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馬黑白:英國工黨與香港泛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屆英國大選,工黨碰上了歷史性的潰敗。他們的失敗,除了因為競選策略有錯、欠缺內涵之外, 更基本的是工黨完全沒有回應英國人最關心的問題,尤其是經濟問題。簡單來說,工黨與社會脫節。因此,不少游離選民,甚至工黨以往的支持者,都寧願將選票送給別黨。落得如此境地,工黨若不深切反省的話,是沒有未來的。

大選結果塵埃落定,黨魁文立彬立即辭職,並為工黨的失敗負上責任,他說,刻下辭職,是因為工黨必須開始公開而坦誠地思考前路。工黨能否洗心革面,我們拭目以待,但至少他們的領導層不像香港泛民,失敗了幾十年仍然賴死不走。

我們縱容出泛民

批評泛民「賴死不走」,有兩種意思,剛好與工黨互相對照。一是指他們長年霸佔社運龍頭,剝奪黨內年輕人上流的機會;另外,則是指他們的政治理念、議程和手段,幾十年來始終如一,與今天的新環境嚴重脫節。不難發現,以上兩者,其實互相緊扣,皆源於泛民的惰性和自大。而這份惰性、這份自大,是你我有份縱容出來的。

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黨。若然工黨肯反省,那是因為他們明白,英國人願意用下屆的五年時光,送給他們一個當頭棒喝。香港人錯信了泛民,以為要「團結」抗共,即使泛民犯錯卻依然含淚支持,結果就是誤信謊話多時而不自知,害死了自己。民主黨密室談判,換來今天的政改敗局;每天一百五十個新移民來港,港府無從審查;誰主張雨革升級便是「鬼」,連個人的抗爭自由都沒了;浪費了數十年時間紙上談兵說「建設民主中國」,故意忽略本土政治……

不如自行了結敗局

近數月來,學聯在退聯潮中的表現,又正好成為了泛民的縮影。面對實質而具體的批評,學聯不但沒有正面回應和改善,反指退聯者不團結是搞破壞。如此不知進取,與泛民簡直同聲同氣,這正是我們多年來供奉泛民所得的惡果。

好多人說,民主是要「有得揀」。其實,民主政治除了是選擇「要什麼」之外,還包括選擇「不要什麼」。我身邊有個英國朋友,立場偏向左翼,即使他不希望保守黨執政,但最終為了迫使工黨反省,決定改投別黨。在香港,道理其實一樣:沒有懲罰,政黨是不會改變的。

在今天的香港,我們與其默然待宰,不如自行了結敗局。而且,這未必等於益了建制派。儘管他們在選舉中豐收,我相信,香港人清算泛民之時,也便有了本土民主的政治意識,有了真正命運自主的信念。屆時,遊戲的玩法便會隨之而變,連建制派亦不能視若無睹。

對於銳意爭取民主的香港人來說,清算泛民是責任,也是贖罪。若果任由泛民繼續連同香港一起墮落,就會變成負擔。這個負擔,會像雪球般隨著時間越滾越大。數十 年過去了,現在這個雪球經已沈重如鉛球,再不掙脫,再不將之化解,我們必死無疑。香港人,請拿出你的勇氣,清算敗家的泛民,拒絕一錯再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