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小夜:由音樂蜂看香港crowdfunding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截圖來源:muisc bee

一切,其實由二O一五年五月十一日十二點開始。

音樂蜂Musicbee,香港首個音樂媒介眾籌平台,突然因為一名創作人香蕉奶的使用,引來一眾網媒常客的關注,議論者不再局限獨立音樂支持者,使人留意眾籌在香港發展之可能性。

網上開始接連出現有關香蕉奶眾籌計劃的評論,在此先不作研究,因為我想探討的是眾籌這一模式,所以我先只看其中兩篇文章︰《從香蕉奶看crowdfunding:對比外國與香港的眾籌體驗》和《追夢定追明星夢?要粉絲幫你擦牙?

我們先分析《從》文中的立論︰「不同一:選擇眾籌就是不想有老闆以資金主導創作方向,令創作可更自主大膽; 但音樂蜂上籌款的藝人,大部份都有老闆?」

我參考了音樂蜂的官方網頁的音樂計劃名單,計劃負責人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 擁有自己公司作獨立出版的,即林一峰、林二汶;
  • 隸屬有經理人公司但沒唱片發行部門的,即黃靖;
  • 簽有發行部的唱片公司,即李拾壹(但其所在的公司 Milkshake Music 也是獨立唱片公司);
  • 最後就是一眾「冇人冇物」的獨立人士,包括天台音樂祭、JL Music、香蕉奶。

由此可見,《從》文的立論資料有誤不攻自破,其推論擔憂的所謂「公司層層剝削」也自然不會發生。《從》文又指︰「不同二:眾籌計劃原意是贊助人為老闆,創作者需向他的老闆=一眾贊助人交代; 音樂蜂上的贊助人,又是否同樣性質?」,其來源為其立論一中的推論「藝人上網籌錢後,創作團隊不需向贊助人交代,只需向唱片公司交待」。

雖然「不同二」己隨「不同一」的資料錯誤而自然被推翻,但我們還是可以在音樂蜂中各計劃為例中看到端倪:各個計劃皆會在網上透過 Facebook 和電郵向贊助者以至只是讚好專頁的網民不時更新製作進度,從而了解計劃是順利。

香港,一個買樓時在廣告實境欠奉只有CG動畫的地方,其實平台上已經詳細列明貨物內容啦。

《追》文則由更根本的問題出發,可以總括為「眾籌的存在意義」︰作者認為創作音樂不甚花費,而目前已使用的歌手作品不夠偏門可能會在主流中得到實際收入或名利,是否有資助的需要?

這又要由眾籌的最基本︰「自由意志」說起。計劃負責人自由地構思他創作所需,計算好後自願地提交到眾籌平台,再由公眾自由地決定是否贊助以及要否收到完成品。由於創作人有自由決定他只要做 Lofi 製作還是追求卓越,所以創作開支其實很因人而異(例如是否聘用專業樂手演奏創作者本身未及完美的樂器);同樣,因為創作者有自主權決定獨力支撐還是眾志成城,所以平台上的作品是否偏門實在不是平台所可以控制。以音樂蜂為例,他們決定是否接受計劃,不是考慮計劃本身的市場價值,而是計劃負責人能否兌現承諾成完創作計劃。

至於《追》文中提及另一擔心,指「最後又係鬥粉絲多遊戲」,的確粉絲較多者當然會佔優,可能很快便可完成籌募目標,但也正如《追》文作者所說,眾籌提供「多一個平台」,才更有機會為少眾配對他們的伯樂。

然而,香港為何暫時只有音樂蜂一個只處理音樂項目的平台,香港的獨立影片人要在外地如台灣眾籌網站集資呢?除了計劃成品的目標面向影響外,還有是香港還未夠了解眾籌的概念。

目前以音樂蜂為例的香港眾籌平台,收款形式大致可分為收取回禮(可解讀為預購作品)和不收取回禮(可解讀為純粹贊助),這兩形式皆為香港法律中合法商業行為,容易理解。

但網民因未了解相關法律而創作的眾籌方法,則可能會誤中地雷而不知。有人曾建議眾籌公司買日本樓,但其實公司股份受股票交易相關法例監管,不能在眾籌平台上募集;又例如有人提議眾籌拍攝AV,但實際上影片受影視相關法例規管,在發佈或管有該物品時便有可能惹上官非。

所以,在創新之餘也要了解當地法律規定,不可隨便而為。但是,正如開頭引用的二文作者觀點一樣,多一個平台就多一個機會,相信很快會發展到不限音樂的各種方向。

正如音樂蜂 MusicBee 的官方聲明講︰「將主動權交給聽眾,一起玩新的音樂遊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