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程水:學聯解散資產分配初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學聯成員,八者去四,不如解散的呼聲,雖未成主流,已不可漠視。學聯坐擁龐大資產,經網媒和傳媒的揭發,已是人所共知之事,倘若解散,資產何去何從,是一個不得不正視的問題。由於曾釋《立場新聞》信託把戲之故,早前有網友向我查問學聯物業信託業權之事,藉此亦嘗試一併解答。

學聯的解散方法

說資產分配前,先解釋學聯可如何解散。方法有二,一是根據其會章第六十二及六十三條,在代表會或周年大會得到四分之三的贊成票,就會啟動解散程序並成立「解散事務委員會」處理解散事務。由於代表會也可解散學聯,加上其慣於全票通過議案,只要學聯權力核心有此意圖,解散學聯,其實唔難。

除會章外,法律上學聯仍有另一解散途徑,就是會員跌至一所院校學生會。法律上學聯是非法人會社 (unincorporated association),乃多於一名法人為非商業目的共組而成,故如只剩一名法人會員,就會被視為已解散(注一)。因此,早前學聯副秘書長王瀚樑接受《蘋果日報》李慧玲訪問時指如退剩一所學生會,將要由他們獨自決定學聯何去何從之說,幾近無稽,在只剩一所學生會的一刻,學聯已不復存在。

解散後的資產分配原則

視乎解散方法不同,解散後資產如何分配亦受影響。如果是根據會章解散,資產分配將依學聯會章第六十三及六十四條規定,由「解散事務委員會」研究分配方法,再交由代表會議決,而會員不得享有資產分享權。

但如果是因剩下一名會員而在法律上被視為解散,該名會員將全權擁有學聯解散前的所有資產(注二)。雖然會章第六十四條訂明會員不得享有資產分享權,但由於不是根據會章解散,會章在這方面應無約束力。

學聯的資產

根據學聯已公開及遭揭發的資料 (特別是quenthai於《輔仁媒體》所撰的一系列「踢爆」文章),學聯現時擁有的資產,最少有以下數項:

  • 學聯戶口的流動資金 (主要來自會費及捐款)
  • 會章列明的三個基金 (緊急儲備基金、交流活動基金、中國民主基金)
  • 會址及自治八樓兩所物業的受益人實益業權
  • 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所拖欠的撥款

當中緊急儲備基金價值多年前已過千萬,兩所物業實益業權總價值亦應過千萬(注三),基金公司所拖欠的撥款過百萬(注四),而中國民主基金結餘一百七十多萬(注五);學聯戶口的流動資金款額和交流活動基金總值則不明。

會址及自治八樓兩所物業的實益業權

兩所物業名義上由基金公司以信託人身份持有,受益人為學聯,根據兩所物業的信託聲明契(注六)內容看來,屬bare trust,即身為信託人的基金公司並無管理物業的權利或義務,只是純粹代為持有,換言之,學聯擁有一切實質業權,只是因為它是非法人會社才需基金公司代為持有物業。

以非法人會社為受益人的信託是否有效,法律上曾有爭議,因為真正的信託受益人其實不是該會社而是其會員,但普通法不容許長期操縱財產的歸屬權 (rule against remoteness of vesting),而以不斷有更替的會員作為信託受益人正屬對財產歸屬權的長期操縱。

不過由於條文法的介入加上案例的詮釋,相關問題基本上獲得解決:只有該非法人會社的會員有權修改會章,會章將被視為所有現任會員如何分配和處理他們所共同擁有的信託權益的合約,會員的退出會當作是根據合約放棄其權益,新會員的加入則會視作所有現任會員同意與其分享相關權益。在這情況下以非法人會社為受益人的信託會被視為有效。

因此,我是傾向認為學聯的實益業權屬有效。唯一的潛在問題是會章訂明在解散後「會員不得享有資產分享權」,或可以此證明學聯的會章並非會員間分配和處理信託權益的合約。但一來學聯的會員有權修改會章,二來該條文仍可解作會員事先同意解散時將其所有權益交予「解散事務委員會」和代表會指定的接收者,故不一定影響信託的有效性。簡而言之,正因為學聯的會員確實擁有信託的實益業權,相關信託應屬有效。

以上實益業權價值過千萬,連同學聯其餘資產,總值數千萬港元,一旦學聯解散,全都需要按照上文提及的資產分配原則處理。

基金公司亦須清盤

此外,一旦學聯決定將會解散,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章程第80條規定該公司亦必須啟動清盤程序(注七),擁有的資產 (包括位於上環、用作放租的投資物業) 須轉讓予慈善機構。至於該予哪所慈善機構,則由該公司的董事局或法院決定。

問題是,由於政治團體不屬慈善機構,基金公司的資產屆時將不能轉讓予與學聯類近的學界組織。故此,如果相關人士欲在學聯解散後把基金公司的資產和資金保留作學運或社運用途,則章程第80條必須及早修改,否則那價值最少一千三百萬的投資物業就只能捐予無政治性的慈善機構了。

總結

學聯連同基金公司所擁有的資產總值最少數千萬,除非學聯是因為退剩一個會員而在法律上被視為解散,否則根據當下的學聯會章,其成員學生會理應不能在學聯解散時直接獲得其資產,而屆時必須清盤的基金公司的資產甚至不能留於學界和社運界。無論如何,可以預期學界中人的協商將對資產如何分配有重要影響。

值得留意的是,學聯的會章和基金公司的章程並非不能修改,故與解散相關的條文全都可按相應程序作出修訂,是故學聯的成員學生會並非必然無法在學聯解散時獲得其資產。如欲提高解散時資產分配的自由度,應及早修改學聯會章第六十四條和基金公司章程第八十條,以確保即使學聯解散,資產仍能為學界所用。

對於學聯應否解散,我個人未有取態,此文僅為這個已不能完全抹殺的可能性提供參考。學聯存廢,還應留待學生定奪。

注釋:

注一:Hanchett-Stamford v Attorney-General [2008] EWHC 330 (Ch), [2009] Ch 173
注二:同上
注三:學聯第57屆代表會第三次常務會議文件,頁18-19
注四:quenthai:《幫學聯報告「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近年財政狀況
注五:學聯第57屆中國民主基金管理委員會全年工作報告
注六:信託聲明契內容可看quenthai:《踢爆繼續大話連篇的學聯(三)淡化信託權力 自製赤字問題
注七: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章程,頁21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