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香港人該如何力抗「假普選」政改背後的終極統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deng

在「二O四七消滅香港」的藍圖下,中共目前最重要的盤算就是確保繼續找到能當走狗的特首,操控這些傀儡執行其對香港「先安撫(一九四九至一九八九)」及「再利用(一九八九至二O一七)」兩階段併吞後的第三階段「後消滅(二O一七至二O四七)」政策規劃。對應這三階段的併吞來說,中共對香港人/反對勢力是採用懷柔/滲透、控制/收編、宰制/摧毀的三階段統戰手段。

中共在二O一七年前的兩階段統戰

先談第一個階段統戰,過去還真正相信共產主義的中共第一代領導人相信香港可以成為赤化東南亞的基地,因此只需要先行有效滲透並在香港扶植親共勢力便可,不必急於真接從英國手裡拿下。近日去世的楊光之所以受驅使策動香港六七暴動,正是中共為直接赤化香港的可能性試試水溫。由於保鈎運動的澎湃發展更印證統戰的初步成效,當時的青年菁英已深受中共發散的中國民族主義影響,對中共產生諸多幻想,於是北京不必急於以武力方式解決「香港問題」,況且文革期間的內鬥也令中共領導班子無法兼顧。

及後中共在鄧小平領導下實施改革開放,香港的利用價值迅速浮現,鄧小平深知必須長遠解決香港前途問題。一九八四年中英談判結束後,菁英階層人心兩極化,一方面,對中共完全沒有信心的中產及小老闆紛紛選擇移民,而北京政權一九八九年六四屠城盡露其獨裁本色後,所有想離開香港的都移民了。叧方面,一九八O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得知中共將會是未來老闆後,菁英們逐漸一批批的投共,部分企業主更大舉北上,香港的本土資本被汲乾、技術被轉移,製造業式微,香港經濟基礎的根基被掏空。

針對反對勢力,一九九七年香港被形式併吞前後,中共收編的主要對象是原來親英的工商界菁英,從自由黨逐漸成了維穩建制派一分子便可見一斑。二OO三年CEPA的簽署象徴中共將毫無疑問可以完全控制香港經濟,同年出現的《基本法》廿三條箝制言論的立法本來是要掌控香港民主,自由黨在黨魁大力反對的吶喊雖令中共失算,但由於之後香港經濟愈來愈依賴中國,自由黨就完全噤聲,成了忠誠維穩建制派。

接著中共要對付當時仍然作為最大反對黨的民主黨,其策略很顯然是先攻擊使其分裂,之後再逐個收編及擊破。事實上這策略非常奏效,關於二O一二年政改的爭議,民主黨在二O一O年從跟密室談判取得中共同意引入超級區議會的改革方案,背叛支持民主的港人。只想自己從中共得到小恩小惠的民主黨在二O一二年中直選席次大敗後,投共恣態才稍趨緩和。不過,如果中共能在二O一七政改方案成功策反民主黨投票支持,那麼就表示在短短二十年就能完成收編由當年還大喊「全民制憲、修改基本法」的劉慧卿現在所領導的民主黨。

保住香港的最後一次機會

中共的如意算盤就是只要「假普選」政改方案過了,就可以告訴全世界《基本法》承諾的「普選」履行了,未來根本就不會再有實質改革或所謂的「優化方案」。若不能先擋下這次政改方案,持續凸顯制度的荒謬,進步的本土力量未來能夠爭取到修改基本法的可能性就似乎是零。

目前本土派應該帶領大家脅迫民主黨及其他泛民不能轉舵支持荒謬的政改方案,否則中共的統戰將順利進入第三段,還有待茁壯的本土力量將被重點打擊、分化及收編,死於萌芽階段,而二O四七年中共篤定能達成中港融合,最後滅港成功。準備投降的民主黨及部分泛民必須知道這已經不只是香港人給不給牠們最後機會的問題,是香港要把握這最後保住自己的機會。

(作者: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發起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