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民俗學036】劉天賜:人物性格


許銘洲/編輯

《大時代》重播,大家都嘆一句:「今不如舊」呀!何解?就是寫連續劇的秘訣失傳了!無論寫什麼劇本,成功關鍵在於描劃人物,那是設計人物性格的功力,人物性格是發展故事情節的動力,只有從人物性格發展出的劇情才不會犯駁。有此奇人,即有此奇事。沒有奇人,奇事便荒謬,缺乏說服力,亦不好看了。

劇情之合理性,在於人物之性格。《大時代》主角丁蟹的性格就是一個充滿予盾,充滿衝突(戲劇性)潛質的上佳例子。

丁蟹完全沒有受過學校教育,他接受的是「社會俗世的教育」,他知什麼是倫理嗎?知道。故此他對母親孝順,亦叫孩子要孝義,順從母親和父親的指示(命令),凡對不起父母者,便是對不起自已。丁蟹有否兄弟及朋友之倫理觀?絕對有。他與劉松仁自少玩大,視如同胞兄弟,至為親愛,常說三十年兄弟感情不容有失,兄弟情講義氣,親疏有別,故不能輕易放棄。他認為對劉松仁已「仁至義盡」,哪怕劉松仁「見利忘義」、「橫刀奪愛」,「欺凌其母」,他仍然忍受到最後「不能再忍」的關頭。

丁蟹了解事情,不依靠理性分析(他基本上末受過理性分析訓練,不可能無師自通。)他只靠粗淺的感觀作為評理根據,以主觀感受認定價值。往往陷入自我的、自私的觀點而不知。故此,偏激,固軌,粗疏。且自以為是,自我陶醉,自把自為!

他又自卑感強,反而自大的人。沒有朋友,更加沒有女朋友。丁蟹的愛情觀,一如其人生態度,自以為是,不理會對方感受,也沒有想過對方的感情。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男人(男女皆有此類)。具有基本的光明面,相信傳統的忠孝禮義信,又相信恩仇。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但同時具有基本的陰暗面,擇惡固執,不懂恕人,不知寬大,沒有同理心。

這樣的人,我們周邊多的是。編劇須有敏銳觀察力,看透世情,自會發覺。再加上戲劇加工,便成一個上佳人物性格,把他放置於一個大時代之中,巧妙處境之中,強大對手之中,便是戲之根源了。這種性格之遭遇,困境,挑戰都是上佳題材,成就一齣共鳴感強的好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