歷史,而虛構的「中華民族」會被國族共存所取代,最終支那土地上各國可以跟東突厥、圖博、台灣、香港、內外合併後的蒙古、原滿洲地區建立的國家以至日、韓共同組成「東亞聯盟」,促進國與國之間的區域國際和平,以上是台、港本土派接下來可以省思六四之方向。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及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發起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