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九座樓主:清代古音學概述


筆者按:本文根據王力先生《清代古音學》一書,概述清代三百年諸家古音學的主要學說及成就。

上古之世,去今久遠,以無韻書故,從來皆不能言其聲韻。清代考據學極盛,乾嘉學派諸人考證古音,愈後愈精密,古音研究,尤其是先秦古韻的歸納,成就空前絕後,後世古音學者,莫不以之為基礎。

(乾嘉學派,清代一個學術流派,以考據著稱,在乾隆、嘉慶兩朝達至全盛,因之得名。)

古音研究之先聲

《詩經》是周朝詩歌集,南北朝的人讀之,已覺不押韻,於是或臨時改讀字音以求押韻,且以為古人亦如此;或認為古人作詩押韻要求寬鬆,不須改讀字音;或認為古書傳抄有誤,擅自改變用字。宋代朱熹提出「叶音」之說(叶,音協),隨意改變《詩經》韻腳字音以押韻,以至字無定音,同一個字在各篇章中讀音各異。

明末,陳第(1541-1617)撰《毛詩古音考》,反對叶音,闡明古今音變之理,其謂「蓋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勢所必至」。另有《讀詩拙言》一書,謂《說文解字》形聲字之從某得聲,往往與《詩經》音暗合,開後世諸家以《說文解字》研究古音之先河。

清代顧炎武等人治古音學,謂《詩經》每字讀音固定,因古今音變,後人用後世語音讀之,不能押韻,若以先秦古音讀之,自可押韻,不用叶音。(按:這種認識,在今日是常識,在古代只有極少人知道。)

清代古音學概覽

古音去今久遠,又無韻書,故只能考證到韻部。韻部者,韻腹和韻尾之謂也,二者相同,即屬同一韻部。此定義與「韻系」相同,但中古同一韻系的字,上古或屬不同韻部,中古不同韻系的字,上古或屬同一韻部,因此古音學常以「韻部」為名,以區別之。清代是古音學的全盛期,學者由《廣韻》(唐韻)上推古音,主要根據《詩經》的韻腳和《說文解字》的諧聲偏旁來歸納上古韻部。茲舉最重要十人及其主要學說和著作,製表如下。

表:清代諸家古音學的主要學說及著作

治古音者,宋明以來,至清代顧、江、戴、段,皆只注重古韻部,不留意古聲紐。近世考究古聲紐,始於錢大昕。清代的古音研究,韻部求其分,愈趨精密,聲類求其合,界限愈疏,成就相去遠矣。

上古聲母研究,難過上古韻部,皆因聲母無法以上古韻文為根據,可據者主要是諧聲偏旁。大致來說,同聲符者必同聲類,但不一定同屬一個聲母,例如:「廣」從「黃」得聲(即係「廣」的聲符是「黃」),「廣」屬見母,「黃」屬匣母,不是同一個聲母,但同為牙喉音。(參考王力先生的上古音系統。)除諧聲偏旁外,還有一些輔助證據,例如:

註:這些異文及聲訓,只能證明上古唇音不分重唇輕唇,若謂「古無重唇音」,道理上亦說得通,然而考諸當代的古老漢語語種如閩南話、廣府話(粵語)、客家話,有輕唇字讀重唇者,而無重唇字讀輕唇者,由此可知是「古無輕唇音」。›

清代的上古聲母研究理論,列舉較為可信者,製表如下,其餘從略。

註:錢大昕既謂古無舌上音,則實為「照三歸端」 茲分述各家古音學。

顧炎武的古音學

顧炎武(1613-1682),字寧人,號亭林,崑山人,明末清初經學大師,也是清代考據學的開山之祖。

宋代已有學者考證古音,然皆以唐韻的每個韻為一個整體,只是簡單地合併唐韻。顧炎武先始離析唐韻,重組上古韻部,分古韻十部,古音研究由是邁出第一大步。

顧炎武古韻十部:

註:「半」只是約數。

(一)東冬鍾江
(二)脂之微齊佳皆灰咍(支半,尤半,去聲,祭,泰,夬,廢,入聲質,術,櫛,昔半,,職,物,迄,屑,薛,錫半,月,沒,曷,末,黠,鎋,麥半,德,屋半)
(三)魚虞模侯(麻半,入聲屋半,沃半,燭,覺半,藥半,鐸半,陌,麥半,昔半)
(四)真諄臻文殷元魂痕寒桓刪山先仙
(五)蕭宵肴豪幽(尤半,入聲屋半,沃半,覺半,藥半,鐸半,錫半)
(六)歌戈(麻半,支半)
(七)陽唐(庚半)
(八)耕清青(庚半)
(九)蒸登
(十)侵覃談鹽添咸銜嚴凡 (入聲緝,合,盍,葉,怗,洽,狎,業,乏)

顧氏之長,在於能夠不受唐韻拘束,離析唐韻,以求古音,前人未有能如此者,如上所示,有些韻分為兩韻甚至三韻,例如:支韻分為兩韻,一半歸支,一半歸歌;尤韻分為兩韻,一半歸支,一半歸幽;屋韻分為三韻,一歸支,一歸魚,一歸幽;其他類此。

另外,入聲不依《廣韻》之例(如以屋承東、以德承登)而分配其他各部,除第十部外,入聲字配陰聲,是謂「入聲承陰」。入聲字配陰聲(「侵覃」以下九韻除外),清代古音學家都同意。

顧氏之短,在其過信「古人韻緩不煩改字」之說,又不懂等韻學,所分十部,離合之處尚有未精,入聲的分配亦多未當。江永認為顧氏「考古之功多,審音之功淺」,評語可謂中肯。

江永的古音學

江永(1618-1762),字慎修,安徽婺源人,清代經學家、音韻學家、數學家。江永精於等韻學,亦即精於審音(古代的等韻學等於今日的語言學),音韻學的成就超過顧炎武。

顧氏十部,真元不分、侵談不分、幽宵不分,江永分之,乃多出三部,得古韻十三部。

江永古韻十三部:

註1:「分某韻字屬之」,唐韻某韻分屬古韻兩部。

註2:「別收某韻字」,韻本不通,只有一兩個字偶通。

(一)東冬鍾江
(二)脂之微齊佳皆灰咍(分支尤韻字屬之)
(三)魚模(分虞麻韻字屬之)
(四)真諄臻文殷魂痕(分先韻字屬之)
(五)元寒桓刪山仙(分先韻字屬之)
(六)蕭宵肴豪(此四韻字分屬第十一部)
(七)歌戈(分麻支韻字屬之)
(八)陽唐(分庚韻字屬之)
(九)耕清青(分庚韻字屬之)
(十)蒸登
(十一)侯幽(分尤虞蕭宵肴豪韻字屬之)
(十二)侵(分覃談鹽韻字屬之)
(十三)添嚴咸銜凡 (分覃談鹽韻字屬之)

江永主張「數韻共一入」(註:「侵覃」以下九韻,專配「緝合」以下九韻,除此之外,或兩三個平聲韻共配一個入聲韻,是謂「數韻共一入」),故分入聲為八部:

(一)屋燭(分沃覺韻屬之,別收錫候韻字)
(二)質術櫛物迄沒(分屑薛韻字屬之,別收職韻字)
(三)月曷末黠鎋(分屑薛韻字屬之)
(四)藥鐸(分沃覺陌麥昔錫韻字屬之,別收御禡韻字)
(五)麥昔錫(此三韻分屬第四部,別收燭韻字)
(六)職德(別收屋志怪隊代咍沃韻字)
(七)緝(分合葉洽韻屬之)
(八)盍帖業狎乏(分合葉洽韻屬之)

入聲獨立,是江氏一大發明,其後戴震古韻九類二十五部、黃侃古韻二十八部,都是陰陽入三分,皆受江氏影響。

段玉裁的古音學

段玉裁(1735-1815),字若膺,號茂堂,江蘇金壇人,清代語言學家、訓詁家、經學家。

段玉裁發現,《詩經》的形聲字,諧聲偏旁(聲符)相同者,在上古必同韻部,是之謂「同聲必同部」。例如,《詩經》中「瓜」字與「壺」「苴」「樗」「夫」字押韻,則聲符為「瓜」的形聲字,如「孤」「弧」「狐」,其與「瓜」「壺」「苴」「樗」「夫」必屬同一韻部。諧聲偏旁是古音研究的重要手段,古音研究由此更為嚴密。(按:「同聲必同部」是研究古音的一大原則,然而詩經時代晚於造字時代,語音已變,故亦有同聲符而不同韻部者。)

段玉裁著《說文解字注》,書後附《六書音均表》,表中分古韻為六類十七部。

段玉裁古韻六類十七部:

第一類

(一)之咍(入聲職德)

第二類

(二)蕭宵肴豪
(三)尤幽(入聲屋沃燭覺)
(四)侯
(五)魚虞模(入聲藥鐸)

第三類

(六)蒸登
(七)侵鹽添(入聲緝葉怗)
(八)覃談咸銜嚴凡(入聲合盍洽狎業乏)

第四類

(九)東冬鍾江
(十)陽唐
(十一)庚耕清青

第五類

(十二)真臻先(入聲質櫛屑)
(十三)諄文欣魂痕
(十四)元寒桓刪山仙

第六類

(十五)脂微齊皆灰(去聲祭泰夬廢,入聲術物迄月沒曷末黠鎋薛)
(十六)支佳(入聲陌麥昔錫)
(十七)歌戈麻

凡同聲符者必同韻部,以諧聲偏旁歸納上古韻部,使古音研究更為嚴密,是段玉裁於古音學的一大貢獻。脂支之三部分立,是古音學的一大發現,戴震致書段氏云:「支、脂、之有別,此足下卓識,可以千古矣!」

段氏古韻十七部,入聲只有八類,為使配合整齊,以幾個韻部配一組入聲,是謂「異平同入」。這樣配合,並無確切依據,好多是遷就中古音的平入關係。配合情況如下:

戴震的古音學

戴震(1723-1777),字東原,安徽休寧人,少時從學江永,深通天文、曆算、史地、音韻、訓詁、考據之學。

段玉裁支脂之三部分立,戴氏採用其說,但不贊同幽侯分立、真諄分立,各復合為一,另立「祭泰夬廢」四個去聲韻為一部,入聲韻獨立為九部,於是得古韻九類二十五部(若不計入聲,只得十六部),每一大類皆是陰陽入三聲相配(第八、九類除外)。

戴震古韻九類二十五部:

註:「阿」「烏」「堊」等是戴氏所立部名,都是影母字。

第一類
(一)阿……陽聲 歌戈麻
(二)烏……陰聲 魚虞模
(三)堊……入聲 鐸
第二類
(四)膺……陽聲 蒸登
(五)噫……陰聲 之咍
(六)億……入聲 職德
第三類
(七)翁……陽聲 東冬鍾江
(八)謳……陰聲 尤侯幽
(九)屋……入聲 屋沃燭覺
第四類
(十)央……陽聲 陽唐
(十一)夭……陰聲 蕭宵肴豪
(十二)約……入聲 藥
第五類
(十三)嬰……陽聲 庚耕清青
(十四)娃……陰聲 支佳
(十五)戹……入聲 陌麥昔錫
第六類
(十六)殷……陽聲 真諄臻文欣魂痕
(十七)衣……陰聲 脂微齊皆灰
(十八)乙……入聲 質術櫛物迄沒
第七類
(十九)安……陽聲 元寒桓刪山先仙
(二十)藹……陰聲 祭泰夬廢
(二十一)遏……入聲 月曷末黠鎋屑薛
第八類
(二十二)音……陽聲 侵鹽添
(二十三)邑……入聲 緝
第九類
(二十四)醃……陽聲 覃談咸銜嚴凡
(二十五)……入聲 合盍葉怗業洽狎乏
祭部獨立,乃戴氏獨創之見,陰陽相配,是戴氏開的先河,這兩點係其最大貢獻。但是,戴震的古音學亦頗多錯誤之處,單就古音學而論,不及其弟子段玉裁。

錢大昕的古音學

錢大昕(1727-1804),字曉徵,江蘇嘉定人,精通經史,兼及中西曆算。錢氏於音韻學,並無專書,其學說散見於《十駕齋養新錄》卷五和《潛研堂文集》卷十五。錢氏的古音學成就在聲母方面,尤其「古無輕唇音」和「古無舌上音」,已成為定論。(註:其理論參看上文。)

(一)古無輕唇音。
(二)古無舌上音。
(三)古人多舌音。
(四)古影喻曉匣雙聲

孔廣森的古音學

孔廣森(1752-1786),字眾仲,一字撝約,號顨軒,山東曲阜人,自幼受業於戴震。孔氏分古韻為陰聲九部、陽聲九部,共十八部。

孔廣森古韻十八部:

註:「原類」「歌類」等是孔氏所立部名。

孔氏於古音學兩大貢獻,一為東冬分立,一為陰陽對轉。自有古音學以來,都是東冬合韻,孔氏始分為二部。「陰陽對轉」之說,尤為精彩,孔氏古韻陰陽各九部,陰陽相配而可以對轉,入聲為互轉的樞紐,例如:

孔廣森的古音學,最大問題是強求整齊:陰聲有九部,於是陽聲也作九部;陽聲第二、三類通用,於是陰聲第二、三類也跟住通用;陽聲第六、七、八類通用,於是陰聲第六、七、八類也跟住通用。

王念孫的古音學

王念孫(1744-1832),字懷祖,江蘇高郵人,其子王引之也是音韻學家,人稱「高郵二王」。

王念孫古韻二十一部:

chart7

王念孫考定二十一部之前,僅見顧炎武、江永二人之書,及考定後,始得見段玉裁所撰《六書音均表》。然而,王氏分支脂之為三、真諄為二、幽侯為二,皆與段玉裁不約而同;緝乏為二,祭部獨立,「屋沃燭覺」四韻而從「屋」、從「谷」、從「木」、從「卜」……等字歸侯部,皆與江有誥不約而同,況且戴震早已另立祭部;至部從脂部分出,自成一部,是王氏的獨見。王氏晚年於二十一部增加冬部,為二十二部。

江有誥的古音學

江有誥(?-1851),字晉三,安徽歙縣人。

江有誥在清代諸儒當中名聲不高,其研究音韻學,只見過顧炎武、江永、段玉裁的書,後來始見孔廣森的書,至於戴震、王念孫的學說,他根本不知道,然而他的古韻研究甚是精深,其學說與王念孫不約而同。

江有誥古韻二十一部:

(一)之部(之咍,入聲職德,又「灰尤屋」三分之一)
(二)幽部(尤幽,又「蕭肴豪」半,「沃」半,「屋覺錫」三分之一)
(三)宵部(宵,又「蕭肴豪」半,「沃藥鐸」半,「覺錫」三分之一)
(四)侯部(侯,入聲燭,又「虞」半,「屋覺」三分之一)
(五)魚部(魚模,入聲陌,又「虞麻」半,「藥鐸麥昔」半)
(六)歌部(歌戈,又「麻」半,「支」三分之一,無入聲)
(七)支部(佳,又「齊」半,「支紙寘」三分之一,「麥昔」半,「錫」三分之一)
(八)脂部(脂微皆灰,入聲質術櫛物迄沒屑,又「齊黠」半,「支」三分之一)
(九)祭部(去聲祭泰夬廢,入聲月曷末鎋薛,有「黠」半,無平上聲)
(十)元部(元寒桓山刪仙,又「先」三分之一,無入聲)
(十一)文部(文欣魂痕,又「真」三分之一,「諄」半,無入聲)
(十二)真部(真臻先,又「諄」半,無入聲)
(十三)耕部(耕清青,又「庚」半,無入聲)
(十四)陽部(陽唐,又「庚」半,無入聲)
(十五)東部(鍾江,又「東」半,無入聲)
(十六)中部(冬,又「東」半,無上入聲)
(十七)蒸部(蒸登,無入聲)
(十八)侵部(侵覃,又「咸凡」半,無入聲)
(十九)談部(談鹽添嚴銜,又「咸凡」半,無入聲)
(二十)葉部(入聲葉怗業狎乏,又「盍洽」半,無平上去聲)
(二十一)緝部(入聲緝合,又「盍洽」半,無平上去聲)

江有誥的朋友夏炘,著《詩古韻表二十二部集說》,敘述顧炎武、江永、段玉裁、王念孫、江有誥五人的學說,結論則贊成江有誥的二十一部,又贊成王念孫的至部獨立,於是定為古韻二十二部。王國維盛讚之,其《周代金石文韻讀序》有曰:「古韻之學,自崑山顧氏(顧炎武),而婺源江氏(江永),而休寧戴氏(戴震),而金壇段氏(段玉裁),而曲阜孔氏(孔廣森),而高郵王氏(王念孫),而歙縣江氏(江有誥),作者不過七人,然古音二十二部之目遂令後世無可增損。故訓故名物文字之學有待於將來者甚多,至於古韻之學,謂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也。」

章太炎的古音學

章太炎(1869-1936),浙江餘杭人,精研國學,尤擅長文字、音韻、訓詁之學。

章氏於古韻,取王念孫二十一部,增加冬部,而為二十二部,後以《詩經》裏,脂部去入聲字往往不與平上聲字押韻,而分其為脂隊二部,於是得二十三部。

清代古音學家,自顧炎武以來,只知分析韻部,不知研究音值(實際讀音),章太炎先始用漢字來描述二十三部的音值,茲述其容易明白者數例,以見一斑:

註:《二十三部音準》載於章太炎《國故論衡》,今釋為筆者所加。

除假定音值外,章氏承孔廣森「陰陽對轉」而發明「陰陽對轉旁轉」,作《成均圖》。

黃侃的古音學

黃侃(1886-1935),字季剛,湖北蘄春人,章太炎弟子。

黃侃古韻二十八部:

黃氏大致係從章氏二十三部,再分出入聲五部,而得二十八部。入聲獨立,陰陽入三分,是其最大貢獻。

古韻系統,至此大定矣。

(按:王力先生的上古音系,韻部分十一類二十九部,即以黃侃古韻二十八部為基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