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雲起峰:政改否决後何去何從? (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whatnow

從中英談判至今,香港人基本上對自己的政制一直沒有議價能力,從一國兩制至基本法的成立,香港人都不能參與。九七前,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在九十年代初才「加快民主步伐」,在一九九五年的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增加民主成份,大幅增加直選議席。九七後,香港政制沒有重大的民主化,但「民主成份」卻慢慢減少。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立法局改名為立法會。最後一屆港英時期立法局議員全部被取消議員資格。而中共單方面成立的臨時立法會順利過渡,從深圳正式轉移到香港的立法會大樓繼續運作,直至第一屆立法會選舉完成為止。其間曾經一日之內三讀不少惡法,包括:恢復《公安條例》和《社團條例》、廢除工會集體談判權、取消《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凌駕性地位等、終止《截取通訊條例》的立法。

臨時立法會雖在一九九八年六月三十日完結,但新立法會的選舉辦法被中共單方面的改變,比例代表制在此被確立了,儘管當時泛民主派擁有大多數的選票,但是建制派的議席卻佔多,令原是泛民主導的立法局變成由建制派主導的立法會。再者,中共在香港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建制派的選票一屆比一屆多。

泛民二十年來雖然能保住否决權(超過三份一的議席) ,但是對香港的政制發展處於一個非常被動的狀態。現在的香港政府只是中共的傀儡,但泛民只能對需要經過立法會的法案說不,連制定、修改關於政制的法案的能力也沒有,控制公共開支、監察政府工作的能力也微乎其微。保得住否决權固然是好事,但要積極爭取真正的民主(讓香港人可以真正的選擇自己的政府、議員) ,否决權似乎作用不大。政改被否决對民主發展不能不說是原地踏步。

香港社會的情況每況越下,民生困苦,民怨四起,社會嚴重撕裂,香港人自然對民主有更大、更急切的期望,希望一個民選的政府能明自己的需要,從而定立有關的政策。但事與願違,莫說循序漸進,九七後民主幾乎只有倒退。香港人對現況越來越不滿、耐性一年比一年少,雨傘運動、六四晚會焚燒基本法等都是香港人忍無可忍的表現。

現在不少學生、泛民議員和本土派都認為修憲應是政改否决後爭取民主的新方向。基本法雖然是香港的憲法,但是其認受性一直被受質疑 (基本法不是香港人草擬的,而是中英擱力的產物,現在則淪為中共統治香港的工具、哄騙香港能夠民主回歸的產物)。再加上人大多次釋法令基本法的認受性進一步減少。廿三條的國家安全,五十四條的提委會,一百五十八條的人大釋法等,都不會是真正香港人會想在自己的憲法內看見的。筆者則認為修憲是太理想的目標,以現時的狀況,香港人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中共、港共政府更不會有理由無條件修憲。

最後,筆者想勉勵各位港人,雖然面對中共和建制派的壓迫、國際社會的冷落,但香港人不宜妄自菲薄。 「行至山窮水盡,坐看風起雲湧」,即使香港人實際上可以做的不多,政治環境變幻莫測,筆者會與港人同舟共濟,再發表更多文章分析時勢。思想能影響行為,筆者希望能幫助各位有更好的理論基礎,以備不時之需、亦希望能讓其他未覺醒的人有啟蒙的機會。

雲起峰 PAG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