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子彈飛】宇子飛:中、美博弈下的亞投行面面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ullet0626

圖片來源:Fuzzy Gerdes

中國牽頭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據報快將落實簽署章程。

亞投行較為人關注的一個事實是,中國有望在亞投行中擁有26%的表決權;而按照國際多邊機構慣例來看,假設亞投行的決策需要三分之二成員國同意(或75%的投票)支持的話,這意味着,中國倘若真的擁有26%的股權,其實是等同於有了一票否決權。

然而,吊詭的是,亞投行未來的成與敗,可說是成亦是否決權,敗亦是否決權。

何以見得?理論上,這個否決權,有可能會令作為推動盡多的基礎設施項目原則背道而馳。

因為成員國或會因預期,某項目未必完全符合中國利益而猜疑中國會否最後行使否決權,可能寧願一早投下反對票。

這不單會令事情不必要地複雜化,亦變相令中國作為整件事的倡議者有瓜田李下之嫌,並不符合中國大力推動,以資助基礎設施項目為目標,「無意佔據主導地位」的宣言。

這方面,市場的消息指出,最理想的是,未來如果還有新的成員國如美國、日本加入後,中方的股份就會降低到25%以下云。

問題是,美日兩國近月是同一鼻孔呼氣的時候居多,無論是釣魚台列島主權、抑或是南海、東盟自貿區的爭端,均突顯來自美國的糾結(刻意偏幫日本來制衡中國?);際此關鍵時刻,美、日兩國還會義無反顧地加入亞投行嗎?

子飛對於這個牽連甚廣的問題感到十竅通了九竅(即一竅不通!),因此特地求教於專家老友鄭兄;現把老鄭頗堪玩味的觀點分享如下:

老鄭分析道:「亞投行是中國的發展戰略中,四個重要的支柱中的一個。對抗的是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基本上也就是未來亞洲地區經濟、政治規則的制定權。其他三個支柱,一個是金磚銀行,一個是絲路基金,一個是上合銀行,基本上是分別抗衡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

子飛:「為何要另起爐灶來抗衡本來行之有效的秩序呢?」

老鄭啞然失笑,恍若突顯了子飛的白痴政治智慧,道:「美國目前軍事以外,連貨幣也能獨大的局面,實在是拜二戰後美元向來是全球金融體系不可或缺的結算及儲備貨幣所賜;中國人仔要想在這方面動搖其穩如泰山的根基,暫時仍是癡人說夢。但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其人仔假以時日在結算貨幣中分享美元獨大的一杯羹,甚或與其它三大貨幣(英磅、日圓及歐元)分庭抗禮,只要策略運用得宜,卻非是天方夜譚!」

「因此,以『一帶一路』為旗幟鮮明的商業模式,以亞投行來建構美國以外的、新的國與國關係,從而按部就班地建立人民幣的國際儲備貨幣之一的地位,就非是紙上談兵的策略。具體來看,過程中,人民幣經濟圈的建立頗為重要。一帶一路能通過人民幣資金的對外投資,理論上可讓中國的基建能力釋放;而基建過程中,可想而知,中亞-西亞地區人民,通過勞動拿到人民幣的工資,進而購買中國的中低端產品,讓中國這些中低端制造業在轉型過程中,能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不用重蹈以前因擴張過度而出現產能過剩的覆轍。「

「當然,一帶一路要成功,關鍵的因素,政治外交是一個,軍事合作是一個,金融體系又是一個。這幾方面中國皆會被美國牽制、郁不得其正;」

「所以,今年三月因歐洲最大的四個經濟體(英、法、德、意)先後加入 (子飛按:中國財大氣粗,能夠說服英、法、德、意逆美國大不違,其中不排除有千絲萬縷的檯底利益輸送!),是對中國亞投行踏入成功的第一步,卻是對美國一大打擊(尤其是沒有了中國的TTP更如行屍走肉)!

但從日本近日仍負隅頑抗(從六月二十三日報道,日本欲借磁懸浮壓制中國高鐵、無償向美提供技術可見一斑)來看,中國夢仍然未能安枕無憂!」

子飛:「聽君一席話,矛塞頓開,多謝,我先行一步寫稿!」

臨走時忍不住狗尾續貂,道:「睇嚟,只要美國在權衡利害下,最終首肯及夥同日本加入,再配合MSCI指數順勢稍後納入A股,看來,中國A股會是大好、而非是小好,反正經過近日的急調整 (六月二十五日上證指數險守4500點),上破6100點指日可待!」

留下了瞠目不知所對的老鄭獨自喝茶!

(宇子飛:資深財經傳媒人,有獨樹一幟的思維,擅長圖表技術的實踐,現時為全職炒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