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狼圖騰》——文學改編失敗例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狼圖騰
★☆☆☆☆

姑勿論於二OO四年出版的中國小說《狼圖騰》說的是什麼,電影《狼圖騰》好像也不知應該要拍什麼。要拍蒙古草原真實美景淨化心靈?抑或拍狼群與戰馬廝殺的特技?還是想表達什麼愛惜動物的大世界主題?樣樣都有,結果變成四不像。不知想拍什麼,說穿了,是不知想說什麼,而骨子裡更深層次的問題,其實是太在意只能夠說什麼、拍什麼。於是在電影中所呈現的,就只有紀錄片式風景,照顧商業市場的狼馬對決特技,零碎的故事情節,令人摸不著頭腦的人物關係,及男主角莫名其妙地強愛人妻的偽情。

《狼圖騰》本來就是受爭議的小說,爭議之處不是內容有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情節,受爭議的問題從來只有一個,就是意識形態。書中講及文革時代知青被派到內蒙對遊牧民族主進行教育,關鍵是草原狼的出現,引發知青、內蒙族人及內蒙官方組織人士一連串行動。

究竟狼是否蒙古人的圖騰,便已經引起蒙古作家質疑,而小說中草原狼群起圍剿羊群,及官方下令開槍鎮壓殺戮狼群,都被西方文化學者及文學家批評是一場意識形態戰爭。

面對小說最敏感的部份,法國導演尚積葵亞諾好像也走進了羊群,全力改拍男主角如何迷戀草原狼,把牠們當成是可愛小寵物一樣,偷偷飼養,還因被村民發現,怕狼群來報復,要帶走小狼,男主角就像孩子一樣聲嘶力竭地阻止。

電影《狼圖騰》的故事、主題、意識,像內蒙大地上的草,遇上風就左搖右擺,不知自己的位置。似乎想學迪士尼動畫,營造知青與小狼建立感情的故事,但描寫兩者關係的篇幅又不算多,看得最多的場面,就是男主角拿著生肉,走到地洞前,呼喚被鐵鏈扣鎖的小狼「開飯啦」。然後又拉著小狼到野外奔跑、覓食,當是成長訓練。

這一段描寫,不單毫不感動,還很可笑,男主角既然愛惜動物,為什麼又用鐵鏈鎖扣及把牠關進漆黑沒空氣的地洞呢?當然明白他是怕被人發現及小狼走失,但這樣做反過來不是虐畜是什麼?更離譜的是有小孩貪玩逗玩小狼被咬致重傷,男主角還奮不顧身保護小狼,之後還像狼一樣向受傷小孩的母親示愛,需知道,這位蒙古女人之所以成了寡婦,也是因為丈夫死於與狼對戰。但更「有趣」的是,女人又對男主角有點心動。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人類感情呢?

問題全在於導演尚積葵亞諾,從電影角度無法拍出令人滿意的基本劇情發展,在意識問題上更加左搖右擺,又想討好西方觀眾,又要滿足中方國情,在後加的愛狼情感與原著的殺狼政治之間,無法呼應串連。

他的舊作《西藏七年》於一九九七年上映,英美法投資,也是改編爭議小說,拍得已不算成功,當時迎合西方思潮,正視西藏問題,一度被傳禁止入境中國。今次「打工仔」角色轉換,「西家唔打打東家」,拍攝由個人和內地投資的《狼圖騰》,沒有了上次主演的畢彼特,還有什麼可以依靠?唯有盡情拍風景紀錄片好了,每個鏡頭都像風景畫。內蒙景色的確很美,影片卻是文學改編的失敗例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