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全力扣殺》——當打氣電影變成一種消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全力扣殺
★★☆☆☆

自從《打擂台》和《狂舞派》成功之後,近年很多港片都為香港人打氣,既有《激戰》練大隻,也有《香港仔》吸氣、忍住、呼氣,唔打一定輸,要打就要贏,金句很多。不過,細想一下,究竟我們面對的是什麼問題,為什麼要打,又要打什麼,贏了什麼,又輸了什麼?其實,大部份影片並沒有就問題,甚至香港問題多說半句,只是打開大門,歡迎不同人士對號入座,說的只是簡單人生。

《五個小孩的校長》一談到夢想,家長們就立即如夢初醒,跟孩子們一起唱《小太陽》,太陽,像大紅花,在那東方天邊掛。是的,是唱給成年人聽的看的,回到七十年代的歌,大概只有「70前」的成年人才會懂。說穿了,就是懷舊。懷舊是另一種打氣方法,《全力扣殺》同樣懷舊,大唱七十年代電視劇主題曲《奮鬥》。

《全力扣殺》要觀眾為一位過氣女子羽毛球冠軍(何超儀)打氣,為一位曾經是國家羽毛球隊成員(林敏聰)打氣,為三位不知為什麼要打羽毛球的出獄罪犯(鄭伊健、劉浩龍、梁漢文)打氣。為什麼要替他們打氣?因為前兩者自甘墮落,放棄了羽毛球及人生,後三人就被當成是更生人士。

故事發展,是何超儀在餐館當侍應,被食客奚落欺負,其中有人是羽毛球熱愛者,何超儀於是握著球拍,說「球拍是用來打波,不是打人」,這亦成了戲中「口號」。林敏聰是肥腫難分、污糟邋遢兼神神化化的醉酒鬼,被蝦蝦霸霸的鄭中基得寸進尺,激起他的打球意志。至於出獄三犯,純粹藉打球而重新做人。

《功夫》或《少林足球》的羽毛球版

故事人物角色構思,或許有點《打擂台》的影子,但受周星馳電影的影響更大。《全力扣殺》可以看成是《功夫》或《少林足球》的羽毛球版。劇情發展也是無厘頭式拼湊,靠奸角的誇張嘴臉(鄭中基),激起「民憤」,為其他角色打氣。但《全力扣殺》的問題是,故事完全抽空了角色發展的基礎,亦即是他們為什麼會全無鬥志的原因。

何超儀角色個性其實很倔強,也有正義感,她因為什麼突然放棄自己,退出球壇後要在餐館當侍應呢?是她爛賭行差踏錯?再者,努力做侍應謀生就代表失敗嗎?林敏聰墮落酗酒,更是無厘頭,是他無法接受自己要退役嗎?三個罪犯根本不懂打羽毛球,為什麼又會在村落開設羽毛球同好會招生?想騙財嗎?

一堆被抽空了的角色基礎,令故事發展無從根據,而一切努力打球,不可沒有鬥志的劇情發展,也變成了口號。口號而已。

為香港人打氣的電影變成一種消費

周星馳電影雖然無厘頭,但也有交代角色墮落背景,例如昔日傳統習武之人,無法面對現代社會的改變,看《少林足球》的周星馳在大城市商業中心外徘徊習武,格格不入,就是諷刺;再看田雞說「秒秒鐘幾十萬上落」,反映金錢社會生活迫人。電影於是把傳統技藝(功夫),結合時代步伐(足球),來一次大翻身。無厘頭之餘,有社會基礎,有勵志基礎。

但《全力扣殺》抽空了角色,抽空了社會,連何超儀握球拍的手勢,和一大班人訓練的過程,都不認真不專業,得啖笑。一切口號變成空喊,為香港人打氣的電影變成一種消費。打氣消費,勵志消費,夢想消費──消費過後,依然同一條鹹魚沒分別。「太陽,像大紅花,在那東方天邊掛」,想起紅太陽是怎樣升起,是勵志還是害怕?

影片最後進行正反雙方羽毛球比賽,既沒有真技術,也沒有像《賭聖》一樣索性神化劇情使出神奇絕招,把一切重注押在神化而節奏遲緩的林敏聰角色身上,由他去激起戲劇高潮和擔起觀眾期望──令人不禁懷疑,現在看《超級無敵掌門人》嗎?結局的節奏和處理,由戲中一句對白道出來:「快啲打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