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尋貓:八九六四,與我何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發生時,,筆者剛剛讀完高中,一家人一直注視著一段又一段的電視新聞報導,那些血腥畫面,至今仍歷歷在目。

一個屠殺自己人民手不軟眼不轉的政權,該得到尊重嗎?廿五年多以來,香港的支聯會就一直消耗六四這題材,每年舉辦六四悼念晚會,近年又開設六四紀念館,大家還會認為支聯會做的事是,為了香港人嗎?

圖片來源:Kansir

筆者出席過多年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每年通常都會有些口號例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由大會帶領群眾在數以萬計燭光中叫喊,響徹維園。但就在二零一一年的那一次燭光晚會中,令更多人看穿了支聯會的詭詐而決定不再成為支聯會的籌碼。

二零一零年五月廿四日,當屆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副主席劉慧卿及立法會議員張文光進入中聯辦密室談判,令一直信賴他們的市民都懷疑他們出賣了香港民主前途,出賣了香港人﹗直到同年七一遊行,當時仍在世但病重的司徒華以「賣豬賣狗」論,來回應投訴民主黨出賣香港人的市民,成為一時「佳」話。

司徒華於二零一一年一月逝世,同年支聯會所攪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大會主題變成「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而民眾也紛紛討論為何不見場內掛有過往沿用多年的「結束一黨專政」標語,令人質疑自民主黨進入中聯辦秘密會談後,支聯會也隨之而向中共下跪。而且,當晚晚會又同時變成拜祭司徒華活動,令當時場內不少人感到不安。當晚蔡耀昌的哭腔也成為大眾熱話。大家都在質疑整個活動的變質及大會人士的矯揉造作。

要數八九年六月二日李卓人帶著據報由香港市民籌集的捐款二百萬元到北京,但他聲稱被扣留,結果過了幾天他寫悔過書才給放人,錢,卻被當局扣押。這一筆錢的去向到底是怎樣,廿多年來並沒有人能證實事件真偽。而支聯會多年來利用六四來集結市民,借市民的良知及同情心來幫他們做勢、集資,但所做的卻通通都不是為香港的。

香港人遊行了十多年,一直希望盡力爭取香港民主發展,每人都擁有應有的公民權。可是我們都給泛民拖住腳步,由希冀二零零七/零八雙普選,講到二零一二雙普選。但二零一二雙普選,卻給民主黨跟中聯辦密會後放棄了,並接受了當刻的政改、「發明」了立法會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這怪胎,荒謬絕倫﹗之後又再拖到現在熱烘烘的、有關二零一七普選行政長官的政改方案。不但每次都淪於口號式叫喊,更甚是泛民行徑亦見與民主路越走越遠。

支聯會根底是民主派,其祖師又是一個真正愛中共的司徒華。六四燭光晚會早已被市民認定只是用以籌集捐款及爭頭條的活動,但完全不見得,叫了廿幾年「平反六四」對香港民主有甚麼幫助。

如果要建設民主中國,請你,支聯會,回去你的中國慢慢建設。香港是實行一國兩制的地方,中國是否有民主,與香港體制無關。在這個高壓港共政權下,香港人飽受逼迫,中國人民又不停來干擾香港人的生活、爭奪香港人的權利。連自己地方的問題都應接不暇時,在中國發生的八九六四事件,又與我們香港人何干?

請停止利用香港人的善良來出賣香港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