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城邦粵語興華夏——駁梁文道《從城邦到華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梁文道最近在《蘋果日報》撰文《從城邦到華夏》,攻擊陳雲城城邦聯論;否定香港繼承華夏正統;質疑本土粵語是否唐代正音;聲言中國南方各地均自稱本身「方言」與古漢語關係密切,目的不外乎提高家鄉地位;並且譴責陳雲為謀獨立而強調粵普的種族分別。

然而梁文道自家四年前曾高調指出本港粵語獨特之處在於粵語教中文,而令港人可以粵語思考,誦讀嚴肅典章。再者,據音韻學,粵語雖不全等中古音,但當中的轉移極有系統。此外,所謂華夏,不在乎種族,而在乎文化,而文化雖可多元,但不能無主流。

首先,梁文道問:

我們憑什麼說香港人的粵語就是雅言正宗?……沒錯,粵語在語音方面確實是和中古音接近,所以大家會發現以之誦讀唐詩幾乎合韻。然而這也不等於粵語就是失落了的唐代「正統」。比方全濁聲母,粵語完全不存……

粵語當然不全等中古音,唐朝全濁聲母脫失,乃係華夏各地普遍趨勢,唯有江蘇保留全濁聲母。然而,從中古音到現代粵語,當中有系統轉移(systematic shift),例如,中古全濁平聲聲母變成對應的次清聲母,全濁仄聲聲母變成對應的全清聲母(所謂對應,即重唇對重唇、輕唇對輕唇、舌上音對舌上音等),又如而今的聲母z、chi 中古讀d/t。

同時,在各省語言中,粵語韻母最近唐韻,完整保留了三種鼻音(m, n, ng)以及入聲p, t, k (參黃嗣權君提供意見)。而由於轉移有系統,以今日粵語讀唐詩宋詞,仍能押韻。

接住,梁文道又問:

湖南有些地方的老湘話還能保留這種清化之前的遺物。莫非湖南人也可據此宣稱,他們說的才是「中古雅言」?…清末以來,中國有許多地方上的士人都喜歡在自己的母語裏尋找它和古代漢語的關係,目的是為了拉拔老家的地位,突顯自己和「正統」的關係,尤以廣東人和閩南人為最…語音之外,中國南方各種方言還真都找得出語詞與語法上的綫索,去證明自己的古雅正宗……

除了廣東話外,江南各地語言誠然都含古漢語成份。陳雲為潘永強《粵語俗話》寫的序中有云:

「中國失禮,求之四夷」。中原歷代淪陷於夷狄,漢音漢文就保存在江南及嶺南之地。如廣府話 保存漢唐音(甚至秦音),閩南話和吳語保存晉音,客家話保存 宋音,中國方言之音韻、詞彙和古文語法之保存,對於中華語言 之健康發展,最為緊要。一幅中國方言地圖,加上正楷漢字,就 是秦漢以來歷史之積存,何等壯觀!此乃中國獨有,異國所無。

然而,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梁文道自己在鳳凰衛視節目《開卷八分鐘》中道出了本土粵語同大陸其他漢族語言的最大差異:

閩南語就像今天全國各地的方言…不是…教學語言,於是…中文裏面某些比較概念化的、 比較生的、比較文雅的字眼,就沒辦法…讀出來…上海的朋友,你能不能用上海話去把《滕王閣序》讀 一遍呢?恐怕很難,但是我告訴你,我們很多香港人就行,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香港在過去數十年來,一直用粵語作為我們中文教育裏面的教學語言。反過來我們粵語裏面還保留了相當多的 一些(古)字,是別的方言,甚至今天的普遍話裏面也不多見的。今天給大家介紹…《廣東俗語正字考》,作者彭志銘。

無錯,香港華夏粵語文化係漢家正統的關鍵在於:唯有香港,多得英治時代的港中區隔政策,全然保存了古漢音(廣東話)、古漢語法、古漢詞彙(參曾焯文,MyRadio每周三節目《粵字匯唐文》)、正體漢字、古漢風俗(重陽清明、祭天祀地、仁義禮智信等)、國學、而且充份現代化,結合西方文明。

梁文道最後又質疑:

這股潮流還隱隱暗合晚清南方漢人尋求脫滿獨立的趨勢,彷彿大家都想在北方官話之外找到一個未受「污染」的種族政治立足點。陳雲今天要替香港樹立漢邦根據的地位…特別強調粵語和普通話的種族分別,說後者是摻雜了阿爾泰語系的胡化語言。然而,一個以「天下」為志的士人又怎能這麼在意種族呢?

其實,粵語屬中原雅言之說,並非晚清漢人為排滿或當今陳雲為建國先始提出,南宋朱熹就講過「四方聲音多訛,卻是廣中人說得聲音尚好」。

以胡人所講漢語為官話,當然有問題,正如以洋人講的半鹹淡廣東話為標準一樣荒唐。但滿清只規定在京城行走的士大夫要識官話。(維新運動時,康有為上京覲見光緒,光緒就聽不明康的粵式官話),而且當時的士人不論籍貫,皆通古文雅辭,而全國各省市郡縣,均用當地母語教學,毋似現代中共,強迫全國國民用人工語言普通話及殘體字讀書溝通。

陳雲曾闡明華夏天下指華夏文化普及之處,並不限於種族:

天下重於國家。明朝遺民顧炎武的《日知錄》…闡述了「國家」與「天下」的分別…國家是政權建立的領域…天下則是共同文化信仰流佈的區域。(《旺角街頭種高粱——香港風俗拾零》自序)

華夏文化固然有容乃大,譬如華夏音韻學,受梵文啟發而識反切、華夏唐詩,受印度音韻影響而定格律(參陳雲本年一月二十六日面書),而本港華夏亦深受西方影響,但華夏文化自有其主流,即漢家儒家義理,而成華夷之別,此之所以華夏佛教漢化甚深,與印度佛教頗為不同。正如美國文化雖標榜多元,但堅持基督教文化為主流,總統宣誓都要講聲So help me God﹗美國甚至因為立國期短,只得二百餘年,而自稱羅馬帝國繼承人,以彰道統。

總之,梁文道四年前曾高舉本土粵語為雅言,強調香港廣東話與中國大陸其他漢語之別,而今竟出爾反爾,違反語言學常識,質疑本土粵語對復興華夏的重要意義,箇中是否有政治因素呢?猶記粱某曾道:「談到粵語這種方言的力量。要知道,「方言」並非嚴格的語言學概念,它根本是個政治產物。」(《粵語報國》(蘋果日報)。)

面對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口及其殖民香港政策,港人若不強調本土粵語文化繼承華夏道統之事實,就會輕易俾中共吞噬,而萬劫不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