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低IQ沙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不賢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低B的上一代,是這個世界越來越低B的關鍵。李國章說青年人參加政治,是為了在女朋友面前威威。

好像那些呼籲不要再驅逐走私客的「和平使者」會說:那些反走私的示威者,被人拉了,會有一種認為被人拘捕是榮譽的英雄主義想法。

是甚麼人會說這些話呢?就是不懂裝懂,用自己那一套想像別人的白痴。李國章眼中的青年人,是沒思想的;介入政治,必定不是基於某些崇高、深遠的目標,它只能是搏出位的行動。而青年人在學、飽食、逸居,求的只是在女朋友面前威威。

大概是李國章太老了,已不知道青春的滋味。十幾歲的青年,無論是不是搞政治,無時無刻都想在女朋友面前威威,搞不搞政治,分別不是那麼大的。況且社運圈為甚麼有一些充滿水份的「女神」,都是因為圈中獨男獨女太多,量化寬鬆之下,阿豬阿狗都是男神女神。沒有男女朋友的大多數,參加政治又炫耀給誰看呢。

這些話,是典型老屎忽上一代不知人間何世的囈語,一看也不由自主大喊:「媽,好老土呀。」寫一篇有關這些愚蠢話的,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老土。社運圈當然有一些風流逸事,有一些社運男朋友和社運女朋友在社運的小圈子才找到人生價值;也敢情是有很多人在催淚彈的槍林彈雨,跟誰誰誰有一剎那天雷與地火的觸動;在佔領區的營帳裡,一個人進去,兩個人出來……這都是有的。

但當警察出警棍,打到人頭破血流;當警察濫捕,用程序纏撓示威者,將他們拉上警車就打——事情就沒那麼浪漫。社運男朋友和社運女朋友會留在安全的地方拍selfie和打卡,卻有更多的人鎮守前線,以雨傘、膠盾抵檔全副武裝的警察。這些勇氣,那些當社運去團契去玩的人是沒有的。能夠一往無前的,雖然是十幾歲廿十歲年輕的肩膀,卻已有一定的覺悟,要擔起自己和香港的未來。多堅強的意志,才能令一班本應吃喝玩樂、溝女溝仔的人,拋下安定,走上街頭。

而正正是李國章那班白痴、專制又無能的上一代,這些年輕的人才搞到要出來搞政治。老而不死的那班人,不知道反省,更沒有廉恥,更連自己要面對的是甚麼也不知道。

中共常說要加強青年工作,我說他們其實要加強老年工作。香港的老年人總是一班不知道自己已經過時的傲慢沙皇。他們連香港的民情都捉不準,青年是甚麼,他們感受不到的啦,棺材香倒是可能嗅到的。他們還以為今日的香港青年像他們當年那樣懵懵,都不知道互聯網將不成比例的知識和見聞,都裝進了他們的腦袋裡去。

今日他們耳聰目明,夠看穿老人世界的虛偽,而他們也行動起來了。李國章還在想,哦他們是很純真的、疊馬、英雄主義……他們已走得很遠,遠得你老朽的腦袋都不能想像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