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伍綺琪:萬變香港看《樓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幾天前的深夜,在巴士中瞌睡的我在迷糊間張開眼,窗外是那熟悉又陌生的景物。當時車正駛在夏愨道,那條曾經佈滿帳篷的馬路,那個一度容讓停駐、聯繫和思索未來的奇異空間。回過神來之際,夏愨道已落在後方,巴士繼續朝著目的地前進。作為香港人其中一個基本「訓練」是——不停駐。走在路上,我們已習慣了馬不停蹄;在馬路旁的「休憩空間」,我們被汽車廢氣和諸多規條驅趕;想有一個可以讓我們駐息的家?現實是,很多人為了月供一個狹小的單位,每天都要在外奔波勞碌。

我想起《樓城》的受訪者羅雅寧(磅巷關注組),這樣形容那條擬建中的電梯——「好似一個symbol,佢其實想你加速、想你郁。你流動!唔好留。」

香港面目全非,所謂何事?

《樓城》在二OO八年新視野藝術節上演時,導演及文本創作陳麗珠說最想探究的是,香港的建築及居住環境,尤其在市中心,大廈愈來愈高,愈來愈狹窄,愈來愈密。人的真實距離愈來愈近,但關係愈來愈疏淡,心靈距離愈來愈開。當時,我們最關心的,或在這個城市裡最急切的,是保育議題——天星碼頭、囍帖街等。七年後的今天,保育問題依然具爭議,但愈來愈多事情:一百七十七呎樓房﹑新界東北﹑新來港人士﹑佔領運動等……隨著這個城市急速的發展,關於空間、身份的思考不斷擴充,尤其是在佔領運動以後,更需要更新和探索香港,我們的家在發生什麼事……

「引錄劇場」看盡香港人生百態

即將於五月上演的《樓城》,希望透過空間、步伐、功能、精神、身份的五條鑰匙,繼續探究在這座世界上最密集,粉碎與興建不斷的城市裡,香港人對她的愛與憂愁,亦希望與大家一起反思這個城市對我們的意義。劇作繼續以「引錄劇場」的形式,由二O一四年夏天開始,親身訪問了數十位政府官員、保育人士、商人、學者、神父、建築工人、農夫、海員、旅居香港人士以至劏房戶等,

不同身份,不同環境和生活的香港居民。

走過受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影響的馬寶寶社區農場和坪輋村,聆聽他們保衛腳踏的土地,讓社區得以續生的期盼。

「因為我的孫,所以我嬲,為什麼我們的下一代要承受這些東西?」-張貴財,坪輋村村民;「農夫最需要土地。沒有土地,什麼也不用做。」

——區晞旻,馬寶寶社區農場。

訪問住在工廠大廈、板間房、公屋等不同生活環境的八、九十後,了解他們對生活和空間的看法。

「我住的地方沒有椅子,因為我有一張床,沒有空餘的地方」

——廖月敏,劏房戶;

「我屋企無間房,我由細到大都幻想唔到,究竟自己有一間房嘅感覺會係點?」

——梁仲恆,學生。

邀請建築界人士,看看他們對城市及發展的看法。

「我覺得建築跟大自然有一個關係,加上人的條件。我是用一個人的眼睛去看,我不是看一件物件,不是只看一個結構,人走進去,它會變成一個空間。」

——王維仁,香港大學建築系

系主任及教授;

「設計沒問題,是商人有問題。」

——Pat,裝修師傅。

找到來港工作的專業人士,探究他們對香港的印象。

「我講普通話跟英文。態度差很多。」

——丁雷桓,法籍華裔,駐港財務顧問。

他們的訪問內容作為創作劇本的基礎,將不同個體的心聲剪裁,通過演員風格化的演繹、牽動想像的燈光、音樂與錄像設計,在這一個特定的時刻述說「香港」這個不斷生長的故事。

民間運動稍息,選擇歸於平淡還是另尋出路?

在二OO八年的《樓城》中,朱凱迪形容在保衛皇后碼頭的運動中,香港人意外地發現和打開了一些「寶箱」,並被當中蘊含著不同形式的「過去」所撼動,這些「過去」容讓我們創造一個新的身份以抗衡主流價值的身份。七年後的今日,更多的「寶箱」被打開,它們已不再局限於「過去」或「回憶」,更多的是關於未來不同的「可能性」。表面上,馬路再次被川流不息的車佔據,不同顏色的絲帶已經擱下,但當中牽引的騷動、感受和思考,又會成為怎樣的力量、把我們的城市帶到那裡?

或者,劇場就是一個讓我們停駐的場所,讓我們靜下來感受、思索、發現這個屬於我們的家。你願意停下來,和我們一起發掘這些「寶箱」中的不同可能性嗎?

進劇場 《The Will to Build樓城》二O一五立夏版

日期:8-17 May 2015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 壽臣劇院
門票於城市電腦售票網公開發售 (www.urbtix.hk)
節目查詢:2904 2030  www.thtdupif.com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