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世界文壇黑白焦——習近平的中國夢成歐美書商追逐的對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hinadream

五月底,中共是美國紐約曼克頓書展(BookExpo America)的主賓國,正如以往的法蘭克福、倫敦的國際性書展一樣,中共絕不放過類似機會,派去龐大的出版商團隊(共五百人之眾,包括廿六名作家代表),出盡鋒頭。這一次,跟以前一樣,不幸仍給人一個虛有其表的感覺,而正是這一次,所謂大陸頂級作家,如蘇童,阿憶,畢飛宇等,舉行簽名會,免費送書,竟然無人問津。門堪羅雀這個景象,已成為一個令人難忘的笑話。

同一天的晚上,在紐約公共圖書馆(New York Public Library)的會場門外,由美國筆會作家帶頭,示威抗議中共壓制言論與學術自由。隊伍中,有佛蘭辛(Jonathan Franzen,其《自由》一書,震驚文壇)、保羅.奥斯特(Paul Auster,他的城市三部曲,既暢銷,又具文學性,十分難得)、普露絲(Francine Prose,著作甚豐,短篇長篇小說及評論,件件皆能)和荷姆絲(A.M.Homes,才女一名,十九歲便揚名,她的短篇結構,往往奇峰突出)等,當然少不了在美國出生華裔作家哈金和郭小橹,還加上曾頗受歡迎卻被禁制的大陸名作家慕容雪村,他們分別朗讀仍在獄中的作家的作品,如藏族詩人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劉霞及其丈夫劉曉波等。

中共從來只是搞商業活動,並非推廣文化。沒錯,圖書產業近年來迅速發展成了一盤價值八十億美元的生意,其規模僅次於美國,但,又如何?極權社會,拑制自由思想,結果證明正義自在人心,鈔票無法說服具有良知的知識分子(中共在世界各地狂建孔子學院,到頭來是徹底的失敗,就是明證)。

說句公道話,中共引進外國現代文學作品,年來不遺餘力,稍為流行或得獎的,都搶著購買版權,大量翻譯,如二O一三年,便購買了一萬六千本的圖書版權,其中五千五百本來自美國,確是宗大生意。到底是那些人購買這些譯本書籍,又是那些人閱讀呢?這真是一個謎。

中共政權對書本審查制度之嚴,人所共知的,所以,書中內容一旦對極權主義的批評,是否照譯無誤呢?肯定不會,最可笑的是,譯者序往往突然插入一些與內容無關,卻似向有關單位交代的奉承文字,令讀者啼笑皆非。為了做生意,原著出版商對這個情況,根本就視而不見,正如小說的電影版權完成交易後,拍出來的東西,面目全非,也不理會也。反而,原作者本身,發覺自己的作品,經翻譯後刪改,表示極度憤怒,時有所聞。

今次美國書展,期間舉辦的活動當然許多,但最受注意的,不是與文化直接有關的聚會,而是座無虛席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研討會。習近平大力宣傳自己的「中國夢」,其實,在另一邊廂,外國的生意人,對中共的態度,一直都處於沉迷中國夢的狀態中,有利可圖,那去考慮商品的下場如何呢。看來,習近平心中國夢能否達成,還是未知數,但,成為歐美書商追逐的中國夢,是肯定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