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文心:新沙士殺到,是否買樓時機?


十二年前香港爆發沙士,樓市急跌。幾年後,不少人發覺走寶沒有買樓,於是很多人都說如果香港再發生類似沙士事件,一定會趁低吸納做業主。現在新沙士來了,你夠膽買樓嗎?

圖片來源:Nicola Romagna

二零零三年香港出現世紀疫症沙士,本港住宅樓價在這年首八個月下挫一成二,連同一九九七年開始的跌浪,累積總跌幅接近七成。沙士時期樓市出現很多負資產業主,甚至有人因此自尋短見,可知樓市暴跌的殺傷力是何等厲害。

但在二零零三年八月樓市終於跌到見底,然後觸底反彈,展開升浪。即使在二零零八年發生金融海嘯,香港樓市只是呆滯一段短時間,不久又進入大升市。

在金融海嘯之後,不少人回首一看,發覺這十二年樓市的累積升幅甚大,而且可以解決居住問題,不必再捱貴租。如果自己當年已經有住屋,增購的住屋可以出租及用作投資,收益非淺,跑贏不少投資工具。當比較過之後,很多人會發現原來住宅樓甚有投資價值,更可應付貴租,所以,愈來愈多人感到自己錯失良機。如果在沙士時期買了住宅物業,資產增值的回報非同小可,賺錢兼賺住。

因此,愈來愈多人希望本港再次發生類似沙士的大疫症,為他們締造一個趁低吸納的機會,期望能夠利用置業達到投資兼居住的一舉兩得目標。現在,機會來了,南韓、中國內地及香港都發生新沙士疫症,而且具傳染性,更有人病死了。而且這個新疫症已經開始引起全球恐慌,如果再擴散下去,本港樓市以至股市受到衝擊並非無可能。

如果新沙士的殺傷力好像十二年前的沙士,樓市有機會下跌,但會否像二零零三年首八個月時間樓價下跌一成二?就要視乎今次新沙士的威力是大是小了。但小妹估計,因有沙士在前,港人見過沙士的威力,所以,對疫症的衝擊有心理準備,而且更有些人想趁低吸納,因此,相信樓市的跌幅不會在八個月內大跌一成二那麼多。

假如想趁低吸納買樓的市民,最好見到樓價回落到自己覺得適合的水平便要主動出擊入市買樓,否則跌幅去到百分之五至六可能已經行人止步,就不再下跌。企圖以超低價執死雞的買家,有可能無法如願買得心頭好。

當然,如果新沙士的殺傷力強勁過當年沙士,樓市自必會跌得更深,想衡量疫症的威力,最簡單的看法就是死得人多與否。如果好像當年沙士死近三百人,買家出手低一些是可以的,但死得人少的話,買價就應作某程度的提高,免得置業夢又再落空。

而且現在香港經濟及失業率遠比十二年前好得多,很多港人都有購買力,所以,除非新沙士真的死得人多,否則樓市的調整幅度小於當年的沙士時期,是絕對有可能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