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光復我香江:退聯運動勢如破竹是民主制度的偉大勝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繼港大、理大、浸大接續通過公投表決退出學聯後,退聯運動再下一「城」,城市大學的退聯公投在經歷票箱灌墨事件干擾下,依舊以大比數表決通過退出學聯。到此為止,學聯officially成為了「新」(界)學聯,「舊」學聯已經名存實亡,事實上經已解體。

退聯運動勢如破竹,邊個最開心?是「熱狗」嗎?是共產黨嗎?上述光怪陸離的邏輯,實在不值一駁。但若然真的要找出到底退聯成功邊個最開心,我會認為,對於退聯成功最開心的人,應該是那些真心嚮往及擁抱民主制度和民主生活方式的香港人,

香港儘管享有較高程度的自由,但基於歷史上的種種障礙,民主制度及民主的生活方式在香港並不普遍。香港至今為止,上至行政長官及立法會,下至住宅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其權力的產生及運作,大多都是黑箱作業,由小圈子裡面的少數權貴人物長期操控把持。這種情況甚至波及到了香港的大專院校,學聯的架構不民主,決策機制不透明等等的弊病,「退聯派」已經論述得十分詳細,故筆者在此不贅。

但幸而香港的大專院原來還有一件秘密武器,那就是全民投票機制(公投)。得益於英國人留下的自由、民主的大專校風和制度設計的保障,香港各大專院校的同學們可以通過蒐集足夠的簽名啟動全民投票(公投),然後通過院校學生一人一票的公投方式,在達到法定門檻的有效投票率下,以票數的多寡決定某一事項的去向。這樣的公投機制,從各方面來講都是非常符合「國際標準」的,是真過珍珠的「真普選」民主制度。

在雨傘革命以失敗落幕後,學聯在雨革期間暴露出的種種決策錯失、殆誤戰機、拖累義士,以及學聯作風反民主、制度僵化、因循守舊、冥頑不靈、其身不正等等罄竹難書的弊病,實在堪比香港九七以來一蟹不如一蟹的三任港共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

但香港的大專院校比香港的政壇要好一些,那就是香港的專上學生可以先通過「公民聯署」(蒐集足夠法定簽名),繼而在成功啟動公投後,可以循一人一票的方式,投票決定學聯的去留。

在自由辯論(開辦論壇、保聯和退聯方大致均可自由地在院校內宣傳其政治觀點,爭取己方的支持者),公民聯署(公民提名)和一人一票普及而平等的投票機制下,香港的大專學生可以運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罷黜腐敗無能的學聯。這樣的機制,難道不正正就充分體現了民主制度的偉大之處嗎?

當然,在一個自由及民主的機制下,我們絕對不可能會見到千篇一律的抉擇。故此儘管退聯勢如破竹,但仍然有一些大專院校選擇留在學聯或原地踏步。例如中文大學因為未能在限期蒐集足夠簽名而未能啟動退聯公投。嶺南大學的公投儘管經已啟動,但公投結果顯示過半票數支持留在學聯。但無論是留在學聯還是退出學聯,這些結果都是通過民主投票來決定的,故此這些決定必須獲得尊重,儘管在餘下的日子裡,「留聯」的院校可能會成為少數派。但這就是民主的精神,只要是通過民主合法機制作出的決定,即便只是「少數」、「異類」,也必須得到保護和尊重。

香港的大專院校以前也曾經就退聯問題提出過公投,但當時因為不同的時勢,以及學聯的表現未如今日般徹底暴露其惡劣,故當年港大的退聯連法定簽名都蒐集不到,更遑論開展公投。時過境遷,今日香港專上學生經歷雨革一役,不滿學聯表現者眾,而公投這一民主機制,正好為民意提供了一個正當的伸張機會。

民主制度可以革扯不合格的領袖,這並非一紙空文想像,而是經過許多實際經驗總結出來的結論。邱吉爾曾經講過民主是個壞制度,只不過其他制度更壞。經過今次退聯公投成功瓦解不得民心的學聯,擁抱和嚮往民主的香港人,應該從民主制度的偉大勝利中,分享到一份難得可貴的喜悅,並以此為鼓舞力量,為實現香港的終極自由、獨立和民主而繼續奮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