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光復我香江:星加坡是北韓式的邪惡國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在網絡上發佈批評星加坡已故總理李光耀影片,而旋即遭受當局安插罪名逮捕控告的十六歲少年余澎杉,日前在前往法庭應訊的時候,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一名紅衣男子掌摑襲擊,事後還非常囂張地向挑余釁:「告我呀笨!」(Come and sue me)。整個施襲的過程,沒有任何警察在場制止疑兇或採取拘捕,也沒有任何旁觀者出言喝止或制止施襲者。

圖片來源:Vernon Chan

李光耀與戴卓爾

本來一宗人身襲擊的事件,就客觀和謹慎的態度而言,不應該隨隨便便就「上綱上線」,把星加坡說成是「北韓一般」的「邪惡」國家。但筆者在事後看了襲擊事件的後續發展,特別是星加坡民眾幾乎可謂是「恐怖」的反應,便不得不痛下結論,認定星加坡是一個邪惡的國家,再加上其四海公認的家族式專制統治(李家專政),在當今的東亞只剩下金家世襲專制的北韓可以相比擬了。

余澎杉在網上批評死去的李光耀,其觀點和言辭是否「恰當」或受「歡迎」,是可以商榷的。但單憑在網上發表一條對政治人物的評說短片這個舉動,在當今的文明國家,特別是經濟發展像星加坡一樣繁榮蓬勃的國度來講,明顯就是在受保障的言論自由權利範圍之內,不論這些言論是何等惹人討厭或極具爭議,發表言論的人仍然是受法律保護的,其人身安全、自等基本權利由不得因此受到政府或個人的限制或滋擾。

國際觀察家經常把李光耀和英國鐵娘子戴卓爾夫人相提並論,而後者在二零一三年去世時,當年因瓦解工會問題和鐵娘子結怨的前左派工會領袖竟然大喜狂歡,甚至有人跑到戴卓爾夫人的葬禮上叫囂鬧事。有民意調查反映九成的英國民眾不齒這些左派的行為。但由始至終沒有任何一人因為抗議戴卓爾夫人而遭到警察逮捕或檢控,也沒人出手去襲擊那些抗議者,不滿左派到葬禮「踩場」的人充其量也就是和抗議者激烈對罵,但始終保持動手不動口的原則,沒有釀成暴力事件。

而余澎杉在星加坡的命運就大不相同了,這名年僅十六歲,還未成年的男孩先是立即遭受政府當局羅織罪名逮捕控告,還幾乎因沒錢繳納巨額保釋金而一度面臨即時羈押入獄。

星加坡民眾的反應

這明擺著的政治迫害,但星加坡民眾竟然對這名未成年男孩的遭遇毫無同情之心,余澎杉在網上發表言論後,先是遭受二十名星加坡民眾打電話去警署「舉報」他。繼而在他遭受逮捕的消息傳出去,星加坡民眾(包括網民)竟然一面倒叫好支持當局對余的打壓,鮮見同情之言,更遑論譴責當局的政治迫害了。

接著下來余澎杉遇襲的惡劣事件,星加坡民眾的反應就更加讓筆者感到不可思議和憤怒。余遇襲的片段曝光後,星加坡民眾竟依舊是一片叫好,大批網民留言稱支持紅衣男子的暴行,甚至還有網民嘲笑余澎杉遇襲後恐懼哭泣的樣子是「乸型」(like a girl)這種充斥著性別歧視和極端侮辱人身的恐怖論調。

退一萬講,就算余澎杉發表異見言論真的觸犯了星加坡的法律,那麼對他的懲罰也應該交由司法機關來裁決。星加坡也是一個奉行英國普通法的國家,也被公認是一個法治國家(儘管筆者認為星加坡事實上更接近是法制rule by law),但星加坡民眾竟然沒有絲毫法治的觀念,對於行私刑、侵害人身的施暴者大聲喝彩叫好。須知道,余澎杉只不過是一名十六歲的未成年人,而他犯的罪,頂多就只是在網上發表條影片「打飛機」而已。

余澎杉一沒有偷、二沒有搶、三沒有學ISIS割人頭,他和星加坡人有什麼真正的血海深仇,要讓後者覺得連警察、法庭、監獄都不足夠「懲罰」余澎杉,非要「人民」親自下手行私刑才夠「解恨」???

為了領袖顏面  動用公權

如果說這個「仇」是來自星加坡人憤恨余澎杉對他們的建國者李光耀的「不敬」的話,這恰恰就是印證了星加坡確確實實是一個愚昧專制的邪惡國家。為了維護一名政治領袖的顏面,而不惜動用公權力、甚至民間私刑來打壓異見者,而且還要得到民眾的一致讚好,這樣的場景其實在歷史上甚至當今的世界都不是陌生了,納粹德國、意大利法西斯、日本軍國主義、中共的文革乃至今日全國一片山呼金正恩萬歲的北韓,統統都是在以統治者為首領,民眾積極配合行使集體邪惡暴政的典範。

如果進行更加精細的比較的話,筆者甚至認為星加坡人比北韓人更不堪,畢竟北韓每年還有數以千計的人民,為了擺脫貧窮迫害而不惜冒死逃出國境投奔自由。而星加坡人卻沉溺在國家提供的物質生活保障(例如國家供給國民廉價購買的租屋,但實際上星加坡為購置租屋需要供付月入兩成中央公積金持續二十至三十年,讓無數香港人羨慕的星加坡廉價私人物業其實絕非免費午餐),在經濟繁榮的表象下,徹徹底底地拋棄了作為一個自由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

亞洲三小龍早已不只經濟發展

尤其當我們同時檢示那些和星加坡差不多發達的國家,例如亞洲四小龍餘下的南韓、台灣、香港。這些國家具有和星加坡差不多繁榮發達的經濟,而除了香港至今未能落實民主政治之外,其他兩個國家的人民都能夠比星加坡人享受更多、更完整的,和經濟發展更想稱的自由和人權保障。故此,星加坡人為「經濟」而自動放棄自由、人權,無疑就顯得極其荒謬和不可理喻。這裡當然,和星加坡政府建國五十年至今的高壓統治和愚民政策不無關係。

香港人重視自由和人權

相較起星加坡人,香港人在暴政下的表現是令人感到欣慰和自豪的。在雨傘革命期間,黑社會藍絲帶和港共警察勾結,在旺角等佔領區公然對和平示威者施襲,但就在當晚,比黑社會人數更多的香港市民,無懼黑社會暴力,也同時無視港共親建制輿論機器對佔領的抹黑,甚至也無視「學聯」呼籲市民不要前往旺角的錯誤決定,毅然走上街頭,反包圍黑社會暴徒,要求警察嚴正執法。

結果囂張一時的藍絲帶要在警察的保護下倉皇逃走,而原本損毀慘重的佔領區在當晚就在熱心市民的踴躍支援下火速重新建立。

在雨傘革命遭到全面清場失敗後,一名少女在金鐘用粉筆塗畫雨傘圖案,表達民主訴求,結果被大批警員包圍逮捕並落案檢控,審理案件的法官二話不說就判決把該名少女送進女童院看管。結果引發民情的強烈反彈,大批網民激烈批評警方的迫害及該名法官的不合理判決。後來得到大律師李柱銘出手相助,粉筆少女上訴得直,得以保釋離開女童院恢復人身自由。類似的事情如果發生在星加坡,後果可能是民眾一致高呼支持政府對粉筆少女打藤六下。

香港人對自由和人權的敏感和重視,可能和西方國家相比仍然有一段距離,但若果和星加坡相比,絕對是後者望塵莫及的,當中最諷刺的莫過於,星加坡相較香港還是一早就落實了形式上的民主選舉政制的,但星加坡人的自由意識、民主意識和人權意識,竟然還遠遠不如沒有民主的香港,更遑論其他發達文明國家了。

不能學習星加坡模式

所以請不要再把香港和星加坡相提並論,香港人也應該要高度警惕和堅決排拒所謂鼓吹香港學習「星加坡模式」的謬論。星加坡模式更多的是出自中共御用文人編造出來的偽命題,所謂星加坡模式說穿了就是專制邪惡模式,愚民政策模式,是奉行資本主義經濟的北韓模式而已。這經由余澎杉小朋友的遭遇,就更加可以明確地向世人驗證得一清二楚。

相關新聞

星洲反抗少年受襲 星洲網民叫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