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紀陶:本土才是台港電影特色 不必怕沒資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港、台影評人紀陶(左)和梁良(右)一同出席座談,分享港、台電影的本土意識與價值。(黃謙賢攝)

唐心屏/台北報導

台灣、香港的電影業,在中國資金介入的影響下,能否保有「本土意識」?香港影評人梁良今天(廿二日)在「港台本土電影座談會」中指出,中國只歡迎腦袋和技術,不歡迎「心」,因為「心」是屬於本土的,但這才是港台電影的獨特之處。台灣影評人梁良表示,台灣電影曾有光榮的過去,但政策上錯失了進場改革的時間,才導致今天的萎縮。

香港《本土新聞》與台灣《民報》合辦的「港台本土電影座談會」,廿二日下午在臺北科技大學舉行。(黃謙賢攝)

香港《本土新聞》與台灣《民報》合辦的「港台本土電影座談會」,廿二日下午在臺北科技大學舉行,第二場探討台港電影的本土主義,主持人台北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講師陳美妃形容,香港和台灣都是小矮人,難逃中國巨人的陰影,但在財務和市場問題之外,文化難道不是港台最有力的武器?影評人紀陶和梁良也用縱觀電影史的角度,闡述台灣和香港電影「本土意識」的轉變,以及港台電影的何去何從。

紀陶提到,從以前到現在,香港本土市場都一直養不起香港電影產業,所以不得不受市場和資金控制, 戰後一九四O至一九六O年代,甚至依賴海外「唐人街市場」。但為了市場不代表必須犧牲文化價值,紀陶說,「不是因為大明星才有人投資電影,而是本土價值。不然金主怎麼不自己找那些明星去拍電影?」中國只歡迎腦袋和技術,不歡迎「心」,因為「心」是屬於本土的,但這才是港台電影的獨特之處。

紀陶解釋,過去「父四代」的香港電影屬於「香港片」,由中原、嶺南地區的移民在香港定居發展,尚未建立香港本土意識;直到李小龍、功夫片等的出現,「子世代」的本土意識萌芽,才以此定義「港產片」。和台灣不同之處在於,香港本土意識從父世代傳到子世代,台灣則是早已「根」植人心。

陳美妃說,香港過去追求的是「生存」,而雨傘革命後追求的是「尊嚴」。電影記載了土地上客觀和主觀價值的轉變,傳遞文化的代表性,現今港台電影追求「本土化」,「但如果沒有受到外來威脅,『本土』這兩個字是不會出現的。」北科大英文系助理教授勞維俊也說,「當初新浪潮的時代,那時候的人也沒有在想自己在拍本土電影,不必特別去想本土,因為本土就在我的血裡面。」

而台灣的本土意識如何定義?梁良說,「如果以台語片當作標準,那台灣五十年代中期就出現本土意識了 。」回顧台灣電影發展,也有過大紅大紫的時期,當「瓊瑤」系列電影紅透兩岸三地,台灣電影並不是沒有光榮的過去,但政策上錯失了進場改革的時間,題材上無法突破,才導致今天的萎縮。如何在維護本土價值,行銷港台電影而不畫地自限,是待解的難題。


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