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壇黑白焦】崑南:殘雪一天內打進美國文壇兩度大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我記得,當莫言獲得諾獎後,我的反應是「有無搞錯」。旁邊朋友問何解。我的回答也很簡單,比莫言寫得好的大陸作家還有好幾個。對方再問,那麼,最標青的那一位。我毫不猶疑地說:殘雪。

can

圖片來源:Andy Arthur

她的作品百分百是我杯茶,不單是很卡夫卡那種(殘雪本人也寫過卡夫卡評論集),而是令我想起另一位英國女作家Angela Carter, 其作品是超幻的,直挖內心,更深層次的境界。殘雪的,同樣是遠離現實世界,在精神層面上與讀者對話。殘雪不只寫小說,還寫評論,據說,她將會寫哲學著作。她已六十歲了,創作力一樣驚人,還有兩部長篇快要出版。

爲何突然要談起殘雪?筆耕三十多年的她,終於走出大陸了。今年五月廿七日這一天,是她生命上十分值得驕傲的一天,就是這一天內,她憑《最後的情人》獲美国最佳翻譯圖書獎小說獎(Best Translated Book Award ),以及入圍二O一六年度,素有美國諾獎之稱的纽斯塔特國際文學獎 (Neustadt International Prize,共有九名來自各地的作家入選,結果十月間公佈)。起碼,在英語世界的文壇,她的名字與作品開始被認同了。

纽斯塔特國際文學獎的入圍名單上,其他八名作家,分別來自美國、蘇格蘭(兩名)、加拿大、墨西哥、荷蘭、巴勒斯坦。女作家佔七名之多,是歷屆之冠。九名中爭一席位,殘雪獲獎的機會有多高呢?目前還不重要,重點的是殘雪的寫作地位,已能與世界級作家平起平坐了。

最諷剌的地方是,也是同一天,在曼克頓舉行美國書展會場上,中共是主賓國,攤位特大,以蘇童、畢飛宇爲首的作家團,在再場簽名送書,竟無人問津,備受冷落。如果中共文化界有識見,出席這個國際性書展的作家,早就應該包括殘雪了。

最近殘雪說了一番話,談及目前大陸文壇的扭曲現象,針針到肉,她說,「我們這個時代是魚目混珠的時代,即使你寫得再差,再掺水,只要有一幫人起勁地幫你鼓吹,書照樣賣得好。現在文學讀者的整體水平並不太高,文壇像個黑幫團體,大家绑得死緊,互相吹捧,投桃報李,很能蒙騙一大批讀者。不加入這個團體的人很難成功。我在旁邊觀察了三十年,這種傾向越來越厲害。 」

正因如此,我們見到的多是像蘇童那樣的文丑,到處鑽門路,拉關係,有鋒風就絕不放過,在這方面,莫言等作家都是同一幫黑團體。

殘雪的得獎作品《最後的情人》,英譯名就是The Last Lover. 在亞瑪遜已有電子書出售,其實,其他短篇小說,翻譯結集的也有三四部之多,平裝實體書和電子書都有。不可不知,殘雪在日本相當出名,翻譯及出版了她不少作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