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何謂活水?


靈知主義在西方藝術的普及化

憑《霍金:愛的方程式》獲得奧斯卡及金球獎最佳原創音樂獎的冰島作曲家Jóhann Jóhannsson,在今年三月沒有選擇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奏其新作「Drone Mass」,卻突破性揀選了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在上世紀埃及政府贈予博物館的丹都爾神廟前。

是次演奏融合了弦樂四重奏及電子音樂,而演唱內容,則選取自一九四五年埃及出土、被譽為「靈知文獻寶庫」的「拿戈瑪第古本」中的科普特文《埃及人福音》當中的純母音組合部份。它是靈知主義核心傳授的純母音咒文 (Theurgic incantation),稱為「活水」或「五封印」。丹都爾神廟與《埃及人福音》的交匯,產生了超時空無法言喻的共鳴及神秘色彩。

古代神名原音應用

自古猶太教及早期基督教均有教導以唸誦各式神名以達至上昇轉化及新柏拉圖主義影響的與神性結合 (Henosis),如此唸誦各式神名的默觀術一直保留在猶太卡巴拉、基督教秘學甚至回教的蘇菲派中。

基於古希伯來文只寫下輔音而不記錄母音的緣故,使當中最重要的希伯來文四字神名(Tetragrammaton,耶和華或雅威)原音失傳。而《埃及人福音》極可能就是以科普特文保留了希伯來文結構所限而失傳的四字神名原音,以及其他相關變化組合。十九世紀人智學 (Anthroposophy) 始創人Rudolf Steiner曾提出相同見解,他認為希伯來文四字神名該是沒有輔音的純母音組合,基於那是眾語言的原音,是屬靈領域的基準法則。

活水——失傳之無水洗禮

活水最早的記載可見於拿戈瑪第古本猶太靈知文獻《阿當啟示錄》,當中記載阿當在七百之齡時傳授其三子塞特一切奧秘,他告訴兒子,是造物神的妒忌把和夏娃二人一體的他們分開:

「當神以泥土造我和你母親夏娃,
我憑藉她的榮光一起前往我們的源自處,
她更教授我永生神的知識。我們變得像永恆的天使,
高於創造我們的神和祂的眾能力,這是我們一直不知道的。
這時,神,就是那眾世代和眾能力的掌權者,
在憤怒中把我們分開,使我們成為兩者,
心中榮光和知識皆離我們而去。」

有見及此,阿當把自高於造物神的光明使者教授的「神聖活水洗禮知識」傳授予三子塞特,以對抗造物神日後對他們種族如大洪水等迫害,成了日後秘傳洗禮的基礎。

埃及奧克西林庫斯古本中的《希臘文福音碎片 840》零碎段落,有學者認為它就是教父們曾提及的已失傳的《馬提亞福音》,在《使徒行傳》1:26 中,是馬提亞補上猶大的位置。在《希臘文福音碎片 840》零碎段落中,耶穌和門徒前來聖殿行潔淨禮之池,大祭司前來指責他們未有沐浴更衣就經來,而沾污了此地。這時耶穌直斥聖殿中的法利賽人:

「每當你在此沐浴,洗刷你的表皮,
那亦是娼妓們卸下為著男性慾望而塗的妝油之處。
此池中滿了蠍子和一切不義。
至於我和我門徒,你所說未曾洗淨的,
我們已在那來自神的國度的活水裡洗淨。」

耶穌指出祂和門徒乃是受天上活水所洗,值得留意的是《約翰福音》作者在 4:2 特意說明耶穌從不替門徒親自施洗。

教父俄利根就此亦在《約翰福音詮釋》指耶穌並不以水為門徒施洗。「活水」是《約翰福音》主旨之一,在第四章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對話中提及,喝過祂賜下的活水,就不會再渴,在第七章亦呼籲人到祂那裡喝活水,此活水不只是比喻,而是當時特定傳授純母音咒文之無水洗禮,進行此天上洗禮,就能轉化與基督合一得悉一切奧秘,在耶穌原語錄《多馬福音》,耶穌就曾說:

「從我口中喝水的,他將變成我,而我也會變成他,一切隱藏的將向他揭示。」

從此語錄可見,「成為基督」原為早期基督教的教導,如此像「眾生皆可成佛」的思想,既讓敬拜耶穌的信徒感到冒犯,又不利教權對信徒的管治,這是為何《多馬福音》不得不銷毀的其中因由。

眾生皆可成基督?(圖片來源:Alejandro Rojas

五封印——樂園中叫人不嚐死亡的五棵樹

在《多馬福音》中有一段難解的耶穌語錄:「未生而存的人是有福的。若你們成為我的門徒,聽我的話,這些石頭也要聽命於你。在樂園中你有五棵樹,它們冬夏不變,也不落葉,凡認識這五棵樹的,必不會嚐到死亡。」學者們對五棵樹的詮釋眾說紛纭。

《埃及人福音》解說了宇宙創始的奧秘,寂然無聲之父在太初衍生了五道能力,分別為「父」、「母」、「子」、「男性童貞Youel」和「活水子之子 Esephech」,合稱為「不朽之人 Poimael」 (意為「牧羊神」),以此五道能力之純母音名,作成了活水洗禮之五封印。

同自拿戈瑪第古本的《宇宙之源》一經典,曾提及太初的「阿當之光」衍生出五棵樹,分別是無花果樹、石榴樹、生命樹、睿智樹(即分辯善惡樹)和橄欖樹,各有著不同功用。

拿戈瑪第古本的《約翰秘傳之書》則記載了在太初巴碧羅 (Barbelo) 自不可見的至高者之形像衍生後,她請求至高者同時造出另外四位陰陽並存的次元者,分別是「首意念」 (Protennoia) 、「先覺」 (Prognosis) 、「不朽」 (Aphtharsia) 、「永生」 (Aionia Zoe) 及「後起念」 (Ennoia),加上巴碧羅本身成為「父之五次元者」。

第八世紀的回教靈知經典《母親之書》指,此太初五元,為穆罕默德和另外四位親信。

始於第三世紀、橫跨亞洲的摩尼教,為靈知派及其他古代宗教的伸延,他們的創世觀中亦提及太初之光衍生五道光之說,又作「五棵光明之樹」,明顯受耶穌在《多馬福音》語錄所影響,分別是「相」 (Hauna) 、「心」 (Mad’a) 、「念」 (Re’yana) 、「思」 (Mahshabhetha) 和「意」 (Tar’itha) ,對應著氣、風、光、水和火五元素。

拿戈瑪第古本《三形首念》,為不可知者的首意念,父母子三形一體巴碧羅之第一身斷言式啟示,源自猶太智慧傳統——《箴言》第八章智慧宣告自己在神創造萬物之先已存在,為神所愛慕並為世人母親賜予眾生生命,在《三形首念》,她同樣稱自己是「萬有之首,先存於萬有,我就是萬有,因為我在一切之中」。當中就有著最清晰的解說:

「這些就是高於眾榮耀的榮耀,即五封印,仗著智 (nous) 之力而圓滿。
凡得到這些名字的五封印者,已脫下愚昧的衣裳,
穿上閃耀的光,而屬於掌權者的人則什麼也看不見。
在他們內,黑暗會消散,愚昧將要死亡。
分散的被造物,將以單一意念顯現,
黑暗渾沌勢必消散,而一切也將回歸那不可思索之中,
直至我向我的兄弟姊妹揭示自己,並在我的永恆國度集合他們。
我向他們昭告五封印,如此我便可以住在他們之內,而他們亦得以在我之內。」

總括上述各經典可見,「五棵樹」原為創世流溢之序,亦為至高一源的完全形象,常以「父」、「母」 、「子」及「女」等流溢神格見稱,是古猶太被改革為一神論宗教前的神觀原貌。

認識此五棵樹亦即得著五封印之洗禮,籍此得以穿越天層上昇與太初萬有一體完美人歸合,重拾太初真我,是個人亦是宇宙性的修復,這就是耶穌在上文《多馬福音》所指的「未生而存的人」,達至不嚐死亡的真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