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教會將變性與靈知主義相提並論?

Share This:
  •  
  • 6
  •  
  •  
  •  
  •  
  •  
  •  
  •  
  •  
  •  
  •  
  •  
  •  

bruce

一九七六年奧運男子十項全能金牌得主、著名真人show藝人、現年六十五歲之美國前運動員Bruce Jenner近日成功進行變性手術,並取名為Caitlyn Jenner。她這次的邁步不但為自己人生打開新一頁,更首次讓美國人正面地認識跨性別人士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變性前的生活——活在謊言中

在過去訪問中 Caitlyn Jenner 坦然承認自年青時已察覺自己任何一方面都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女性,基於在體育界及演藝界中所獲的成就,當時的她為了不讓他人失望而延續謊言,她表明已受夠多年孤獨地活在謊言中,唯獨兩任前妻及家人一直支持她。

教會歸咎變性是「擁抱古代異端靈知主義」

那邊廂,基督教及天主教多位人士多次發文歸咎 Caitlyn Jenner 的變性是「擁抱古代異端靈知主義」,統一口徑,視變性的尋找自我性別認同等同靈知主義的「在困鎖靈魂的物質身體中尋找屬靈真我」。

美南浸信會「倫理及宗教自由委員會」主席 Russell Moore 強調,人們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也無須以手術及藥物改變自神所創造、聖經不可侵犯的身體,唯獨只需歸信基督十架,在主內「重生」便完全足夠。如此跟靈知主義和保羅在《羅馬書》7:21-24 一樣是一種身心二元論,只是他們沒有自由選擇自己應該跟感受還是身體,而僅僅是重覆教條。

靈知主義對性別的詮釋

在一切之先,該先理解性別在靈知主義的意義,引用自《拿戈瑪第古本》之最早期的靈知文獻《阿當啟示錄》,當中阿當向兒子塞特傳授奧秘:

「當神以泥土造我和你母親夏娃,
我憑藉她的榮光一起前往我們的源自處,
她更教授我永生神的靈知。我們變得像永恆的天使,
高於創造我們的神和祂的眾能力,這是我們一直不知道的。

這時,神,就是那眾世代和眾能力的掌權者,
在憤怒中把我們分開,使我們成為兩個次元者,
心中榮光和靈知皆離我們而去……
自那天起,永生神的靈知離開我們,
我們開始學習死亡的事宜,像凡人一樣。
我們認識創造我們的神,對祂的能力並不陌生。
就在恐懼和奴役中祀奉祂。我們的心變得黯然,
心中的意念也沉睡了。

接著,我看到三位無法描述的形像,
基於他們不是出自創造我們的神的能力。
他們的榮光超越創造我們的神,三人對我說:
『阿當,從死亡之眠中起來吧,聆聽那人的種子,
那是生命之源,那來自你和你妻子夏娃的。』」

在太初,雌雄同體的神性阿當夏娃,一體擁有榮光和靈知,唯次等造物主妒忌他從而將他的兩性分開,使他失去榮光、靈知與神性。上文並重釋《創 2:21》神「使他沉睡」為無知的「死亡之眠」,只有聆聽「生命之源」的夏娃才能醒覺。

教會對兩者的混水摸魚

基督教與天主教人士混水摸魚將個人性別認同與靈知主義的內在「屬靈真我」混為一談,兩者事實上是完全兩回事。從上文《阿當啟示錄》可見,靈知主義主張只有雌雄同體才有完整的神性,接近柏拉圖所提及已滅絕的第三性,這是古代宗教相當普遍的說法,如此在太初雌雄同體的阿當夏娃才是眾人「屬靈真我」的原型。

Plato_Aristotle1

柏拉圖:「另一半」及「第三性」概念的提出者

失傳的雌雄同體「光之阿當」聖殿傳統

在第一聖殿時代,祭司曾需要穿上彩衣和寶石易服以模仿太初「光之阿當」狀態,「光之阿當」一詞一直在「正統」聖經被修改及刪去,然而卻重現在《死海古卷》的典籍中,顯示古時有權勢的宗教高層欲將此教義消滅。

跨性別議題僅是外在身體之矛盾

跨性別人士所面對的是精神和心理上性別認同障礙,經專業人士評估後進行修正,回復正常健康生活,是當事人外在性別間的矛盾,而非那些宗教人士指是靈知主義身心二元的問題。

宗教保守派的反學術及反科學

基督教保守派 Peter Sprigg 甚至指:「不幸的是,LGBT 組織一直在心理學、精神病學建立意識形態霸權」,以此空泛說法無視性別認同多年科研成果,這是保守派純粹以聖經字面為無誤核心價值的反學術、反科學伎倆,早已司空見慣。

耶穌在《多馬福音》的原始教導

比四福音還要早的耶穌失傳語錄《多馬福音》中,耶穌說:「若有人認識萬有,卻不認識自己,那就是全然不認識。」在《多馬福音》中,從沒提及因信稱義的十架救贖,反之其核心主旨卻是認識與生俱來就在每人內裡的真正自己,認識自己是永生父光之兒女的先存身份,這是尊重自己、連結內外自己的心靈誠實表現。

當中耶穌亦曾表明當人能「將二歸一、內如外、外如內、上如下、男女歸一」放下「分別心」歸一(男女為屬靈與屬世的比喻),此人必能進入天國,所針對的是一些信仰為了強行持守字面教條,而壓抑或否定自己不健康的表裡不一,與跨性別議題風馬牛不相及。

今天的教會應當反思的事宜

今天基督教保守派教會所需的,僅是倒模般一式一樣的信眾,他們只須聽從教會領袖灌輸的訊息,無須懂得獨立思考和批判,是教會「行政主導」的策略。在這墮落的權力架構下,根本不會有半點空間容讓信徒實踐「尋找內在真我」這信仰的原始意義。

如此刻意將兩者相提並論的口徑,只是宗教保守派為攻擊跨性別人士之無的放矢,但凡他們認為有別「聖經家庭價值」的人士,皆視為洪水猛獸,將任何有別於聖經價值的事宜加諸異端罪名,與中世紀異端裁判所打壓異己的手段同出一轍。

一些空洞無物的宗教要在社會佔一席位和影響力,他們往往會站在道德高地,嚴人寬己地叫人遵守一些字面規條,以此填補其信仰自身的空洞,以及避免被外界遺忘,以此來肯定自身存在價值,這往往成為普世價值及社會前進的絆腳石。


Share This:
  •  
  • 6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