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辦「城邦高峰會」倡永續《基本法》


「香港復興會」於周一晚(十五日)舉行「香港城邦高峰會」討論《基本法》及香港主權續存問題,講者為復興會主席陳雲及客席講者獨立評論員王岸然。現場有過百民眾付費入場參與。

陳雲在開首表示,超過二十年以來,香港的主權無法清楚界定,因此希望透過一班「自由人」的互相討論,來將香港一直以來被「掃入檯底」的問題講清楚。陳雲說,香港長遠來說是要釐清權界,與中國在長期的矛盾中建立本土人的主權權力感,以及跟中國的互信(縱然不是舒服的)。

陳雲最後表示,爭取《基本法》永續,一來是自保,也是幫中共立定「遺囑」,因為中國一旦陷入大亂,有限期的《基本法》很容易被擊破,訂立《基本法》的前途才可以維繫香港,甚至香港與將來的中國政權的穩定關係。

陳雲認為,一部憲法不應設有期限。

一部憲法不應設有限期

陳雲認為《基本法》是一部矛盾的法律。前半部份和後半部份並不協調。前半部份是講香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是一國的,但後半部份卻寫清香港的獨立地位、中國全國性法律無法實施等等。

陳雲表示,如果中國和香港有默契的話,這部矛盾的憲法不成問題。 陳雲稱,最終的問題是,雖然香港的對外行為已經等於一個國家,但香港人本身並非中國國民,僅屬「永久居民」。中國和香港的權力在此地未曾辯論清楚,所以無法產生互信和默契。中共在香港也沒有根基,對香港亦不會有信心保障其利益。

陳雲表示,理論上《基本法》的限期到二O四七,但一部憲法不應設有限期。一部憲法一旦有限期,各方勢力就會上下其手,整個地方失去政治秩序、官員無所作為、政治團體(不論是親共與否)勾結財閥、外國,中共也因為恐懼而將自己的制度和人員複製到香港。但中共培養的「建制」,也會山高皇帝遠而跟香港「勾結」,有自己的利益議程,同樣不被中共完全信任,所以最終所有人都要面對二O四七年是否續存《基本法》的問題。

陳雲認為,《基本法》的限期和主權問題清楚了,中共就能與香港在長期矛盾中培養出「唔係好舒服」的互信。他補充,香港也需要中共去幫港人「管住中國人」。

人民主權構成香港主權

嘉賓講者王岸然則從香港民主派的崛起開始講起。他說:「八十年代香港人對自己及香港的命運是不關心的,沒有意識的。」民主派開始的時候,都只是壓力團體,例如爭取公屋權益、社工、地方利益的團體。

六七暴動之後,香港人開始有本土意識。在暴動後,英國開始了整個七十年代的福利制度,一班壓力團力也跑出來,但他們是不爭取民主的。當時他們是反對「回歸」的,反而愛國、反殖和支持回歸的是泛民主派,之後泛民也跟中共關係親密,直至六四。

王岸然表示,當年《基本法》「特首以選舉產生,由中央任命(for appointment)」的規定,是「呃」英國人的。因為英國在政治慣例上,英女皇在政治上都是同意和簽署的,因此英方同意香港這個與其相似的政治安排。而中共骨子裡卻非如此,事實上也有中方人士表示,特首產生之後可以不任命。

「我都俾『民主中國』呃左廿年」

王岸然認為,香港自英國殖民時期一直繼承下來的東西,例如發鈔權、外交權、終審權、不用愛國(而中國憲法則有規定),而唯一的責任只是「守法」和交稅等等慣例……不管中方如何稱呼,王岸然認為這就是主權。他認為這些「俾左落黎」的主權,不要隨便扔掉,也不要燒掉。

王岸然認為,人民是主權的基礎,他認為香港的主權建基於人民主權。他說自己和劉夢熊曾經筆戰,辯論「還政於中」還是「還政於民」。王岸然認為是「還政於民」。王岸然認為香港人先有實行出自己的一部份主權,在邏輯上起碼是講得通的。

他又笑說,「中國沒民主,香港沒民主」,自己被都騙了三十年。但他現在認為,香港只要做好自己,其實對華人世界已經是貢獻。

城邦自由人的市民集會

陳雲在活動完結時表示,雖然主流媒體不報道本土人的政治討論,但當香港的意見領袖集體推動,就會令主流媒體不得不報道。他又指,這種形式的高峰會,是回到原始的市民集會。在先進傳播技術以外,以人傳人的方式重新將香港的主權與歸宿問題帶到檯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